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章 小鸡除草
    ,!

    姜飞去了一趟镇里,买回来五只小鸡,分别在这五只小鸡的识海里都烙印上了和第一只鸡一样的信息,还加上了只能在自家地里跑动的命令。

    他抱上那只老鸡和刚买的小鸡,向山上的地里走去。姜飞一来到地里,就把鸡放出来,只见那些鸡飞快地向着地里跑去,刚长出来的嫩草,都成了鸡的食物,从土里爬出来的小虫,也逃不过鸡的眼睛。

    看到这些,姜飞开心的笑了,终于解决了除虫和杂草的问题,不过还得盖一间小房子,可以让鸡晚上住。

    这几年,国家森林保护法规定,不能随便砍伐树木,姜飞要盖鸡圈,只得到镇里去买些材料。

    中午,吃过午饭。

    姜飞又去了一趟镇里。

    他买了一些盖简易房的材料,找了几个工人,然后叫了一辆车,把他买的东西送到了村里,然后让工人们搬到地里。

    仅仅一个下午,一所简易的小房子就盖好了,姜飞结了账送走了工人,用魂力把那些鸡,招集了起来引入了房子。

    以后,那些鸡要歇时,就会自己去房子里。

    做完这些,姜飞松了口气,看看口袋里的钱,只剩下一万多了,真是花钱如流水啊,希望这些菜能给自己带来惊喜。

    眼看天边的最后一丝光亮,就要被黑夜吞噬,姜飞在新盖的房子周围收拾了一下,就准备回家。

    他走过几块麦田,看着前面一遍空着没种麦子的地,不由想到了李大山这个蠢货,放着家里的娇妻不管,一去杳无音讯。

    “恩,那不是陈老实家的地吗。”姜飞看着前面近两亩的麦地,想着那天方小玲和她女儿的丑恶嘴脸,气就火冒三丈。

    “嘿嘿!”姜飞脸上露出了邪邪的笑容。

    他走到陈老实家的地边,控制着功法施展起来,一分钟,五分钟……半个小时,近两亩地里的麦子,就如霜打的一样,耷拉着扑倒在地。

    又过了一会,扑倒在地的麦子就变成了枯黄,姜飞收功睁眼,一道明亮的光茫从眼睛里一闪而逝。

    “爽!”

    他感觉到自己离凝气二重天又近了一步,吸收植物的精华比吸天地灵气舒服许多,要不是有违天和,他都想用整座大山来炼功了。

    姜飞回到了家里,吃过晚饭后,照惯例给母亲治疗了下,就回自己房里了,这段时间他连电视都不看了,一心在扑在学习传承和赚钱上。

    他先学习的是医术,因为爸妈的情况,使他对医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现在有九尾千足蜈蚣在,趁着它的毒性还浓,姜飞打算去找孙宏儒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配制出解这种毒的药。

    他传承里的医术虽然系统,可毕竟他不是这方面的专业人士,闭门造车不如集思广益,多从别人那学点专业知识。

    姜飞翻看了一会脑海里的传承,坐在床上运行呼吸吐纳了一周天功法,倒在床上梦周公去了。

    一连几天,陈老实家老都没发现自己地里的麦子枯死的事,到是传出了姜飞在地里养了一群鸡。

    “这娃不是被上次退亲的事,给刺激的脑子有问题了吧。”

    “别瞎说,我可听说是姜飞去退亲的,小蕊那女娃子克夫……”

    “都错了,是小蕊在外面有相好的了……”

    ……

    一时众说纷纭,还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啊。

    “不行,我得去地里看看,别把我家的麦子给鸡吃了。”

    “我也去……”

    一人说起,个个跟随,不一会儿,已经有十来家的人到山地里去看了,陈老实的婆娘方小玲也一起跟着去了。

    刚到地里,大伙没走多远,就被地里的一幕给惊呆了,一个个站着张大了嘴巴看那块地里枯黄的麦子。

    “怎么了?怎么了?”跟在后面的方小玲跑上来问道,她顺着大家目光望去。

    “啊!我的地……”

    一声尖叫回荡在大山里。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事……前两天还好好的,怎么一下子就这样了。”方小玲一副失魂落迫的样子,嘴里不停的念叨着。

    大家看着也顿感奇异,周围各家的麦子都长得好好的,只有方小玲家的枯死了,人们又开始议论了起来。

    有的人说方小玲家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引来了老天爷的惩罚。

    也有的人说,方小玲家得罪了这一方的土地公,让她赶紧回家准备三畜,来地里焚香祷告。

    还有的人说,是山神发怒了,让她到神农庙去拜拜

    ……

    总之,说什么的都有,大家似乎都忘记了自己此行的目的,纷纷忙着到自家地里去查看起来。

    姜飞也来了,他主要是想看一看自己地里的菜现在是什么情况。路过陈老实家的地时,看着失魂落魄坐在地里的方小玲,没来的心中一阵窃喜。

    他走上去道:“方姨,你家地怎么了,不会是报应吧!”

    说完不等她做出反应就朝自己家里的地里去了,姜飞看着地里的菜长的很好,白菜都快打包了,茄子和辣子也是缀着小小的花骨朵,含苞待放。

    黄瓜也长开了藤子,结出了毛绒绒小瓜,顶着一顶黄帽子,看来等会得来给黄瓜搭架子了。

    再看,远处小鸡正在辛勤的忙碌着,比起几天前又长大那一点,地里的杂草虽然也有,不过和前几天相比,却是一个在天一个在地的了。

    看着地里的情况,一切都向着好的方向在展,不过地里毕竟没人看,要是有不长眼的人来捣乱,那就麻烦了。

    姜飞想着,看来得未雨绸缪,他打算再去买几只鹅和两条狗来,鹅吃草比鸡要厉害一些,就是长大了个头大,容易绊到蔬菜。

    “小飞,你种那么多菜,能吃完吗?”

    “张婶,我这不是种了自己吃的,是卖的。”姜飞答道。

    张玉芬看姜飞善意的说道:“小飞,咱们村离镇上那么远,别说运输是个困难,就是拿到镇里,也卖不上价,还要交给城里人摊位费卫生费的,细细算下来,等于是白忙活了一场。”

    “张婶,我这此菜已经和人家签了合同,只要我种出来,她们就会收的,不用去菜市场卖。”姜飞见张玉芬好心提醒自己,所以也没打算瞒她。

    “小飞,都会做生意了啊,多和城里的人搞好关系,以后娶个城里的姑娘回来。”张玉芬见他有这能力,也为他感到高兴。

    从小自己的儿子周强就和姜飞一起长大,两人的关系很好,不是兄弟胜似兄弟,她也把姜飞当自己的孩子,平时能帮就帮一把。

    “呵呵,多谢张婶吉言。”姜飞笑着说道:“听说强子去城里工作了,这小子走的时候都不让我去送一下他。”

    “强子让我转告你,他先去城里发展,等他站稳脚了再回来带你一起去。”张玉芬对着姜飞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