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02章 惊讶发现
    如果自己收紧绳子,很有可能绳子会被崩断,那样一来,没有绳子的牵引,自己恐怕真的要被困在这鬼地方不可。

    苏灿不敢犹豫,顺着那绳子拉扯之力传来的方向,蹑手蹑脚的跟上,而且深怕绳子过紧会被崩断,如同钓鱼一般不断的放开手中的半盘尼龙绳。

    四周浓雾涌荡,苏灿也不知道被这骷髅兵扯着绳子走了多远,最让他头皮发麻的是,一路上不知道有多少骷髅兵绊在了自己的绳子上,让自己手中的绳子震动不断,那感觉就像是猎物不断的黏在蛛网上,苏灿可以想象,自己的绳子上恐怕那些骷髅兵已经如同糖葫芦串成一串了吧。

    手中的尼龙绳越来越少,直到最后他手中的半盘尼龙绳都被放出去,眼看着已经没有多余绳子,这让苏灿也有些火急火燎,而绳子传来的拉扯之力又让他不受控制的跟随着前进,正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却在这时,耳边传来啵的一声轻响,紧接着身子豁然一松。

    那种感觉就宛如自己从泥潭中挣脱出来一般,没有了那浓郁的氤氲之气的压迫,苏灿只感觉浑身轻松,甚至鼻端都嗅到了新鲜的空气。

    心中不由一喜,自己这是出来了?

    不过很快,苏灿脸上的惊喜就化作了错愕,因为眼前并不是那熟悉的山梁,而是一个狭小的空间。

    让他惊奇不已的是这空间中只有一间孤零零的茅草棚,一个宛若肥皂泡泡似的‘膜’,撑起了这个还没有篮球馆大的空间,也阻隔了外界浓郁的近乎乳白色的氤氲之气。

    此刻的苏灿就站在这空间的边沿,显然刚才落入耳中那‘啵’的一声,就是破开膜响起的,而再看向身后方向,那膜并没有破损的地方,在蠕动中,居然已经复原,这让苏灿惊奇不已。

    他没有想到居然在那个骷髅兵的拉扯中,无意中闯入了这么一个地方,看着眼前这一切,他不由好奇当初那个人是如何做到的,不过更好奇的是谁开辟出这么一个空间,却又在里面盖了这么一个茅草棚。

    苏灿错愕呆愣中一不留神,手中捏着的绳子终于绷紧,想要抓紧,却眨眼间就被扯入了迷雾之中,消失无踪。

    这让苏灿一时间也是慌了神,如果没有绳子,他如何回到先前剑侍和龙灵儿那边?

    苏灿有心想要冲入浓雾之中,又害怕进去里面之后,会迷失在其中,到时候别说出去,恐怕想要回到这个小空间都不太可能。

    遇大事当平心静气。

    苏灿心中不断的告诉自己,之后深深的吸一口气,强制定气凝神,让自己冷静下来。

    可是无论他如何凝神静气,绳子终究是找不到了,他不得不接受自己被困这个空间的事实。

    苏灿哀叹,不过很快就将注意力放在了眼前这个破败的茅草棚上。

    这里曾经有人生活的痕迹,那么肯定是有离开这片迷雾区的方法的,只是自己现在还没有发现而已。

    苏灿走近了茅草棚,这草棚呈三角形,内里有树枝随意的固定,外边铺上枯草,想来因为年代久远,虽然有氤氲之气隔离外界,但是那枯草早已**发白。

    不过苏灿也看出来,这草棚显然是仓促搭建的产物,对于这草棚的主人而言,这里或许只是一个临时的落脚点。

    苏灿对着草棚的主人的身份愈发的好奇起来,最后还是矮身向着草棚内踏入,不过当他目光落在这草棚内昏暗的空间时,原本准备踏入草棚的脚步就是一僵,接着一张脸也是绷紧,身体本能的摆出防守戒备的姿态。

    因为此刻视线中,在草棚最里面的角落里,赫然依靠着一副骷颅架!

    苏灿当时第一个想法就是那些会动的骷髅兵,不过很快他就发现自己想多了,这骷髅架那头颅中,没有像那些骷髅兵特有的火种在翻腾。

    这仅仅是一具骷髅架,仅此而已。

    苏灿眉头深锁,眼中露出疑惑之色。

    这骷髅架难道就是这草棚的主人?

    苏灿拿出了手机,打开了灯光,一时间狭窄的草棚里明亮如昼,纤毫毕现,这草棚里的一切也清晰的呈现在苏灿的眼前。

    苏灿此刻也看清了,这个骷髅架身下铺着厚厚的枯草,显然这是休息的床榻,最让苏灿惊奇的是在床榻一边,他还看到了不止一种动物的碎骨,以及一些瓦罐,很显然这个骷髅架在这里应该生存了很长一段时间,而这骷髅架上,衣服早在时光中风化,唯有零星几片碎步,却根本无法分辨这骷髅架是何朝代。

    当然,这人是何朝何代,苏灿也不在意,他此刻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这骷髅架的胸口位置,因为在那森白的肋骨之间,赫然擦着一把断刃。

    苏灿看了看,这断刃很像自己先前从那些骷髅兵手中抢夺来的秦剑的剑刃,而断刃一端缠绕着一个木柄,那木柄配上断刃,明显不搭,分明是后期加上去的。

    苏灿看看断刃,再看看断刃所处的胸口的位置,脸色一点点的凝重了下来。

    这骷髅架胸口的断刃,分明不是那些骷髅兵留下的,分明是这人自杀留在胸口的。

    只是,这人为什么要自杀?

    还有,这个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苏灿想不明白,同样想不明白那些秘境中的秦兵可以变成骷髅兵,以另外一种形态‘活’着,为什么同样生活在这秘境中,眼前这个家伙怎么没有变成骷髅兵,而是真死了?

    苏灿不由想到了之前路过的那处埋葬工匠的殉葬岗,那些工匠同样没有复活。

    这其中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

    一时间,苏灿脑海中思绪纷乱,最让他苦恼的是他视线扫过这个草棚,除了这不知身份的骷髅架,根本没有丝毫有用的讯息。

    剑侍此刻还在那山梁上等自己,自己如果被困在这里,她一定等急了吧。

    苏灿一脸无奈,也不觉得晦气,一屁股坐在骷髅架的身旁那厚厚的茅草之上唉声叹气。

    不过紧接着苏灿脸上的表情就是一凝,因为……他感觉到屁股下面似乎有硬物。极品兵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