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14章 碑林夜话
    没有人去注意一旁的李无极,此刻四人一通胡吃海喝,直到最后都是满脸享受的摸着肚皮,四仰八叉的倒在篝火旁。

    几天里,哪怕他们修为高深,在这鸟不拉屎的黑暗森林中,也早就将他们折腾的精疲力尽,饥肠辘辘了,三四天里,头一次吃的这么饱,自然是浑身舒坦的连手指头都懒的动一下。

    许久之后,红衣女翻翻身,好似才注意到了至始至终被忽略的那李无极一般,整个人都来了精神,眼珠子骨碌一转道,而后就一脸促狭的道:“咦,这位不是咱们的李大侠嘛,怎么成了这幅鬼样?”

    先前刚到这里,她就注意到了李无极,只是先前忙着填饱肚子,才故作未见。

    此刻酒足饭饱之后,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奚落一下对方也是好的。

    这李无极之前在甬道入口的时候,就被苏灿折腾个半死,不过也不至于像眼前这般狼狈,好歹也是人高马大的西北汉子,哪像眼前这样,浑身皮包骨头,形同骷髅一般,满头的乱发宛若枯草一般灰白而杂乱。

    如果不是那标志性的酒葫芦,鬼知道眼前这家伙是个什么玩样儿。

    李无极自然能够看出眼前这些人满满的恶意,心中暗恼却又有心无力,不过这些人既然已经遭遇了那诡异,他也没必要藏着掖着,唯有翻一个白眼道:“因为我们也在这碑林中遇到了诡异的东西……”

    心想着早知如此,先前就不应该瞒着这姓苏的混蛋,指不定还能捞点儿方便面汤水解解馋,现在却是连屁也没有捞到。

    李无极觉得自己最近一段时间简直走背运,诸事不顺,进入秘境之后,就被一群骷髅兵追,最后好不容易汇合了戴永德,而后就找到了这处碑林。

    但是还以为他们终于苦尽甘来了,因为他们在碑林的最边沿石碑上发现上面赫然刻着一种高深莫测的功法,虽然看的不是太懂,但是直觉告诉他们,这足以成为镇派镇族的宝贝。

    而这碑之后,还有密密麻麻的石碑,高低错落,有些足有数丈高,如果上面都是修炼功法的话,那显然要比边沿的石碑更加高深,岂不是说他们发达了。

    或许借此就可以将家族宗派带上巅峰,他们也将名留宗谱,流芳百世。

    最主要的是他们自己将变得更加强大。

    到时候,何惧琉璃这伙人?

    又何惧那个姓苏的小混蛋!

    只是,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当他们满怀热切的踏入那碑林的瞬间,却是天旋地转,景色大变。

    待到他们惊醒过来,想要退出去的时候,发现已经退不出去。

    短暂的慌乱之后,他们立马明白了过来,这碑林恐怕本身就是一个阵法,阵法随着他们动而瞬息万转。

    他们身边没有铁口仙算这样的算命先生,铁口仙算虽然说不像贼道一样钻研法阵符之类,但是作为算命先生,周易自然是入门教科书,通读周易,暗合风水的乾坤八卦自然也是懂的。

    李无极和戴永德不懂,在那碑林间没头苍蝇一般的横冲直撞,却全然没有头绪。

    最让他们两个惊悚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在他们身上居然发生了诡异的事情。

    他们发现自己体内的生机在流逝。

    虽然不像那甬道入口的断龙石吞噬的那般恐怖,但是积少成多,还是让他们吃不消。

    所以,当他们险死还生,好不容易从那碑林之中钻出来的时候,就如同饿死鬼投胎一般,在碰见两个丫头之时,终于饿晕了头,失去了理智的要对其下手。

    如果不是那碑林中的诡异,哪怕之前在秘境外被吞噬了生机,也不至于短短两天时间,就被饥饿折磨的丧失理智?

    结果后来落到了苏灿的手中,为了活命,他们说出了这碑林。

    其实也是心怀恶意,他们到了碑林之后直接甩脱苏灿,冒死钻入了碑林之中,自然是想将苏灿他们也引入这碑林之中,将他们困在其中,最好能熬死他们。

    而他们有了之前的经验,想要退出碑林,也有几分把握。

    可是谁曾想这次进入碑林,却没有了那诡异的吞噬之力,反而碰到了诡异的东西。

    他没看见那是什么东西,当时只感觉身边迷雾涌动,一股森然之气靠近,让他有种浑身血液都被冻住的感觉,而后戴永德一声惨叫,等他心惊肉跳的定神看向戴永德的时候,他就被吸成了人干儿……

    李无极有气无力的话,也是勾起了西域狂刀几人的思绪,几人虽然没有落得李无极这般的狼狈下场,不过想想先前的诡异也都是心有余悸。

    几人又开始絮絮叨叨先前在那碑林中的遭遇,也让苏灿有了一个大体的轮廓,他们在碑林中遭遇了敌手,如果只是敌手也就罢了,却连对手是谁,长什么模样都不知道,这才是最恐怖的。

    苏灿也懒的理会李无极,听着琉璃他们的话后,也将自己的遭遇,以及龙灵儿翻译的那石面留字,原封不动的告诉了众人,却让原本心有余悸的几人都是一脸的难以置信。

    毕竟苏灿所讲的一切都太过于匪夷所思了,当初的那些秦兵,居然硬生生的将自己练成了这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

    同样,他们也在震撼于那段血腥残忍的岁月。

    不过随后,几人眼睛都是一亮,看向了苏灿:“你说……这碑林深处,会不会就藏着那长生碑?”

    一群人研究长生碑,结果研究出了这么一个碑林的功法,虽然他们都没有真的长生,但是还是让他们心动不已,这长生碑绝对是至宝。

    不过相比西域狂刀等人的心动,琉璃却是眉头微皱的给大家泼冷水:“我们现在首要做的是如何离开这个秘境才对,不然的话,即便是得到那长生碑又能如何?最后恐怕也会成为这些骷髅兵中的一份子。”

    琉璃的话让原本火热雀跃的众人回到了现实。

    确实,他们如何离开这鬼地方才是现在最迫切的。

    只是几人都没辙,最后西域狂刀一拍大腿,犹自愤愤不平的道:“都怪那个该死的幽冥,要不是他的话,老子何至于被困在这个秘境中。”

    原本苏灿也是皱眉,不过西域狂刀的话,却是让苏灿眼睛微微一亮……

    自己怎么把幽冥这老东西给忘了?极品兵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