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章 神识之用
    ,!

    姜飞回到家,给母亲做完针灸后,就回自己的房休息了。

    次日,东方微亮,又是一个晴天。

    姜飞早早起来,运行了一周天混沌长青决,又在院子里打了一套拳法,然后到门前对着昨天裁的那棵松树,再一次施展起春风化灵术。

    现在松树已经长到三米左右,可以抵挡住煞气了,以后就可以让其自由生长。回到屋里,吃过早点,他就急急忙忙的向山地里跑去。

    他要看一看,昨天布的五行聚灵阵效果怎么样,他刚到地里看到的一幕,顿时让他惊呆了,久久无语。

    “噢!天哪,怎么会这样?我晕!”

    砰的一声。

    姜飞用手捂着脸,倒在了地上。

    原来昨天种的整块地里,像是铺上了一层碧绿的地毯,草和菜在地里生长的一样高,都有十厘米左右,而且草比菜要多了很多。

    姜飞一阵无力感,这么多的草要怎么弄,今天弄完明天又长起来,周而复始还不得把人给累死。

    他想如果用农药除草药的话,那么自己种的蔬菜也就不是纯绿色的了,到时谁还会争着要呢。

    想到这些,姜飞就是一阵头大,不过唯一让他欣慰的就是,五行聚灵阵是布置成功了,姜飞垂头丧气的走回了家。

    “小飞,怎么了。”母亲见姜飞无精打采的样子,上前问道。

    姜飞见母亲走过来,他为了不想让母亲担心,就笑着说道:“妈,没事,你一会记得吃药,我去后院看看。”

    他来到后院,看着那天自己施展春风化灵术,催生起来的菜,一阵出神。

    “我那天催生起来的这些菜怎么不见杂草长起来呢。”姜飞一时好奇,又拿了种子,往地里种了一点,然后施展起春风化灵术。

    一会后,菜从地里长出来,还是和前次的一样,没有杂草长出来,这是怎么会事,姜飞一阵头大,随手对着刚才种的菜又施展起来。

    “恩,怎么这次会有杂草生长出来?”姜飞看着最后施展的这一次,地里面长出了杂草,心里是一阵奇怪,他沉思了起来。

    “啊!我明白了。”

    姜飞高兴的叫了起来。

    原来前几次,他施展春风化灵术,是有意识有针对性的对蔬菜施展,而最后这一次是无意识的施展,就好像是在对着那片土地施展,只要是那片地里的植物,都是无差别的受到了春风化灵术的滋润。

    所以,他最后一次施展春风化灵术时,地里的野草也跟着生长了起来,就像五行聚灵阵一样。

    想通了这一点,他更加的郁闷,难不成让自己每次去地里施展春风化灵术,那还要五行聚灵阵干嘛。

    他呆滞的坐在地上,看着自家院子里的鸡欢腾的在追逐着一只蟋蟀,最终蟋蟀也没逃过死亡的命运,进了鸡的五脏庙。

    吃完蟋蟀,那只鸡又发现了墙脚刚长出来的一棵小草,它过去咚咚咚的几下就把小草也吃完了。

    “鸡吃虫,吃草,对n不在地里也养些鸡,不仅可以吃长起来的杂草,还可以吃地里的虫子。

    “恩,可鸡也会吃菜啊,别到时候,虫子和草没吃完,把菜给吃了,那不是白忙一场了。”想到这又是一阵苦脑。

    “小子,亏你还得了我那么多传承,控制一些低等无智慧的生物,直接利用神识,把你想要做的,烙印进低等无智慧生物的脑海,就可以对其进行,有效的控制了。”

    姜飞陷入苦脑时,神农鼎里神农的声音传了出来。

    “恩,家有一老,如有一宝,世人诚不欺我。”姜飞想着,然后又道:“可什么是神识,怎么用啊?”

    “笨啊!神识就是神魂的力量,也可以说是精神力量,你现在已经是凝气一重顶峰,早就已经可以利用神识的力量了。”神农说完,顿了顿又道:“你静心屏气,闭上眼睛,慢慢感应周围的情况。”

    姜飞站着,照着神农的说法,慢慢的他了感应到了,方圆周围五十米的情况,五十米内,树叶纹络,蚂蚁的爬行,一一清晰的,印在了姜飞的脑海里。

    看到这样惊奇的一幕,姜飞喜不胜数,原来还可以这么用,以后一定要多多翻看一下,神农留下的传承。

    “怎么样,能看多远?利用神魂力隔空摄物,也是很正学的事,不过以你现在的功力,还不可以做到。”神农的话在脑海里回应着。

    “大概三十米。”姜飞说道。

    听他说三十米,神农惊讶了一下道:“我要沉睡一段时间了,没什么事别打扰我,小子,加紧炼功吧,外面的世界,很大很精彩。”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可外面的世界也很无奈,这小子才凝气一重顶峰,就能感应到方圆三十米,魂力还很强啊,真是期待着看你能成长到什么样子。”

    后面的这些话,姜飞是听不到的了。

    通过和神农的对话,姜飞很快撑握了神魂的运用,他马上抓过一只鸡来,在鸡的识海里烙上了各种蔬菜和农作物的图,并对鸡下了只许吃虫和杂草,不许吃菜和其它农作物的命令。

    然后,把鸡抱到后院,直接把它放在了菜地里,姜飞静静地在一旁观察。结果,近一个小时,鸡都在菜地里,找着虫和草吃。

    “耶!成功了。”姜飞高兴的叫了起来。

    “什么成功了?那么大的人了还一惊一炸的。”母亲王秀兰来姜飞身边,看着一脸兴奋的姜飞说道。

    王秀兰刚说完,看到一只鸡在菜地里,接直又说:“小飞,你怎么把鸡放菜地里了,一会它把菜给吃完了。”

    “妈,放心鸡不会吃菜。”看着一脸疑问的母亲,姜飞连忙又说:“不是鸡不会吃菜,确切的说,是我们家的这只鸡不会吃菜。”

    “瞎说!”

    姜飞见母亲不信,就让她在一旁看着,然后把地里的鸡抱出来关笼子里,切些菜叶放在鸡盆里,那只鸡始终没吃。

    接下来母亲又抱了一只鸡来,和刚才那只关在一起,不一会刚抱来的那只鸡,就把盆里的菜给吃完了,王秀兰更是一脸疑惑的望着姜飞。

    姜飞一时也解释不清,只能说,只是这一只鸡不吃菜,他准备把这只鸡,放到刚种好的菜地里,再买一些小鸡也一起放进去,把地里的虫和杂草吃完。

    他想着把鸡放地里,又不用喂食,反正杂草每天都会从地里长出来,这样又可以养鸡,又可以除虫和杂草。

    想罢,他和母亲道了个别,骑着自行车一溜烟的向镇上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