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80章 渣,真渣!
    ,精彩小说免费!

    白面男子已经止不住露出一脸的得意,可是很快脸上的表情又是僵滞。

    因为自己这一剑并没有出现血溅当场的画面,反而眼前那姓苏的小子的身子,就如同水墨画一般晕染开来,最后在自己眼前消散无踪。

    白面男子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他一瞬间就明白过来,对方现在躲避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快到了肉眼难以捕捉,所以场上才留下一个宛若凝实的虚影,实则这小子早已经避开。

    白面男子飞快的收回长剑防卫,深怕对方会借机偷袭。

    结果他横剑防卫,却看到不远处那姓苏的小子身子出现,却根本没有要趁机暗算自己的意思,而是双手环抱胸前,满脸的嫌弃,最后一指唯一没有加入战场的女道士,满是蛊惑的挤眉弄眼道:“你再不动手,可就真的没有机会了哦?”

    女道士脸上终于多了一丝犹豫不决。

    先前她自持身份,并没有掺和进来,可是这小子太邪乎了,如果自己身边的两人真拿不下这小子,那出丑就真的出大了。

    最后一咬牙,女道士一样拂尘,紧接着已经一步踏出:“长生门主既然认为你可以打开秦皇陵的断龙石,可不是说说就行的,还是要有那个实力,我就先来试一试。”

    女道士出手的一瞬间,白面男子和戴家家主也是同时再次悍然出击。

    全然没有在乎三个武林前辈围殴一个末学后进的羞耻感。

    那女道士手中拂尘一扬,那万千青丝宛若张眼睛了一般,四散开来,而后又根根带着争鸣,凌然的击向了苏灿面门。

    那青丝还没有触及皮肤,就带着丝丝锋芒之力,好似要撕裂肌肤,让苏灿脸上终于多了一丝郑重,而也在这丝丝缕缕遮挡视线的同时,一柄剑已经阴毒刁钻的后发先至,钻向了他的心口位置。

    几乎同时,戴家家主的攻击也到。

    先前接二连三的挫败,让他格外的恼羞成怒,此时下手也是三人中最为狠辣阴毒的一个,又是一招猴子偷桃,但是那手爪抓向小苏灿时,因为凌厉快速,硬是发出了撕裂空气的暴鸣声。

    苏灿如果不躲,这一爪子落实了,百分百会‘鸡飞蛋打’,蛋碎一地……

    三人的攻击配合可以说是妙到毫巅,几乎是同时出手。

    三人中每一个都可以说是武林名宿,修为也可以是说这武林金字塔中最顶尖的一撮存在。

    而三人的联手,强悍可想而知。

    可是也就在三人攻击即将落在苏灿身上的时候,苏灿脸上没有丝毫的慌张,反而露出了一抹邪笑……

    这一幕邪笑让三人心中莫名的不安,而后他们眼前这个有些邪乎的小子就动手了。

    先是抬手轻拂过那绽开千丝百缕拂尘,而后那原本根根争鸣的万千青丝就齐根而断,那女道士手中的拂尘转瞬间只剩下一个光秃秃的拂尘耙。

    女道士还没反应过来,苏灿另一只手只是随手的伸出两根手指,而后宛若拈花一笑一般,悠然的落在了那剑刃之上。

    两根手指捏着剑刃,硬是止住了剑刃的前刺之力,让那长剑再无法前刺一分,这让白面男子也是脸色大变,而后就看到眼前这小子悠闲的抬起了脚。

    在戴家家主还没有来得及‘偷桃’,那脚就毫无停顿的落在了戴家家主那张老脸上……

    而后在两人错愕中,戴家家主再次狼狈的飞了出去。

    相比前两次,这次更惨,人还在空中,那张脸就鲜血直飚,让白面男子和女道士都有些不忍直视了。

    一声轰鸣,戴家家主的身子已经如同破麻袋似的被砸进了那葡萄架里。

    戴家家主没有爬起来,身子蜷缩在那里一动不动。

    不知道是真晕过去了,还是无颜见人,直接装晕过去。

    场上,白面男子和女道士终于都是一个激灵,清醒过来,而后身子一绷,就准备抽身飞退。

    可是还是晚了,他们两人还没来得及动身,苏灿的手掌已经飞快的拍落。

    一掌落在女道士的身上,女道士一声闷哼,身子已经如同败絮一般踉跄飞退。

    之后又是一掌落在了白面男子身上。

    白面男子没有比女道士和戴家家主好多少,甚至连被苏灿两指头夹着的剑都还没有抽回,自己已经被人家一掌拍飞。

    屈辱。

    他们江湖成名数十载,三人联手,居然不敌一个小屁孩,而且武器不是被抢,就是被毁,戴家家主倒是没武器,但是那张脸……此刻简直就跟是车祸现场似的,根本惨不忍睹。

    这是何其的屈辱。

    苏灿没有在意这三人的表情变化,此时正打量着手中的长剑。

    剑刃清冷如水,锋芒毕露,绝对是一柄吹毛断发的神兵利器。

    苏灿完全没有要还的意思,眼中也多了一丝满意之色,而后点点头:“好剑。”

    这让原本满肚子怨气的白面男子傻眼了,接着就瞪大了眼睛,这混蛋……这是不准备还自己剑了?

    随后就在白面男子的眼皮子底下,随手一挥手,那长剑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让白面男子也急了:“我的剑……”

    “什么你的剑。”苏灿一听就老大不乐意了,“那是我的剑,我凭自己本事抢的。”

    “……”

    苏灿没有再理会一脸吃了翔似的膈应的慌的白面男子,目光瞟一眼那不知道在装死,还是真死的戴家家主,以及那正呆愣愣的看着秃了毛的拂尘的女道士,而后咧嘴一笑“渣,真渣!”

    白面男子和女道士都是有些恼羞成怒,两人都是怒目圆睁。

    “别激动,别激动。”苏灿眨眨眼睛,一脸人畜无害的道,“我不是故意争对你们其中一个,而是……说你们三个全都是渣!”

    白面男子和女道士有种心口被刺了一刀的感觉,即便是葡萄架下专心装死的戴家家主那身子而是不受控制的哆嗦,显然是被气的。

    苏灿看着三人那副七窍生烟,恨不得冲上来跟自己大战三百回合似的架势,苏灿脸上的笑容就愈发的浓郁了:“我就喜欢看你们恨不得我死又干不掉我的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