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1章 法阵图卷被抢
    先前苏山就提醒过自己,这玉虚门要比那些隐世家族更加的神秘。

    只是……苏山怎么知道这些?

    要知道她从小跟在自己母亲的身边,只是一个红尘都市种接受着现代教育成长起来的女孩,接触最多的就算不是那些韩国肥皂剧,也应该是各大财团之间的经济商务往来之类的东西而已。

    如果说苏山对隐世家族有所了解,苏灿还不觉得奇怪,毕竟那些隐世家族也不是真的不食人间烟火,就像是川省的唐家,彩云省的段家,虽然是隐世家族,但是产业遍布西南,一动一动都能够让当地经济颤一颤的存在,而且这些人既然要经商,自然不会高高在上,也需要和他们眼中的世俗打交道。

    再者,自己当初秘境试炼出现意外,被困秘境中时,明珠众女合力将触角伸向彩云省,报复段家时,肯定也是了解过隐世家族这样一个存在的。

    只是从她的口中可以听出她似乎对这个玉虚门很熟悉。

    从之前和那个玉虚公子的交手,他分明从玉虚公子,以及那神机门的神元子身上感受到一股跟自己相似的气息。

    那种气息可不是那些隐世家族的武者的内劲可以比拟的,所以苏灿心中猜测这玉虚门很有可能养着一群消失在岁月中的修真者。

    只是末法时代,这些修真者无法调动天地之力,又没有那些隐世家族的武者那般可以修炼内劲强健体魄,在这浑浊的世间跟普通人没什么区别。

    这些人要么泯然众人矣,要么就是在一个还有灵气存在的地方苟延残喘,比如当初的那个试炼秘境内那疑似修真者留下巨大的宫殿群……

    苏灿想了更多,比如之前在晋省他遇到了神机门的神元子,神元子曾言是他师父感觉到这天地有变,才出来游历的,结果在明珠这里又遇到了玉虚门出来的玉虚公子。

    以及自己这次回到明珠,在军营后山修炼,明显感觉到这天地间的灵气似乎发生了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变化,更加适合自己的修炼,难道这就是神元子师父口中所指的这天地有变的原因?

    变的适合那些传说中的修真者修行……

    如果这样的话,是不是说以后不仅仅有神机门,玉虚门之类蹦出来,还有可能蹦出其他隐居深山老林,甚至于秘境遗迹之中的古老存在?

    这是要乱的节奏啊!

    一旁的苏山看着苏灿一脸思索的神色,以及那略带狐疑的目光,眼中分明多了一丝慌乱,不过最后还是贝齿轻咬红唇,轻声的道:“听说玉虚门当年门主继位,是因为门中后继无人,老门主以死相逼的。”

    “而且,那些存在,别看他们自诩超脱俗世之上,但是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会有纷争,玉虚门是一个宗门,并不是一个家族。”

    “像玉虚门,一共由五大家族,以及无数的小家族组成,自然就会存在争权夺利,更别提即便是当代门主所属的龙家也不是铁板一块,所以很多时候不能看表象。”

    苏灿一脸诧异的看着自己这个妹妹,好似第一次认识她一般。

    许久之后才张张嘴巴,愕然的道:“你……这是在当说客?”

    “不,我只是告诉你一些东西,以免你出现误判而已。”看着苏灿那副错愕的样子,苏山甜甜一笑,那一抹风情让苏灿也是刹那失神,“对了,忘记告诉你……这个玉虚公子的父亲,也就是那玉虚门的门主的大哥,你名义上的大伯,听说跟玉虚门的门主貌合神离,还有……玉虚门主貌似只有你这一根独苗……你回去的话,或许真的可以捞个少门主当当。”

    说完,苏山转身有些愉悦的离开。

    苏山的话让苏灿也陷入了沉思,也就是说玉虚门并不是一家独大,而且那个玉虚公子的老子虽然跟玉虚门的门主是兄弟,但是也是貌合神离,最主要的是……玉虚门的那个门主只有自己一根独苗。

    也就是说杀自己的人,肯定跟那个门主无关。

    再想到神元子师父口中的‘龙老鬼’,那人很可能姓龙,那么一定是龙家的人。

    而龙家既然不是那个门主想要干掉自己,那肯定是敌对的一方不想自己活着回玉虚门,难道是那个貌合神离的玉虚公子的那个老子?

    可是如果是他老子,那他又来说什么认祖归宗?

    苏灿如此一想,一个脑袋有两个大,干脆懒的去想。

    反正自己也不是谁想干掉就干掉的。

    苏灿呼一口气,从纷繁杂乱的思绪中回过神来,才发现苏山早就没影儿了,就止不住一脸的懊丧,自己还没问这丫头为什么知道这些呢。

    难道这苏山什么时候加入了这个玉虚门?

    “不可能。”

    苏灿很快就摇摇头,抛开了这个想法。

    因为先前苏山虽然说了很多,但是从口气上看,完全是一副旁观者的客观描述,而不是当局者在辩解或者当说客。

    苏灿最后也只能无奈的放弃揣测,脸上却是多了一丝苦笑,自己身边的亲人,似乎一个个都变的神神秘秘起来了,让人有些捉摸不透。

    苏灿回去营地之后,就躲到了后山竹林深处的竹屋闭门修炼。

    自从遭遇了玉虚公子之后,他原本膨胀到以为天下有我无敌的心就沉寂了下来。

    他感觉到了自己还是太弱了,还应该努力的修炼,最起码下次遭遇玉虚的话,哪怕在没有拳套加持之下,也可以暴揍对方的程度。

    只是树欲静而风不止。

    就在回来的当晚,苏灿见到了匆匆赶来竹屋的秦婉卿。

    秦婉卿的脸色难看,告知苏灿近段时间,贼道刻画好的一批用于提炼生命元液的法阵图卷被抢了。

    而且是明目张胆的击晕一干守卫之后,甚至都没有破坏监控系统,就这样大摇大摆的进来保险库取走的。

    苏灿脸色也是微微一沉,虽然那些都是低等级的提炼图卷,但是以生命元液目前的火爆,损失可谓惨重。

    只是那存放法阵图卷的宝库,可是不逊色于银行的地下金库,对方居然可以大摇大摆的进去,取走东西,再大摇大摆的离开?

    是安保形同虚设?还是对方太强大了,强大到没有人可以阻拦的地步,进入那里如入无人之境。

    苏灿很快看到了秦婉卿带来的监控视频,当看到画面中那个身影的时候,苏灿脸上的表情明显就是一愣,接着一张脸都黑了下来。

    画面中分明是一个女人,虽然脸上象征性的挂着一块黑布,但是不知道是故意,还是不下心失误,这女人居然毫不遮拦的一身古装长裙,最主要的是这身衣服苏灿太熟悉了,不是那个玉虚公子身边的丫头片子是谁?极品兵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