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85章 莫名的联系
    苏灿上前一步,挤开了身前的几人,站在了幽冥的身旁,也第一次看清楚了这堵横在甬道尽头,挡住了所有人去路的‘墙’……

    虽然是第一次见,但是这堵‘墙’已经不止一次被人在自己耳边提及,比如当初在龙隐基地时,王曾提起过这疑似秦皇陵入口的断龙石,之后幽冥口中也曾提过。

    这次算是真真切切的见到了。

    苏灿止不住伸手抚摸上那粗糙的石面,因为年代久远的原因,这断龙石已经出现了风化现象,但是即便如此,还是可以看到上面细密的花纹,而且苏灿细细打量发现,这断龙石中间有一条缝,很像是两扇门合拢,但是这石缝明显是刻上去的,也就是说……这是一块完整无缺的石墙。

    苏灿忍不住惊奇的倒吸冷气,这块石头足有丈余长,丈余高,而且他先前拍打石面,这断龙石都纹丝不动,这厚度肯定同样惊人。

    如此一来,这么一块石头得有多重?即便是现在的技术,用重机械都不好安装,几千年前的秦皇朝,没有了先进的机械,靠着**凡胎的力量,怎样将这么一块断龙石封在秦始皇陵的入口?

    苏灿愈发细致的打量着这断龙石,只见在两扇门形雕刻中央,雕着一个宛若西方太阳神雕塑图案,八根触须宛若太阳光芒一般,四散开来,布满了整个断龙石墙面,那一条条凹陷的刻槽中,分明还残留着暗红色的血渍,更添了几分诡异。

    而在那些触须聚集的中央位置是一个凹槽,那大小形状,苏灿拿着龟壳来回比划了一下,果真跟先前幽冥给自己的白玉玄甲一般无二。

    难道这幽冥口中的白玉玄甲,真的就是开启这断龙石的钥匙?

    只是如果这真的是钥匙,那最起码这断龙石内里面该有锁应有的机械构造,哪怕是机关暗槽也可以解释,可是自己细看了许久,那凹槽里面根本没有任何机关的痕迹。

    但是你说他只是古人挖出来故布疑阵戏弄后人的也不对,因为且不说当初徐福可能就死在这里,近的来说,幽冥他们几天前也差点儿出不去了。

    苏灿隐隐觉得这块断龙石透着一股邪乎劲儿,犹豫了许久,也不敢就这样随意的将手中的龟壳塞进那凹槽之中。

    毕竟宝贝是别人的,小命才是自己的。

    苏灿犹豫了许久,又围着这断龙石打量了许久,扭头看向一旁屏气凝声,表情分外凝重的幽冥一眼,忍不住问出了自己一直藏在心里的疑惑:“为什么非要用这个龟壳来打开这道石门?其实就像是自家的防盗门一样,没有钥匙……咱们也可以破拆嘛,外边不是正好有哪些军演的部队?要不……让他们对着这里来一导弹……”

    苏灿话还没说完,戴永德等人眼睛都是止不住亮起,对呀……这事儿他们怎么没有想到?

    这石头,哪怕是有千万斤重,他们实在不行,一点一点儿的凿,也应该可以凿开才对。

    这小子虽然可恶了一点儿,不过这脑袋还是比他们要灵光一些。

    结果他们正心中狂喜,就看到了幽冥在那里大翻白眼的道:“六年前,那些疯狂的考古专家,想要一睹秦皇陵的真面目,结果就是这么干了……恩,现在他们坟头的草,估计都有一米高了吧?”

    “……”

    几人又是表情僵硬,苏灿更是暗汗不已,不过犹自有些不爽的道:“难道就不能饶过这断龙石,打个地道进去?”

    幽冥不由冷笑着道:“你也太小看古人的智慧了,这可是帝王陵,如果这么简单就能够进入其中的话,历朝历代的帝王陵早就被盗的一干二净了,怎么可能留到现代,连墓室入口都无法确定?”

    其他人听着又深以为然,从古至今,虽说历朝历代都有各种倒斗盗墓摸金校尉流传,但是真正被盗的墓穴,又有几座是各大帝王陵的?

    哪怕是今日,被我国唯一发掘的帝王陵也仅明朝定陵而已。

    之后国家并没有再去挖掘其余的帝王陵,出于文物保护只是一部分原因,真正的原因还是因为帝王陵内机关重重,稍有不慎就会伤及人命,而且即便是发现了宝物,却也没有相应的技术去保存那些尘封数百上千年的古老文物,最后大多被毁,得不偿失。

    苏灿一脸郁闷,说到底还是不能强力爆破,只能开启断龙石进入秦皇陵了。

    苏灿看看手中的白玉玄甲,再看看那断龙石上的凹槽,犹豫了许久之后,才咬咬牙,一脸豁出去般的抬起手,就要将手中的龟壳按进那凹槽之中。

    这一刻,在场的所有人都是屏气凝声,一双双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苏灿的手,这些目光中,有期待,有担忧,有戏虐,有阴冷,不一而足。

    苏灿没有去在意身后那些目光中蕴含着的情绪波动,此刻眼看着那龟壳就要陷入凹槽之中,莫名的……似乎有一股力量引动,让苏灿动作一顿,也在那一瞬间,脑海中那枯寂的几幅图纹似乎受到了刺激,突兀的逐一亮起,能量流转,神秘异常。

    恍惚中,苏灿有一种错觉,自己跟手中的那龟壳似乎融为一体,而那龟壳似乎在牵引着眼前这断龙石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能量……

    甚至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那宛若太阳神光芒绽放的八道触须上,那暗红的血渍似乎都活过来了一般,流转着妖艳的血红。

    这一抹异变让原本提心吊胆的苏灿忍不住心头诧异,小心翼翼的扭头看向身边的幽冥几人,却发现这些人眼睛都在死死的盯着断龙石,却没有发现这一抹异变。

    难道……这是自己出现幻觉了?

    苏灿就准备收回目光,想要狠狠心直接把这龟壳按入凹槽,如果真的有意外,自己反正提前已经备好了最高纯度的生命元液,应该不会被吸干。

    不过就在他准备动手的时候,眼角余光却注意到了鬼鬼祟祟的躲在一旁的戴家家主那三人怨毒的目光,于是手上的动作就是一滞,眼珠子提溜乱转起来。

    他突然回过味儿来了,凭啥让自己一个人冒这么大的风险?让这些……特别是戴家家主这三人坐享其成?

    恩……这么好玩儿的事情,独乐了不如众乐乐,自然要拉下戴家家主这三人,一起跟自己乐呵乐呵。

    万一真有个意外,自己出个三长两短,不也有人跟自己作伴嘛,自己也能心理平衡一些!极品兵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