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章 妙用
    ,!

    远处,巍巍青山,连绵不绝,悬崖绝峰,云雾袅绕,犹如仙境。近处,麦田郁郁青青,轻风吹过,起起伏伏,仿佛一片碧绿的**。

    姜飞静静地站着,感受着身边的一切。

    “小飞,你呆呆地站在这做什么?”一个声音,犹如一块石头,投入了平静的湖面,打破宁静而自然的画面。

    说话的正是姜飞的父亲,刚从地里一拐一拐的过来。

    听到父亲的说话,回过神来的姜飞道:“爸,回家吃饭了。”

    “恩,走吧。”姜德仁简单的回了一声,一拐一拐的在前面走着。

    这几年来在父亲脸上已经看不到昔日的笑容了,姜飞知道父亲在担心母亲的病,在担心自己以后的前程。

    好几次父亲都让自己去大城市里找工作,借着工作多认识一些人,也多一些以后发展的机会。

    姜飞总是以自己学历低,很多公司不要为理由,在家帮衬着,照顾着二老。他看着鞠着身在前面走着的父亲,一个跃步追上他。

    “爸,我来帮你扛着锄头。”说着就伸手接过父亲肩上的锄头,边走边笑嘻嘻的跟父亲说了一些今天去镇上发生的事。

    回到家里,母亲已经把两菜一汤端到桌子上,并摆好了碗筷,洗过手后一家人围着桌子开始吃饭。

    午饭过后,姜飞打算再上烟霞山,母亲的医药费像座大山一样的压着他,在这里除了一些野生药材可以卖钱外,其它几乎就没多少收入。

    上次在山上遇上老虎,让他因祸得福,得到了先贤传承,按照功法运行吐纳后,身体得到了巨大的提升,姜飞相信以他现在的能力,就算再遇到老虎,他也有自保的能力。

    要不是国家有野生动物保护法,他都有猎虎去卖的打算了,因为老虎可是一身是宝,现在山上的野生药材是越来越少了。

    这次他打算深入山中,向高处爬去,希望可以找到些年份久一些的药材。

    姜飞带上小锄头,进入幽风林,攀过青崖峰,一路向着山上爬去。

    越向上,山上的气候越冷,他攀蹬了一阵,来到一处绝壁,这里已经见不到人类的足迹了,树木茂密,枯枝杂草纵横交错。

    他回头向身后望去,已经看不清山下的情况,只见身后云雾袅绕,宛如置身仙境。

    “嗯?那是什么?”

    何首乌,止心痛,益血气,黑髭发,悦颜色,久服长筋骨,益精髓,延年不老。

    一段关于何首乌的药理出现在脑海里,姜飞心里一喜,小心翼翼的用小锄头把何首乌挖了出来,一看又拳头那般大小。

    “恩,放哪呢,忘了带口袋。”正想着,又一段信息出现在脑海里。

    “神农鼎,炼丹之神器,自成空间,闲时可用来储物,亦可用来斩敌御险。”

    那么神奇!姜飞在心里惊了一下。

    居然还可以用来跟人打架?那以后岂不是一个念头就把对方砸爬下了,正意淫着,一个声音泼灭了他的念头。

    “嘿嘿,要用神农鼎战斗,等你以后到仙界再说吧,现在别说战斗,就拿来储物算了,除非你有别的机遇。”鼎中神农不屑地说道:“小子,你修炼的《混沌长青决》炼的怎么样了,有没有不懂的,背来我听听。”

    “咳咳,现在还没有,等以后有不懂的,我在问你吧。”姜飞无精打采的说道。

    他现在很郁闷,空有宝山在身而不能用,就像是一个美女脱光了,任君采撷时,突然泄了一样。

    不过还好,至少有储物的功能,就这一功能也让姜飞兴奋了好久。

    姜飞回想着脑海里的信息,然后用意念把刚挖到何首乌放入了神农鼎,继续向山上行去,越往上,山势就越险!

    找了半天,只找到一些九龙藤,千里光,青风藤等十几样,不过就是没找到上年份的名贵药材。

    不行!

    母亲还等着自己挖药材的钱治病呢,化疗的费用高的吓人,手头现在也没多少钱了。

    姜飞深吸一口气,继续往前走去。

    又找了半个多小时,忽然他眼前一亮,啊……

    姜飞一阵惊呼,在前面山崖下,好几株名贵药材,人参,何首乌,灵芝等。

    “发了,发了,下周母亲的医药费有了。”姜飞一脸激动,按照经验来看,这株人参应该有些年份了。

    他欣喜的走过去,小心翼翼的连着根须轻轻的挖了出来。

    这根人参,有二十厘米左右长,依稀可以看出有人的样子,至少应该在三十年以上。

    人参自然生长一年脱落一次叶和茎,次年再长一次,每脱落一次人参的芦头就有一个疤,行话叫芦碗。

    所以人参查芦碗就可以判断其年份,一个芦碗是一年再加三就可以了。

    姜飞数了数这根人参,有三十一个芦碗也就是三十四年。

    收起人参,他又走上去,把何首乌,灵芝和几株看着有些年份的药材,小心翼翼的挖出来收好。

    姜飞呼出了一口气,感觉身上轻松了许多,在旁边的石头上坐了下来,有了它们,能换不少钱,可以休息会了。

    他坐在一块大石头上,一边歇着,一边回想了下脑海里的传承医术。

    各种草药的药理,药方,凝难杂症,针灸针法,纷纷在识海里流过,好像是很久以前就学会了一样。

    没过多久,姜飞便掌握了很多医术的知识。

    “小子,这地方有点不对。”

    神农的声音在姜飞的脑海里响起,令他一阵错愕,“不对,什么不对?”

    “这里有一个五行幻阵,把进谷的路给遮掩了。”

    过了好一会,都没再听到神农的声音,姜飞走到崖壁前,顺着石壁连摸带拍的找了一遍,入手都是实物,也没感觉有什么幻阵,更别说入口了。

    “神农,你不会是逗我的吧,我怎么找不到什么入口。”

    “哼!以你现在的修为,当然看不出来,”神农不屑的地说道:“一会听我的,我教你怎么进去。”

    姜飞只得老老实实的站在一旁,直到神农告诉先他走到岩石边,然后向前走九步,向右走三步,向后退七步,向……

    就这样前前后后,左左右右的走了好一会,差点没把他给转晕,突然,眼前一遍开阔,此时他已经进入到一个山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