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章 发财啦
    ,!

    他运起混沌长青决,对着一片茄子和蔬菜,施展化灵术,不一会儿,茄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开花,居然结出了小小的茄子包,蔬菜也长了包拢起来。

    幸好姜飞早有准备,要不非得给这一幕给吓到,想着刚才地里不一会儿就已经长大的茄子和蔬菜,心在也是一阵嘘嘘。

    “要是把所有农作物和瓜果蔬菜,都用春风化灵术施展一次,不都可以缩短它们的生长周期,就是不知道吃了对人体有没有伤害。”

    想到这,姜飞进屋找她母亲要了几样蔬菜的种子,回到地里,在一片空地撒上种子,用春风化灵术,对着刚撒好的种子,施展了起来。

    种子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发芽,壮大,当姜飞停止施术时,种子的生长速度也跟着停了下来,恢复了自然生长规律。

    此时,他就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空了一样,浑身没有一点力气,赶紧运转起功法来。

    “真是要命!就这么一嗅,就把自己体内的灵气全部用完了。”姜飞想着,“要是什么时候可以大面积的施展,不是可以让瓜果,蔬菜和一些植物都缩短生长周期。”

    姜飞想着那些很快成熟的瓜果蔬菜,不停地运到全国各地销售,不停地变成rmb,口水都顺着嘴流了下来。

    “钱啊!钱啊c多钱,我也成有钱人了,哈哈哈!”

    现在要是有人在旁边,就能看到姜飞呆呆的坐在那,脸上的表情丰富多彩,时不时的傻笑,还不时的有口水从嘴里流出来,一定会觉得,这是一个实足的傻叉。

    忽然,一滴液体滴在了手上,姜飞回过神来,立刻站了起来。

    “要是这样,种植面积大了,不是要把自己累死。”姜飞沉思了一会,接着一个阵法出现在脑海里,五行聚灵阵。

    如果有了聚灵阵的话,那么自己就不用那么烦恼了。

    要布聚灵阵就需要很多灵石,可是去哪找灵石呢?自己好像也没有在别的地方见过这种东西……

    姜飞心想,这个等以后再说把,他继续施展春风化灵术,催生了一下刚才还没长大的蔬菜,然后才离开。

    以后去城里,顺道把这些快速生长的蔬菜,一起拿到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去检查一下,如果对人体无害,那可就大发了,可尝试着多弄一些。

    赚钱可是重要的事情,姜飞一直觉得去外面打工不是条好路子,村里有那么多土地,只要合理利用,一定能富贵开花!

    况且,自己还会医术,可以当医生!

    不过自己的医术,就是自己现在说出去,也没多少人会相信。

    随着思绪的飘飞,太阳已经躲进了地平线,晚霞散射,刺的天边一遍金黄,几行大雁,划过长空,不时传来几声鸣叫。

    一个厚重的声音,把沉思中的姜飞叫醒。

    “小飞,吃饭了,强子也来了。”父亲姜德仁看着一动不动的姜飞道:“小飞,是不是身体哪里不舒服,自从上次晕倒醒来后,就见你老是一个人经常发呆,要不明天去医院看一下。”

    “爸,我没事,现在好的很,你们别多想了,走吧你不是说强子来了,别让他等急。”

    父子俩绕过后屋,来到客厅,见母亲已经把饭菜端到桌上,准备好了碗筷,四菜一汤,今晚的菜还是有点丰富。

    “妈,强子呢?他不是来了,怎么又去哪了?”

    “他去拿酒了。”

    没过多久,周强提着两瓶二锅头走了过来,开饭了,姜飞和周强做着两人聊了起来。

    “小飞,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种地吧,能干啥。”

    “种地?种地有啥前途,还不如搬砖呢,我跟你说啊……”

    两人边吃边谈,过了很久,直到很晚,姜飞的父母都已经睡下了,周强才从姜飞家回去。

    姜飞站在院子里,看着星空,农村的夜晚,也挺美的,当个农夫没什么不好。

    忽然,他想起昨天兰香嫂,叫他去她家。

    “幸好这会儿还不晚。”

    想着昨天兰香嫂,临走时,回眸一笑抛的眉眼,姜飞的心里不由得又是一阵燥动。

    那天在山上的情形真是难忘,兰香嫂那凹凸有致的身体,媚眼含春的娇容,趁父母已经休息,姜飞捏手捏脚走出了房屋,向着李兰香的家摸去。

    天色很黑,到了李兰香家时,外面的门已经反锁了,姜飞推不开,不由得心里咕叨着,兰香嫂怎么搞的嘛,叫自己来,又把门锁了,想叫她,又怕邻居知道。

    哎,这算啥事吗?

    幸好,围墙不高,姜飞,爬上靠围墙的一棵树,一个纵跃,跳进了李兰香家的院子,向着房屋走去,要是她睡了,自己再回去。

    堂屋的门没关,姜飞心想,难道是在等我的?

    轻手轻脚推开门,悄悄的走进去,打算给李兰香一个惊喜。

    不过,淅淅沥沥的水声传来,姜飞心头一动。

    “这兰香嫂子,不会是在洗澡吧?”他口干舌燥,顺着声音走了过去,正好看到李兰香在浴室。

    果然是在洗澡!

    门没关好,透过门缝,姜飞可以隐隐的看到里面的情况,这一眼,立刻让他脸上燥热了起来。

    水汽蒸腾,一个模糊的身影,背朝着自己,怎么也不转过来,此时姜飞心痒的,就跟几万只蚂蚁在身上爬一样难受。

    姜飞的思绪挣扎,真想闯进去一下抱住那艳色纯香的美人儿。

    “要不要进去,还是算了吧,还是去房里等她吧,反正她洗完了要进去,还能再吓吓她,嘿嘿。”接着,姜飞就向李兰香的房间走去。

    进到房里,姜飞鞋子一脱,爬上了李兰香的睡床,用被子盖住了身体。

    没过一会,李兰香就洗完了澡,穿着睡衣,向卧室走来。

    姜飞看着李兰香穿着睡衣,用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走了进来,不等她抬头,一个纵越扑了过去,抱住李兰香。

    “啊!谁……”

    “嫂子,是我啊。”姜飞听着李兰香的惊叫声答道。

    “啊,小飞,你干吗?快放开嫂子,这、这……”李兰香用手推着姜飞,心砰砰砰跳着,湿漉漉的头发垂在胸前,水珠侵湿了姜飞的衣服,两人肌肤不同程度的亲密接触,简直令人血脉喷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