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章 石盒
    ,!

    怀抱着兰香嫂,隔着薄薄的睡衣,感受着她胸前的柔软,摸着背后的滑腻,闻着她身上淡淡的香味,心底的火焰,嗖!的一下又升腾起来。

    李兰香觉察到了姜飞的异样,感受他身上的气息,顿时脸烫的像火烧一样,浑身无力嘤咛一声靠向了姜飞。

    “小飞,我……我们不能这样,嫂子,嫂子快受不了了……”

    看着怀中娇艳欲滴,羞色妩媚的李兰香,感受着她滚烫似火,柔弱无骨的身体,姜飞想要放开,却怎么也放不开……

    李兰香单薄的睡衣,都隐约能看到里面的雪白……

    姜飞看着李兰香,道:“兰香姐,你好美。”

    “扑哧,小飞,快放手,咱们这样做不合适。”李兰香趁机退后两步看着姜飞,见他一双满是**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自己。

    在这样的情形下,李兰香的心也是扑通!扑通!的直跳,此时,她的心里很矛盾,即期盼姜飞能不顾一切的把自己扑倒,又不愿意他这么做,纠结不已,可毕竟这人,都是有**的。

    上次就被他看光了,现在也不在乎他盯着自己,李兰香却也有点担心,便赶紧又说:“小飞外面的门,我不是锁了吗?你怎么还能进来。”

    “我、我翻墙进来的。”

    李兰香正了正自己的身体,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小飞,我这话只和你说,你不要告诉别人。”

    “嫂子,你说,我的嘴可紧了。”姜飞一本正经的说道。

    只见李兰香沉吟了片刻,长长的吐出一口气,缓缓的说道:“其实,其实嫂子是石女。”

    咔擦!

    姜飞感觉有一道闪电在自己的脑中劈了过来,李兰香是石女,那不是代表着她不能那个,那赵山柱,还有他老公李大山,那是怎么回事。

    “那,那赵山柱……”姜飞痴呆的问道。

    这个真的有点太夸张了,怪不得结婚那么久没有生儿育女,石女……

    “他也不知道的,我只是答应帮他……”李兰香有些不好意思在说下去了。

    姜飞却是眼前一亮,石女,那不是还没有被开发过,自己现在身怀医术,说不定可以治好她的病,反正现在李大山人鬼不知,李兰香和寡妇没有什么区别,这下自己赚大了……

    “兰香嫂,你放心,这事我不会告诉别人的,而且,这石女只是小病,说不定可以治好的。”姜飞道。

    李兰香眉头紧锁,惆怅的说道:“我这是天生的,要是能治好不早就治好了。”

    “总要试试看吧,我这也会点医术,改天帮你治疗一下。”姜飞笑道。

    李兰香连忙摆手道:“不,不用了。”

    要让姜飞来治疗,岂不是什么都要被她给看到了,这还怎么出去见人。

    李兰香走到床边,从床底下拖出一个长条矩形的物体来,岔开话题道:“这次嫂子叫你来,是让你看样东西的。”

    “嫂子,这是什么?“

    姜飞见李兰香费力的拖出一块石头,上前问道。

    李兰香说,这个东西是在收拾祖屋时,在一块刚踏陷的青石板下面,发现的,费了好大劲才搬出来。

    起初她以为是一块长方形的石头,用水洗净后,可以看到上在有一些图案,想着可能是一个石盒,她试着想打开,可怎么弄都打不开,也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

    这次叫姜飞来,第一就是盯瞩他,别把昨天的事说出去,第二就是让他帮着看一下,能不能把石盒打开?

    万一里面有值钱的东西,她还能拿去换钱,贴补生活。

    她告诉姜飞,因为婆婆的病逝,赵山柱帮了很多的忙,还借了她一万块钱。赵山柱说了,只要他们两相好,就不要她还钱了,所以才会出现那天的事。

    李兰香现在一个人,丈夫也两年来杳无音迅,自己家的地,种不过来,荒着一大块,只种着一小块,维持着基本的生活。

    前段时间,赵山柱一直对李兰香威逼利诱,再加上几天前,听说李大山包到大工程赚了钱,在外面养了个女大学生,她想起这两年的心酸,心中充满了无助与徘徊。

    李兰香无力偿还借的那些钱,就同意和赵山柱相好,要不是他说,要玩点刺激的,他们也不会去那山上。

    也正因为那天,让她看清了赵山柱的为人,一遇到危险就一个人跑了,这让李兰香对他彻底死了心。

    姜飞走上去,对着盒子端详了起来,只见其长有五六十公分,宽厚差不多也有十多公分,五十来斤重,上面还有一些纹路的图案,看不出是什么材质打造的,密封性很好,一时半会也不知道怎么打开。

    与其说是个盒子,到不如说是一块石头,更恰当一些,有点像古时彻城墙的砖。看了一会姜飞说道:“嫂子,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怎么打开,要不我先带回去,好好研究下,什么时候打开了再来告诉你。”

    李兰香看着姜飞摆弄了好一会,也没搞明白,起初她本来就以为是块石头,后来,看到上面的花纹,她才猜想着,可能是个盒子,现在看着姜飞也没办法。

    她也没在意,心想也许就真是块石头呢,便让姜飞带回去,并跟他说:“不急,打不开就算了,兴许就是块有花纹的石头。”

    姜飞把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石盒上面,轻轻松松就抱起了五十多斤的石盒,在李兰香的相送下离开了。

    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李兰香也是心潮起伏,心想:“哎,不合适,不能这样……”

    姜飞回到自己家里,把石盒放下,沟通了在他身体里的神农,这东西看起来的确有点奇怪。

    “前辈,你可以看出来这是什么吗?”

    “咦!神识探测不到,外面被人封印了。”神农自言自语的说着,接着又道:“小子,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不过肯定是好东西。”

    姜飞翻了个白眼,“靠,我也知道是好东西,你这说了也等于是没说嘛。”

    “小子!什么语气?这东西要打开,得靠机缘,现在时机还不到。”说完就在也听不什么声音了。

    夜已经很深了,姜飞躺在床上,满脑子都是这石盒的事情,这东西肯定有用,但是现在就是打不开,算了,还是先睡觉吧。

    次日,姜飞早早起来,运行吐纳了一遍功法,收拾了一下,今天他还要去城里卖一些药材换点钱,顺便在给母亲抓几副中药。

    此时,母亲也早已起来,并做好了早点。一碗热腾腾的稀饭,再加上一碟咸菜,抬到了桌上。

    闻着香甜的米粥,就让人食欲大振,姜飞连吃了两碗,才放下碗筷对母亲说道:“妈,一会我去趟镇上,中午不回来吃饭了”

    不等母亲说话,他就走到了到后院,摘了几个昨天用春风化灵术,催生的茄子,黄瓜,辣子和两颗白菜,放进了神农鼎里。

    推出一辆凤凰牌自行车,就准备出门,“对了,妈,后院那新长出来的蔬菜先别吃,那是我用激素催生出来的,我一会带点去城里检测下,看能不能吃。”

    “哎,知道了,你路上小心点。”

    这孩子还像孝一样,做事说风就雨,王秀兰一边答道,一边还不时的念叨着。其实,在父母眼里,孩子永远都是长不大的。

    二十多里,骑车差不多也小一个小时左右,路上颠簸,一直都是土路,不过这对安平村的人来说,都已经习惯了。

    俗话说得好,要致富,先修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