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31章 一个狗血的故事
    “其实……我知道的,你跟那个玉虚公子不是一伙的……”

    一个声音飘入耳中,让原本孤零零的坐在一侧的龙灵儿纤弱的身子也是微微一颤。

    龙灵儿抬起头来,就看到拄着巨大的青铜剑匣的剑侍,之前她们两人各种不对付,在苏灿旁边各种争锋相对,此刻她却并没有落井下石,而是安静的坐到自己身边。

    而听着剑侍的话,龙灵儿眼中却是多了一丝感激,就见身边的剑侍歪着脑袋,双目清澈的注视着自己道:“所以之前你受伤的时候,口中那咯咯声其实不是老母鸡在叫……”

    一听剑侍突然提这一茬,龙灵儿脸上又忍不住羞恼起来,结果剑侍接下来的话,让她表情又是一滞……

    “所以……你是在叫他哥哥!”剑侍眨眨眼睛,脸上却是止不住的得意,“苏灿是你哥哥?”

    “……”

    “你之前其实从一开始,担心的只有苏灿,而不是你的那个二伯?”

    龙灵儿张张嘴巴,不过最后还是微微的点点头。

    龙灵儿双手抱膝,圆润好看的下巴抵在膝盖上,一双眼睛之中也多了一丝迷离和担忧。

    “只是我只知道他有个妹妹叫苏山,你跟他怎么也是兄妹?”证实了心中所想,剑侍心中又止不住泛起一丝狐疑。

    龙灵儿没有开口,一时间两人的淡化陷入了沉浸,两人之间的谈话陷入了沉寂,些许之后,龙灵儿才轻声的好似自言自语般的开口道:

    “以前,有个傻姑娘,一直默默的喜欢着一个男孩子,他们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可以说是两小无猜,青梅竹马,她天真的以为他就是自己的,他们两人可以成为夫妻,白头偕老,在长辈的眼中,他们两人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两边的长辈对于两人,也是乐见其成。”

    “不过就在他们长大成人,双方的长辈也准备张罗着两人的亲事时,他居然跑了。”

    龙灵儿扭头看着剑侍,抿嘴一笑,只是笑的有些可怜:“他留下纸条,说他从小到大只是把她当成妹妹。”

    剑侍是个很好的听众,此刻听着龙灵儿的故事,心中却是忍不住开始吐槽,这是什么狗血桥段?

    逃婚?

    不过……这跟自己好奇的她和苏灿的兄妹关系又有什么关联?

    此刻,即便是不远处商讨着营救方案的琉璃四人,都是不着痕迹的支楞起了耳朵。

    就听着龙灵儿依旧自顾自的说着:“那个男人在家族里,自然是养尊处优,可是离开了家族之后,进入这花花世界,却并不如想象的那般美好,日子过的也是捉襟见肘,几乎要流落街头,却碰见了他的挚爱,他们互相欣赏,互相扶持,为了让家里人死心,他甚至不惜生米煮成熟饭,跟她有了自己的孩子……”

    剑侍心头一个咯噔,已经隐隐有了些许的猜测。

    这个孩子,恐怕就是苏灿了吧?

    这是落难王子和公主的故事啊。

    本来应该有个完美的结局才对,但是就她所知的,苏灿的母亲过的并不幸福,甚至更苏灿失散,母子二十多年不得相见,而至于苏灿的亲生父亲,却是从未听其提起过。

    果然,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他回家里跟家中摊牌,本以为会得到家中所有人的祝福,可是他太高看了家里那些人了,他们为了自己的利益,自然不会答应他的所求,在他们眼中,别说生米煮成熟饭,就算是煮成爆米花也不成。”

    “最后的结果就是……他被软禁!他也反抗过,但是那些人拿那对母子的命来威胁他……”

    “然后,他为了保护那对母子,选择了屈服?”剑侍扭头看着龙灵儿,这剧情果真跟拍电视剧似的,满满的吐槽点。

    看着龙灵儿点头,剑侍显然想到了接下来的桥段,显然那男的绕了一圈,又绕了回去,最后跟自己的青梅竹马成亲,来以此为条件,保护自己养在外边的母子。

    剑侍忍不住大翻白眼:“难道不知道强扭的瓜不甜吗?”

    龙灵儿看一眼剑侍,苦笑着道:“以前我也不知道,可是后来我也想明白了,有时候……我们或许在意的并不是强扭的瓜甜不甜,反正我喜欢……我就扭了,不甜……咱可以蘸糖吃……”

    “噗嗤……”一声嗤笑,却是在不远处偷听的红衣女忍不住笑出声来,“小姑娘,你的母亲有个性,我喜欢,人生百年,不过转眼,自己喜欢的东西,自然要抢回来嘛。”

    红衣女霸气的话语刚落,一旁的西域狂刀就腆着一张老脸凑了上来:“那你把我这瓜也给拧了呗?”

    “滚,老娘对你这种歪瓜裂枣没兴趣。”

    红衣女没好气的一个白眼,不过两人无关痛痒的调笑,倒是让这原本压力的气氛活跃了不少。

    龙灵儿只是微微一笑,脸上却带着苦涩的味道,轻声的道:“可是强拧的瓜,真的不甜啊,哪怕她得到了他的身体,但是也得不到他的心,两人在一起,不过是同床异梦,徒增伤悲而已。”

    “而他为了掌控自己的自由,开始拼了命的修炼,拼了命的往上爬,终于坐上了那至高的位置,可是却用了二十多年!”

    “而这二十多年里,他对她不管不顾,而她也并没有幸福,最后郁郁而终,直到临死前,她拉着我的手,告诉我让我别恨他,也别恨那个流落在外的哥哥。”

    “说实话,我以前真的恨他,因为他们母子,自己的父亲才从来不正眼看自己母亲一眼,哪怕自己的父亲有时候会对着自己怔怔出神,但是我知道,他眼中看着的是我,但是他眼底或许呈现的是我那个从未见过面的哥哥。”

    “我的童年没有父爱,我一直以为是他夺走了我的这一切,后来才知道,他们过的也不幸福,母子分离二十多年……”

    “当然,有的时候,我也会羡慕别的伙伴,因为他们有哥哥姐姐,那时候想,如果我的哥哥也在身边,他会不会也像别的哥哥姐姐那样,护着自己的妹妹。”

    “而且,不管我承认不承认,他都是我这个世界上,除了爸妈以外,最亲的那个人,我们彼此身体中流着一样的血脉。”龙灵儿有些怅然的道。极品兵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