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9章 不堪一击
    ,精彩小说免费!

    看着苏灿一拳挥来,戴家家主脸上也是泛起一丝冷笑。

    他身为戴家家主,修习猴拳数十载,修为已经达到炼神境后期,而眼前这个小家伙,就算是在娘胎里就开始修炼,也不过二十来年,又怎么可能是自己的对手?

    最主要的是对方挥来这一拳,他根本没有感受到丝毫内劲的波动,仅仅靠着肉身的横练力量,就想要伤到自己,那就是痴人做梦。

    戴家家主根本没有将这一拳放在眼里,直接一招猿猴出洞,身子腾空跃起,一拳直接砸向了眼前这小子的脸。

    结果眼看着自己一拳就要轰的对方满脸开花,却在这时,对方那看似无力的拳头已经落在自己的胸膛之上。

    那一瞬间,戴家家主只感觉自己的身子在空中一滞,而后一股难以形容的力道恐怖的透过对方的拳头传来,让戴家家主脸色也是骇然大变,紧接着不待他有所反应,身子就如同一发炮弹一般,恐怖的倒飞而回……

    “轰!”

    一声巨响,戴家家主的身子狠狠的砸在院落中那葡萄架上,柱子轰然倒裂,可是身子依旧余势不减的砸进棚内,半响爬不起来。

    原本还在看好戏的女道士和那白面男子直接蒙了,两人原先也并没有将这个小子放在眼里,认为戴家家主出手,还不是手到擒来?

    而且之前戴家家主那猴拳,耍的进可攻退可守,围绕着那小子各种防备,以及试探,让他们也是暗自点头不已,暗道不愧是成名的高手,结果……双方只是一交手,居然只是一拳,就将戴家家主轰飞了?

    那种感觉就像是什么?

    就像是岛国的动作大片,前面大半个小时的铺垫,最后三分钟完事儿?

    这也太意犹未尽了吧?

    戴家家主也直接蒙了,身体上散架了一般的巨痛让他惨哼出声,但是比身体更痛的是自己的脸……

    他本以为可是在这个小子身上找回面子,自己的晚辈当初在明珠,正是因为这小子,灰溜溜的返回了家族。

    戴家家主他自认为自己本身就不是大度的人,而且欺负了自己的晚辈,就是欺负他戴家,让他戴家颜面何存?

    结果,自己堂堂炼神后期的高手,居然只是被对方一拳……就给轰的七荤八素,这脸可谓被打的啪啪的响。

    最让他脸火辣辣的痛的是琉璃那边的五人,此刻吃着各种零嘴儿,正对着自己评头论足,那就好似在看一只大马猴一般。

    戴家家主嗷的一声怒吼,强忍着身体散架了一般的巨痛,不甘心的从那倒塌的葡萄架中冲出来,而后恶狠狠的向着那姓苏的小子冲去。

    他不信,自己堂堂一代江湖成名高手,居然还打不过这么一个小屁孩。

    他觉得先前一定是自己失误轻敌,所以才被这小子偷袭成功,自己这次一定能够将这个小子打的连他娘都不认识。

    不过想法是美好的,结局是残酷的。

    他刚刚冲到那姓苏的小子跟前,还没等他摆出一个灵猴窜跃,一只脚就好似凭空出现一般,出现在了自己的小腹位置。

    而后在戴家家主怒目圆睁中,自己的身子再次如同一发炮弹一般,狠狠的轰出,再次好巧不巧的砸进了先前的位置……

    “弱……太弱了。”苏灿悠然的收回脚,一脸不屑的瘪瘪嘴道。

    摔得七荤八素的戴家家主就想吐血。

    羞辱,这是赤果果的羞辱。

    戴家家主被如此戏弄,作为伙伴的白面男子和那女道士,脸色也是有些不好看,眼神看向苏灿的时候,已经透着满满的不善。

    那白面男子似乎酒醒了,一双眼睛之中透着一抹冷意:“小子,你妈难道没有教过你要尊老爱幼吗?”

    怎么说,戴家家主也是百八十岁的人了,虽然修炼有成,看似中年。

    但是即便是中年,那也要比这个二十来岁的毛头小子要大得多,结果这小子居然下手如此狠辣决绝,不留颜面,让他不爽。

    苏灿乜着眼睛瞟一眼这个白面男子,嘴角勾起一个不屑的冷笑:“我妈妈教我尊老爱幼,也没教过我面对为老不尊的老东西要打不还手。”

    “你……”白面男子冷冽的呵斥道,“黄口小子,看样子你是真以为没人能够教训得了你们了。”

    只见那白面男子一喝,身上的长袍无风自鼓,身后那被布条包裹的长条之物赫然从背后冲天而起,东西还在半空,那布条直接震裂,碎步四溅中,露出一柄看似平常无奇的长剑。

    长剑嗡鸣,落入白面男子手中时,似有锋芒之气肆溢。

    而此刻那白面男子气息冲天,居然要比那戴家家主强了不少。

    这也是他敢于呵斥苏灿的底气。

    他的修为不仅要比戴家家主高深,已经摸到了还虚境界的边,更加上他是以剑入道,比戴家家主赤手空拳要多了一分锋芒。

    不过面对白面男子的介入,苏灿脸上没有丝毫情绪波动,此刻目光反而落向了一旁的那个女道士:“要不你也上?”

    说着,苏灿完全一副我是为你考虑的表情,笑眯眯的道:“这样一个一个上,这么车轮战又浪费彼此的时间,万一都输了,对你们的名声也不好不是。”

    女道士脸色就有些僵硬,本来她是有此意的,可是你当面说出来,还让自己怎么好意思也动手?

    到时候传出去,说自己三个武林的长辈,围殴一个小辈,让他们还怎么混?

    不过她没有说话,那被轰进葡萄架里的戴家家主已经气急败坏的冲出,颇有种屡败屡战的韧劲儿:“费什么话,大家一起上,先收拾了这小子再说。”

    说着,他就直接再次冲向了苏灿。

    那白面男子深怕戴家家主再被人家一脚丫子踹飞,此时也是不由分说的扑上来,手中长剑已经凌厉的刺出。

    看着这一幕,琉璃他们并没有要插手的意思,只是脸上都是各种的嫌弃:“切,一个打不过就来两个,你们西北的武道世家也真够逊的,丢脸!”

    白面男子只做没听见,至于戴家家主,此刻早就恼羞成怒,根本就已经不管不顾了。

    面对两人从来,苏灿脸上并没有丝毫的紧张,此刻一张脸反而兴奋的泛红。

    他根本没有去看戴家家主,目光只是直勾勾的看着那白面男子,确切说是看着对方手中刺来的那一剑。

    长剑凌厉,好似撕开了虚空,让这虚空都发出了嗤嗤撕裂声,带着一抹不可匹敌的锐芒,虽然还未近身,已经可以感觉到那剑芒滑过皮肤的刺痛。

    眼看着那长剑就要刺中自己的要害,苏灿疾风行运转,身子只是一晃就闪向了一边。

    或许是他的动作太快了,快到肉眼都捕捉不到,甚至在当场还留下一道虚影未散,也在这一刻,那凌厉的长剑已经刺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