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4章 一块石碑
    不过苏灿还怕不保险,又拖着剑侍跨过了一个山头,才跟死狗一样瘫在地上喘着气,整个人的无力的瘫在地上。

    虽然他身为高深,疾风行出神入化,但是也禁不住那些骷髅兵这样穷追不舍,这就好比百米冠军跑马拉松不一定会是冠军一个道理。

    剑侍也好不到哪里去,不过身为一个女孩子,还是矜持的拄着青铜剑匣,努力的让自己不至于像苏灿这样毫无形象的瘫在那里,只是先前跑了那么久,还是让她气喘吁吁。

    心中却是对苏灿不无怨言,要不是这个混蛋扒了那些骷髅的兵器铠甲,也不至于这么狼狈的让那些东西追一路,看着死狗一样吐着舌头,咧着大嘴,四仰八叉的瘫在那里的苏灿,剑侍没好气的就准备吃力的拖着自己的腿,上去踹这家伙一脚出出气,结果就在她抬起腿,眼角余光扫过苏灿身旁不远处时,眼珠子却是瞪大的滚圆。

    些许之后,剑侍并没有用脚踹苏灿,而后点点苏灿,一脸惊悚的对着那个方向努努嘴,声音都有些打哆嗦了:“你……你看你身边那里。”

    原本瘫在地上,手指头都不想动一下的苏灿,看到剑侍满脸惶恐的样子,还以为那些骷髅兵又阴魂不散的追来了,不由心肝儿都是一个哆嗦,手忙脚乱的从地上爬起来,拖着剑侍就准备逃窜,结果下一刻,当他眼角余光自然而然的顺着剑侍的目光所及方向看去时,原本准备逃窜的动作也是一顿,而后就是一阵吸冷气的声音。

    入目所及,并不是那一群被自己洗劫过的骷髅兵,而是一片绵延几乎看不到尽头的坟包!

    因为岁月久远,这些坟包已经被岁月侵蚀的只有微微隆起的一丝痕迹,如果不是坟头前那些矗立的腐朽的树桩绵延成片,颇为壮观,否则真的很难看出这片绵延半山坡,已经不显的土包包是坟包。

    苏灿随意瞅一眼,这片坟包凌乱布满半山腰,足有数千之数,这让他腿有点儿发软,背脊更是寒毛炸立,整个身子更是神经绷紧,大气都不敢出一口,深怕眨眼间,这些坟包都爆开,然后从里面爬出一个个骷髅兵。

    这么多坟包,如果都爬出来,足以组成一个骷髅兵团吧?

    那估计他们要被追杀的上天无路,下地无门了。

    不过等了许久,这些坟包并没有炸裂开来,也没有那些森白的骷髅兵从里面爬出来,让原本心都快提到喉咙口的苏灿眼中又是露出一丝疑惑之色来。

    想到先前,那些骷髅兵多少从那些不知道积累了多少年的腐叶下爬出来,两个坟包都看不见,而眼前这些居然还有坟包,显然待遇要比那些骷髅兵高,怎么此刻没有诈尸出来追他们到地老天荒?

    苏灿咽咽口水,这些坟包没动静,自然再好不过,他此刻小心翼翼的挪动脚步,就准备远离这鬼地方,以免惊扰了地下那些沉睡的先灵,结果他刚抬起腿准备远离这鬼地方,身子又是微微一顿,目光却被坟包群尽头的一物吸引住了目光。

    那居然是一块石碑。

    石碑足有丈余高,上面隐隐似乎有字迹,因为过远的原因,看不清楚,不过这么一块石碑突兀的矗立在这些土包包那些木桩子中,颇有些鹤立鸡群的味道,却也让苏灿眼中多了一丝疑惑之色。

    要知道这些坟包包足有数千之数,可是没有一个有石碑的待遇,坟头顶多插跟木桩,上面甚至连一个名姓都没有留下,那石碑就显得多了几分突兀了。

    苏灿忍了忍,还是忍不住心头的好奇心,咬咬牙就强忍着头皮发麻,小心翼翼的就要向着那处石碑走去。

    看着苏灿这副举动,一旁的剑侍却是忍不住急眼了,一把拉住苏灿,压低声音道:“你疯了,你就不怕把那些鬼东西惊出来!”

    “我就去看一眼,你在这里等着我。”苏灿小声的道,“万一有异变,咱们就逃。”

    剑侍一听,就忍不住翻白眼。

    逃?

    这一路上逃的还少嘛。

    不过还没等她在阻止,身边这个混蛋已经甩开自己,蹑手蹑脚的进了那片坟包群,向着那块石碑摸去,这让剑侍也是忍不住咬牙切齿,这个不安分的混蛋,总有一天要倒大霉不可。

    苏灿此刻一边跨过那些坟包,一边不忘对着那些木桩桩双掌并拢,做鞠不止,也不知道地下的那些古人能不能看懂苏灿的手势。

    好不容易,苏灿摸过了一片坟包,终于那乌黑的石碑已经近在眼前。

    天空有些昏暗,此刻站在那高大的石碑前,苏灿看着碑面,果然上面有字。

    而且如果猜的不错的话,应该是秦王朝统一的文字小篆。

    因为年代久远,石碑已经有风化的痕迹,上面的刻字已经残缺不全,加上苏灿也没有研究过小篆,连蒙带猜,算是看了个七七八八,这碑上应该是一个歌功颂德的铭文,歌颂的自然是秦王的丰功伟绩,不世霸业,而且通过碑文字里行间可以看出埋在这里的这么多无名氏,是当初的工匠劳工奴隶。

    应该就是当初修建秦皇陵而死的那些人。

    苏灿饶过石碑,看向背面,因为这背面也有刻字。

    相比正面碑文的小篆横平竖直,工整异常,背面的小篆就多了几分凌乱,好似是在仓促间完成。

    而且背面风化的愈发严重,只有透过零星几个字,揣测其中的意思。

    而随着苏灿继续连蒙带猜,脸上却带了一丝凝重。

    比如其中有‘出不去’‘殉葬’之类,可以揣测这里有些工匠奴隶,并不是修建陵墓累死的,而是活生生被杀殉葬在此的。

    苏灿以前也听过古代帝王陵的一些传说,相传那些修建帝王陵的工匠,在修建的时候都会给自己留下暗道,因为这些从始至终都参与修建的工匠,对墓室太过熟悉了,帝王绝对不允许这些工匠活着离开。

    再则,帝王死后,棺椁自然是需要人抬进墓室安葬的,而这些人……同样十有**要死在里面,作为帝王的陪葬物。

    很显然,这些工匠就是那些‘不能留下活口’而被杀殉葬的人。极品兵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