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章 莫欺少年穷
    ,!

    秀才遇到流氓,有什么能说理的,他决定还是不和姜飞一般见识,离开了这里。

    “嘻嘻……”赵倩柔看到姜飞这凶神恶煞的样子,忍不住捂嘴笑着。

    做为美女,身边总有那么不识趣的人会来打招呼,这也让她不胜其烦,有姜飞在这里,这效果就是不一样。

    “好了,这次免费帮你赶色狼,不用谢我。”姜飞放下叉子,笑眯眯的说道。

    赵倩柔笑道:“我看你才是最大的色狼吧。”

    “知道我是色狼,你还敢在这里,就不怕我做点什么吗?”姜飞色眯眯的盯着她,眼光在她身上上下打量着。

    赵倩柔嫣然一笑道:“你要是敢在这里动我,你试试能不能出去。”

    姜飞看了看周围,这高档餐厅之中,自然是有着保安的,要是这赵倩柔叫一声非礼,估计除了保安,顾客都要上来暴揍自己一顿了。

    “算我怕你了,不过我们还是挺有缘分的,这才两天就遇到两次,对不对。”姜飞笑道。

    “切,谁会信你的鬼话,别说这些了,我看中你的蔬菜了,给个价吧。”赵倩柔喝了口咖啡,开门见山的对他说道。

    姜飞一脸贱相的凑过去,道:“看中我的蔬菜,你怎么不看中我呢,哥要身材有身材,要模样有模样,不比刚才的肥猪和四眼田鸡好多了。”

    听到她这么说刘明,赵倩柔再也绷不住了,一口咖啡全部喷了出去。

    噗!

    姜飞无辜的抹着自己的脸,郁闷不已。

    赵倩柔自知失礼,连忙递了纸巾给姜飞,却不料手直接被他抓住。

    “有你这么对救命恩人的吗?”姜飞道。

    赵倩柔连忙收回自己的说,恼怒道:“别动手动脚的,赶紧说正事,你种的蔬菜,我以每斤十五元的价格收购,你看怎么样?”

    这小子,真是有点看不透,虽说昨天救了自己,但是太色了,但是说他好色,又是有色心没色胆的那种,所以赵倩柔才敢这么和姜飞打闹。

    姜飞想了想,这个价格的蔬菜差不多快到了平常价的十倍,他觉得如果大量种的话应该能赚钱,于是说道:“这个价格可以,不错有没有附加品,比如卖蔬菜送美女之类的活动。”

    “滚蛋,就你还敢这么说,要不是你昨天救了我,你认为我会和你废那么多话吗?”赵倩柔淡淡的喝了一口咖啡,道。

    姜飞一怔,随后看看对面美女的穿着,在看看自己的,好像真有点不搭。

    “宁欺白头翁,莫欺少年穷,倩柔你是个知识分子,不会没有听过这话吧。”姜飞也似模似样的喝了口咖啡道。

    现在自己有着神农鼎,有传承,这出头之日不会太远。

    “好啊,什么时候你比我有钱了,估计我就会允许你追求我了。”赵倩柔也不知道怎么了,鬼使神差的说出这句话来。

    随后她看了看姜飞,这少年样貌不差,眼神锐利,还带着那么一丝英气,就是衣服土了点,打扮一下应该还是一个帅哥。

    “好,一言为定。”姜飞道。

    这小妮子,你就准备好亮瞎眼睛吧。

    “你可不要想着卖菜可以比我有钱,就这菜价,就算你卖一辈子,都不会比我有钱的。”赵倩柔道:“不过,你这蔬菜以后我允许我来收”

    “那不成!”姜飞道。

    姜飞也不傻,这女人和自己非亲非故,又不给自己搂搂抱抱,凭什么答应她这个条件。

    而且这美女虽说漂亮,但是嫌弃自己没钱,怎么能够只给她供应,万一以后涨价了怎么办。

    “我这蔬菜,是为人民种的,要给人民吃,咳咳,不过你是做养生会所的,我答应只供给你这一家会所,但卖给其他人是我的自由。”

    赵倩柔心想,这也算是独家了,以后只要推广的不错,自己可以加价收购所有的蔬菜。

    “好吧,这样也行,不要卖给我的同行抢生意就可以了。”赵倩柔只担心自己的对头,要是姜飞同时卖给几家,自己的蔬菜岂不是没有了特殊性。

    接下来,两人又聊了一下,姜飞总是能把赵倩柔逗得哈哈大笑,要不是两人身份差别太大,旁边的人还以为他们是情侣呢。

    随后,赵倩柔要回去理一下合同,就离开了,交代姜飞到时候去她的美容养生馆签约就可以了。

    姜飞还觉得麻烦呢,卖个蔬菜还签合同,不过还算这叫欠揉的姑娘,是个美女,索性也就答应了。

    姜飞走出咖啡馆,想着离别前和赵倩柔握手时的感觉,嘴角微微的一翘,露出了邪邪的笑容。

    她那冰肌玉骨的小手,握起来柔软滑腻,从她手中传过来的丝丝凉意,仿佛三伏天喝下去的冰水一样舒适,当时忍不住轻轻捏了几下,引得她一阵狠瞪眼。

    他把手凑到鼻尖,轻轻的臭了臭,直到现在手上还能闻到淡淡的香味,然后看着自己手机里的电话号码。

    ……

    安平村,姜家。

    “他爹,小飞长大了”

    “我知道。”姜德仁道。

    王秀兰见他样子,分明就是不知道她想要说的是什么?

    “你这个死老头子,我是说他长大了。”

    王秀兰看着他一脸疑惑的样子,就把昨天去医院,逗人家肖士的事和他说了一遍,姜德仁这才恍然大悟。

    “是啊,这小子也长大了,刚好雪蕊大学毕业回来在家,他们这事得早点办了。”姜德仁在石头上敲了敲手里的烟杆说道。

    “对对对!我也是这么想的。”

    原来姜飞的父母在他小的时候,就给他定了一门亲事,对方就是本村的陈老实家的闺女陈雪蕊。

    两家当时的关系很好,姜飞只比陈雪蕊早出生一个月,那时他们两家经常来往,一来二去双方父母就动起了结为亲家的心思。

    两个酗伴周岁时,这门亲事就已经定了下来,只等他们成年后就结婚,这一等就已经二十年了。

    前两年王秀兰一直生病,而陈雪蕊也在外面上大学,这事就被耽搁下来,现在姜飞和陈雪蕊都在村里,这事现在也可以办了。

    “准备准备,明天咱们就去。”姜德仁对王秀兰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