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6章 贾道长接机
    挂掉电话,苏灿还有些晕乎,自己不但得到了长生诀的石碑,居然还买一送一,成了长生门的未来继承人?

    是长生门太不值钱了,还是这幽冥在忽悠自己?

    不过那幽冥先前那副煞有其事的姿态,不像是在忽悠自己的样子……

    不管了,自己反正免不了要去一趟陕省,对于那个劳什子长生门的门主,他可没有兴趣,不过对于幽冥口中的那块石碑,说实话还真的勾起了他几分好奇心,这长生诀为何会是一块石碑,到时候一定要去探个究竟。

    苏灿看一眼旁边的秦婉卿,沉吟一声道:“那批法阵图纹被抢不要紧,既然知道对方是谁,回头自然能够找对方加倍的讨回来,我先去陕省一趟。”

    相比那什么玉虚公子,肯定是陕省那边更重要,且不说那龟壳似乎跟自己息息相关,有太多自己想要探索的秘密,单单琉璃他们四人出意外,也让他放心不下。

    而这个玉虚公子,显然目标是自己,而且还不想撕破脸皮,只要自己不在明珠,他应该也整不出什么幺蛾子来。

    苏灿目光又看向了身边的剑侍,正好看到对方眼巴巴的看过来,还没等他开口,剑侍就深怕苏灿拒绝,不及待的开口道:“我要跟你一块去。”

    苏灿一愣,不过想到出事儿的是剑侍的师父,两女虽为师徒两,但是年岁并没有相差太大,两人虽然师徒相称,但是也是相依为命的亲人,她肯定比自己更紧张担忧琉璃。

    苏灿自然也不能拒绝,而且就算是自己拒绝,剑侍也有别的办法前往陕省。

    说走就走,两人没有再浪费时间,匆匆离开了军营之后,在赶往机场的路上联系苏山,走后门紧急搞到了两张前往陕省的机票,当晚就从明珠飞往了陕省。

    不过两个多小时后,苏灿和剑侍已经出现在了千里之外的西北陕省。

    苏灿并没有联系幽冥,下了飞机之后先联系的是琉璃,结果他没有等到琉璃的人,在出口却碰到了那个跟幽冥从来都是形影不离的那个贾道长。

    见到这个家伙出现在接机口,苏灿脸上不由露出了一丝意外之色。

    自己倒是小看了幽冥的能量。

    而贾道长见到自己和剑侍之后,就快步的迎了上来,让苏灿错愕的是这家伙到了他跟前,就一脸恭敬拘谨的态度:“少门主,专车已经预备好了,请跟属下来。”

    “……”

    苏灿一个踉跄,而后整个人都感觉不好了。

    少……门主?

    苏灿斜着眼睛去看贾道长,他觉得这家伙是在戏弄自己,结果却看到贾道长那张脸上的严肃和正式,不像是作态,一张脸止不住就是一黑,而后大翻白眼道:“贾道长,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

    “师祖吩咐过,从今往后,你就是我们长生门的少门主。”贾道长一脸正色的道。

    师祖?

    苏灿张张嘴巴,许久说不出话来,他还是第一次听到这贾道长称呼幽冥为师祖,这也坐实了幽冥老怪物的身份。

    只是……自己就这样‘被’成为少门主了?

    本来先前同幽冥电话的时候,还觉得那老东西是在故意恶心自己,结果这家伙居然玩真的。

    苏灿看看一旁面无表情的贾道长,眼珠子一转,不无恶意的挑唆道:“怎么说你才是他自己人,在他身边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他那什么门主之位,怎么轮也轮到你了,怎能容忍他随手给了我一个外人?不是我挑事儿昂,如果我是你的话,我绝对不能忍……”

    贾道长只是漠然的瞟了一眼苏灿,根本不为苏灿的话所动:“师祖有命,不敢不从。”

    “你那个师祖也就吊着一口气了,还怕他做啥?直接反了他,门主自己做。”

    “他是你师父。”

    “呸呸呸,什么师父……”苏灿一张脸直接黑如锅底,这家伙和那幽冥分明是占自己便宜。

    不过看着贾道长那表情,苏灿又疑惑了,长生门的门主之位诶,这代表着权利,这家伙就没有一点点儿的心动?就这样拱手让给自己这么一个‘外人’?

    看着这个贾道长已经走远,苏灿不由快步的跟上,身边至始至终没有开口的剑侍却是不无挪愉的轻笑着:“这下好了,你好歹也是一个少门主,虽然是这长生门的,但是以后见了那玉虚公子,也可以平起平坐了。”

    “而且,那个幽冥只吊着半口气,可以预见你很快就能去掉一个少字,荣登门主之位了。”

    苏灿不由大翻白眼,这都什么跟什么,自己只是要一睹长生诀的真面目,什么时候答应过要成为长生门的少门主了?

    苏灿有些郁闷的跟着贾道长上了一辆商务车。

    之后一路无话,苏灿只是漠然的注视着车外的景色,却发现随着时间的流逝,车道两边的景象就愈发的荒凉,黑暗中的道路两旁只有依稀几盏灯闪烁着昏黄的灯光。

    车辆足足行驶了两个多小时,直到东方的天际已经泛起了一抹鱼肚白,才缓缓的驶入一处村落,引来村中狗吠此起彼伏。

    车最终在一处僻静的院落外停稳。

    苏灿和剑侍下车之后,就在打量着眼前这处宅院,相比四周贴着瓷砖,糊着水泥的那些窗明几净的民房,眼前这处宅院依旧是那种明清风格的青砖碧瓦,甚至墙皮都剥落,让这宅院多了几分破落,跟周围的民房格格不入。

    此时那大门紧闭,门脸之上一块横匾上书朱府二字,也满是岁月的斑驳,已经模糊不清,只能依稀可辨。

    “这是长生门的一处产业。”贾道长在苏灿身边轻声的道,而后上前推开了那油漆都剥落了的大门,一阵牙酸的吱呀声中,那实木大门被推开。

    苏灿没有进门,看向门内的院落,首先看到的就是那堵影壁,影壁山的浮雕精美,上面的飞天仙女活灵活现,一看就不是凡品。

    影壁之后三周建筑围绕,形成一个颇大的院落,一个偌大的木架子上,颇有些念头的紫藤同葡萄藤蔓纠缠,如果是夏日,可以想象一个定是一处乘凉的好去处。

    苏灿心头暗赞一声,就准备跟着贾道长进院子,不过苏灿这边刚抬起腿,眉头却是微微一皱,眼睛不着痕迹的瞟一眼身后大门外一处隐蔽的角落,不过紧接着就收回视线,如同未觉一般踏步进入眼前这处颇有年代的宅院……极品兵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