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7章 莫名其妙的敌意
    身后的木质大门在吱呀声中缓缓的合拢,苏灿在贾道长的引领下刚踏入这处小院,左右两侧的几间厢房原本紧闭的房门就在这一刻齐刷刷的打开。

    苏灿看到了熟悉的面孔,比如琉璃和红衣女。

    两女虽然脸色有些苍白,但是看起来似乎没有什么大问题,这让苏灿也是松一口气,而身边的剑侍早就已经紧张的跑到自己的师父面前,嘘寒问暖,关心之色溢于言表。

    苏灿从两女身上收回视线,之后就落在了另外一个人的脸上,正是幽冥。

    再次见到幽冥,苏灿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此刻的幽冥完全如同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满脸的褶子上布满大小不一的老年斑,如果不是眼前这颤巍巍的老头面容还有几分幽冥的影子,还有那手里标志性的手帕,苏灿根本就认不出来了。

    苏灿倒吸一口气,这家伙这是经历了些什么?

    之后苏灿目光落在了另外一间房门口两人身上,这两人,其中一个满脸虬须,身材挺拔的中年人也算是器宇轩昂,在他身边的另一人,却是一个干瘦老头,戴着墨镜,手中的青竹杖好似是经常把玩的原因,碧绿如翠,通透泛亮,不过却让苏灿有种危险的感觉。

    不用猜,苏灿都知道,这两人应该就是跟琉璃和红衣女一起的西域狂刀和铁口仙算了。

    两人注意到苏灿投来的目光,也是和善的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苏灿回之一笑,就准备上前打招呼。

    在那个修仙群里,苏灿虽然平日里潜水,但是聊得来的也就这几个人了,虽然现实中还没见过面,但是也算是神交已久。

    只是苏灿这边还没动,却在这时感觉到一股不善的目光从另一边的厢房投来,让他眉头也是微微一皱,紧接着一个冷冽的声音随之响起:“你就是苏灿?”

    苏灿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只看到两个老男人倚着门框而立。

    其中一个白面男子满脸醉意,手中还捏着一个硕大的酒葫芦,眼中似乎只有酒葫芦,此时神色不善的看向自己的是另外一个男子。

    苏灿上下打量了眼前这家伙一眼,眼中疑惑更甚。

    自己虽然前段时间因为生命元液的原因,跟那些隐世家族也算是‘打过交道’,而且还成功的举办了好几次的现场直播,但是自己确认这些人中似乎没有眼前这一位。

    既然如此,自己跟这家伙似乎是第一次见面,这家伙为何对自己敌意满满?

    苏灿眨眨眼睛,而后很是一脸和善的开口道:“这位大爷,请问贵姓?”

    大……大爷?

    戴家家主脸色就直接黑了下来,语气愈发的不善起来:“我的名姓,你还不配知道。”

    见到戴家家主这幅姿态,红衣女就先不爽起来,就准备上前教训一下这个家伙,却被琉璃拉住了身子,此刻的琉璃完全是一副看好戏的姿态,那边的西域狂刀和铁口仙算也是满脸兴致,西域狂刀更是反身回屋里搬出了小板凳,如果能够再嗑一些瓜子,就更完美了。

    “哦。”

    听着这男人的话,苏灿也不怒,毕竟这些家伙都自诩为隐士高人,看谁都觉得自己高人一等,情有可原。

    苏灿犹豫了一下,脸上的表情愈发的和善起来,一副商量的口气道:“难道……是我欺负了你家的女人……”

    苏灿不待说完,也不理会眼前这个老男人的勃然大怒就连连摇头,而后轻声的似自言自语的道:“一定不是,你女人那得多老啊,我没那么重的口味儿……难道……”

    苏灿眼睛一亮,眨眨眼睛道:“难道是我睡了你家的女儿?”

    “噗嗤!”原本还不爽的红衣女直接笑喷了,特别是看到戴家家主那副七窍冒烟的姿态,更是乐不可支。

    而眼睛就忍不住直瞟苏灿,这小子简直坏的冒烟儿,看着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嘴里的话直接能让人噎死。

    这是不动手都能够靠嘴杀敌的存在。

    而戴家家主此刻只觉得三尸神直跳,一双眼睛直欲喷火:“竖子敢欺我太甚。”

    “也不是?”看着戴家家主暴跳如雷,苏灿却是老神在在的眨眨眼睛,而后腰杆一挺,脸上的笑容就一点点的收敛,面色也是沉冷了下来,“老子一没睡你老婆,二没玩你女儿,你特么的从老子一进门,就争对老子,你特么翔吃多了?”

    “你……”戴家家主浑身都在哆嗦,想他好歹也是一家之主,平日里家族内谁见了自己,不得恭恭敬敬的弯腰行礼?

    就算是在外边,不说其他地方,单单这陕省,这可是自己的地头,江湖上谁不得给自己几分颜面。

    没想到今天居然在这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手中被落了面子,不由脸色阴沉如铁,“你这个目无长辈的东西,今天我就带你家长辈来教训教训你。”

    不过他这边话语刚落,正准备动手,接着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戴家家主,你有些过了。”

    说话的是西域狂刀,他说话的同时,还不忘对苏灿隐晦的使使眼色。

    戴家家主?

    苏灿知道这是西域狂刀有意透漏对方的身份给自己。

    苏灿心中一动,立马明白过来眼前这家伙为什么从一开始就对自己充满敌意了,原来是陕省耍猴拳的戴家。

    之前钱宇恒身边的戴玉寅就是戴家的,耍的一手猴拳,结果在自己手中吃了瘪,灰溜溜的回了陕省。

    想来这个戴家家主从一开始就对自己充满了敌意,估计是小的吃了亏,老的想要找回场子的意思。

    苏灿一脸鄙夷,而此刻的戴家家主一脸怒容的盯着西域狂刀:“怎么,你是想要护着这个小子?告诉你,我给你面子,你是西域狂刀,否则……我随时可以让你出不了陕省这地界。”

    “戴家家主好大的口气。”不待西域狂刀动怒,苏灿身边从始至终没有说话的贾道长却是幽幽的开口道,“苏灿乃是我长生门少门主,未来的门主,你戴家是欺我长生门无人不成?”

    此言一出,可谓语惊四座,且不说戴家家主几人的神色大变,就算是琉璃这边的四人,也是一个个错愕的瞪大了眼睛。

    长生门的少门主?

    这家伙什么时候还有这么一个身份?极品兵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