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章 先炼炼看看
    ,!

    姜飞呆呆的看着面前的这个家伙,一脸懵逼。

    那人看到姜飞这表情,露出笑容,道:“我就是神农,以后只要你心念一动就能和我沟通,还有在你修炼功法的时候有什么不懂的可以直接问我,老夫可是万古大神,就是你是个屁,也可以把你变成神。”

    “什么什么鬼?这老家伙是谁,一看就像城里搞传销的。”姜飞心中暗道。

    “小子,别乱想,不信你试试,就知道我有没有骗你了。”神农道。

    姜飞半信半疑,照着脑海里的功法,呼吸吐纳运行,他所得到的传承非常细致,直接印入灵魂,运行起来毫无阻力,如形云流水般,这尼玛简直就是在起飞。

    很快他就进入了状态,闭目呼吸吐纳,运行功法。这时如果仔细看,就能看到有无数的七色光茫往姜飞的身体里钻,渐渐的姜飞好像睡着了。

    “哼,哼,老子被关在这破鼎里无尽的岁月,现在神农鼎认主,我傲因终于有重获自由的机会了,小子,这就怪不得我,谁让你是进来的人中,唯一有灵根之人,到时破鼎而出……哈,哈,哈。”傲因得意的在心里想道。

    第二天醒来,姜飞伸了伸懒腰,一阵噼里啪啦的脆响,神清气爽,精神熠熠,似乎身体都变轻了好多,接着闻到一般恶臭。

    他嗅了嗅,才发现,是自己身上和被单上传来的。

    “我擦,昨天不会掉到茅坑里了吧。”

    姜飞赶紧跑进浴室冲了个澡,飞快的把被套床单放盆里洗了。

    迎着晨霞,姜飞慢慢的回想起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他按照功法运行吐纳了一遍,顿时感到浑身暖洋洋的非常舒服,体内有一股牙签粗的气在流动,根据脑海里的信息,姜飞知道,他直接跳过凝气入门,进入了凝气一重。

    姜飞不得不选择相信,那神农鼎之中的人说的话。

    不过,从这些信息来看,自己会变得很厉害……

    发了,发了,有了这些东西,学会后不是很牛逼,自己赚钱岂不是更容易了!

    姜飞一边在脑子里翻看那些千奇百怪的内容,一边压制住自己激动的情绪。

    “咦,怎么这武道里面的基础拳法,和爷爷教给我的那么相似,比之爷爷教给自己的还要详细了很多。”

    赶紧赶紧,赶紧,先炼炼看看,这次要发了。

    姜飞翻看着脑海里的基础武道不自觉的炼了起来,边炼边改正了以前的错误之处,一遍炼下来,神清气爽,前所未有的爽……

    “以后,我一定要成为最强,让父母,让朋友,让看不起我的人,全都从新认识我,姜飞……”姜飞握着拳头,立下誓言。

    “小飞,我来了,叫上伯母,我们走吧。”说话的是周强,和姜飞是初中到高中的同学,也是死党,刚大学毕业回来。

    今天要陪母亲到医院做化疗了,提起这事姜飞心中就有一千个草泥马在飞,佣医害人啊,母亲的病已经有好几年了,一直陆陆续续的在治疗,钱花了不少,病没治好,也是最近才查出母亲患上了肝癌,幸好还是早期。

    平时姜飞他们都是坐周强他爸的三轮车去镇里的,今天,周强知道姜飞要带他母亲去城里看病,就主动骑三轮车过来找他。

    从小周强就特别崇拜姜飞,不管是学习还是打架,他都是好手,周强知道凭姜飞高考时的优异成绩,不论报哪个大学,都会被录取。

    然而,姜飞的母亲生病,父亲腿脚不灵便,除了种地,姜飞家里又没有其他的生活收入来源,如果再去读大学,更加雪上加霜。

    这些年姜飞在家,种地采药换钱,这一家子的重担,全部都压在年轻的姜飞身上,让他根本没有选择,去走自己的路。

    “强子,谢谢……”姜飞道。

    周强一拍姜飞的肩膀,搂着他道:“咱俩谁跟谁,你和我说这些,走吧。”

    他们村里离镇上有二十多里地,只有一条还算宽敞的土路,凹凸不平,要是天阴下雨那就更难走了。

    总算到了镇上,周强陪着姜飞他们一起进了医院,姜飞挂了号等着去做化疗。

    “强子,你现在毕业了,打算做点什么?”姜飞看着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铁哥们问道。

    周强沉吟片刻,摇头道:“还没想好,你也不是不知道,从小我就跟着你,在大学这几年里,感觉也没也到些什么,迷茫的要死。”

    周强是学金融的,这个不错的专业出来找工作还是很容易,但是正如所有的大学毕业生一样,毕业就代表失业。

    没有后台,没有一个好老爹,怎么干的过那些城里的人。

    姜飞看着他笑了笑道:“你小子,我在家里种地,你不会也想跟着我种地吗?”

    “种地也不错啊!”周强笑道,随即想到他爹,要是让他爹知道,他读完大学,又回去种地,那他爹不打断他的腿才怪。

    “王秀兰,进来做化疗了。”一个护士站在化疗室门口喊着。

    姜飞顺着声音看去,只见一个十七八岁的肖士,青春靓丽,身材却凸凹有致,甜甜的笑容让人看起来就很舒服,他不由得盯着那肖士多看了会。

    “妈,到你了,我陪你进去。”姜飞扶着母亲就准备跟进去。

    那护士刚才见姜飞一副猪哥的样子盯着她看,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冷冷道:“家属请在外面等候,做完了会出来。”

    姜飞用眼睛盯着肖士身前那壮观的地方,眉毛挑了挑,上面挂着的胸牌,写着这护士妹妹的名字。

    “好名字……”

    护士顺着他眼光低头一看,赶紧用手一捂胸前,骂了一句“神经病,流氓!”随着进入化疗室,直接关了门。

    姜飞呆呆站在门外,回味着刚才在肖士耳边闻到的淡淡处子幽香,意犹未尽,直到周强过来拍了下他的肩膀,才回过神来。

    “你小子,打扰哥的美梦。”姜飞没好气的瞪了周强一眼道:“你帮我照看一下,我出去买点东西。”说完人已经到大门口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