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章 镜子
    ,!

    这贾老板名叫贾明义,经常走街串巷,收购一些破旧的小玩意思,还别说有次还真被他捡了漏,收了一幅古画,可他自己不识货,给弄烂了。

    他每次见人就吹,旁边的人耳朵都听起老茧来了。这不又开始和姜飞聊了起来,姜飞这也才知道了,他只是笑了笑说道:“贾老板,得之是命,失之是运,不是你的不可强求的。”

    “恩,酗子年纪轻轻的就有这翻感悟啊,得,这次我亏点卖给你,一千块钱你拿去吧。”贾老板为了做生意和姜飞套近乎,他想看看姜飞是不是很在乎这块镜子。

    姜飞一听,靠!不愧是姓贾,鄙视的看了一眼那贾老板道:“得了,你留着镇宅,十块钱给我,我都不要。”

    贾明义见姜飞要走,心道这小子,刚才看这镜子的眼神两眼泛光,分明是对这很感兴趣,现在又不要了,不会是欲擒故纵吧,这镜子自己也找人看过,不是什么古董。

    “酗子,你别走啊,二十块钱拿去,你看看就这做工也值这个价啊。”贾老板叫住要走的姜飞说道。

    姜飞停一转了过来道:“要不是我看着好看,我才不会要呢。”说着递了二十元过去,把镜子收了起来。

    “小飞,花那么多钱买这一小块镜子做什么,二十块钱都能买一大块了。”王秀兰在一边问道。

    姜飞见母亲不解,也没解释只是对母亲道:“妈,这可是个好东西,我刚好能用上,不贵,以后就能体现出它的价值来了。”

    他怎么可能告诉母亲,刚才看到这镜子的时候,上面白芒闪动,一看就是不凡。

    中午,姜飞和母亲随便找了个小馆子,吃了点饭,然后就去了孙氏医馆。

    “孙老,在吗?”姜飞一进去就大呼小叫的。

    孙云梦一见是姜飞又来了,没好气的道:“叫什么叫,没见我这有病人吗?”

    “额,小美女,我不是找你的。”说着都不理孙云梦自己在店里转了起来,还不时的对母亲说他以前常来这卖药。

    孙云梦看着姜飞在店里指指点点的,就跟这是他家里似的,直恨的她牙根痒痒的,可又拿这个色胚子没办法。

    “小飞,你来了,我正睡午觉就被你这小子吵醒,这几天可被你害苦了。”孙老一出来就对着姜飞数道。

    姜飞一脸不解的道:“孙老,你怎么这样说,我可是什么没做啊。”

    “你小子,还没做,你给我的药方,我可是看了几天都没看懂,里面相冲的药就有好几种,人吃了身体肯定会承受不住的。”孙宏儒看着姜飞说道。

    姜飞又愣了愣,皱着眉头道:“不会啊,孙老这药方没问题啊,我妈就在吃着。

    “啊!怎么会这样,不对,不对!那几种相冲的药怎么能放在起吃呢?“孙老震惊,可还是不相信,不停地念叨着。

    孙云梦也看过这张药方,现在听姜飞说他妈就在吃,一时也很不解,心道不会是这色胚子在故弄玄虚吧。

    姜飞一拍头,明白了,他写的药方缺少一味药,而这味药也很难买到,且他自己就有所以就没写上去。

    “额,孙老,这……这药方少了一味药。”姜飞不好意思的道。

    “哦,少了一味药“孙宏儒略一沉吟了一会,又道:”少了什么药,快说。”

    旁边给人看病的孙云梦也把耳朵竖起来,仔细的听着。

    “人参,百年以上的人参。”

    姜飞说完,孙宏儒沉静了好一会儿才大声说道:“妙!妙啊!以人参来中和药性,既能补体又能达到治病的效果,想不到你小子还藏了一手。”

    “孙老,怎么能这样说呢,当时店里不是没有百年以上的人参吗?”姜飞辩解道。

    “好,算你小子说的有理,”

    接着,一老一少的谈论了起来。

    他们从药性谈到药理又谈到针灸,孙老看着他侃侃而谈,对药理和医术还有针灸,都有着不同的见解,越发的觉得这个平时不显山,不露水的酗子,神秘起来。

    这次的交谈,收获最多的还是姜飞,通过孙老的由浅入深的讲解,姜飞对中医的了解也越来越多,对自己脑海里的医术传承也愈发的明朗起来。

    接着姜飞从身上掏出一个盒子,打开递到孙老面前,孙宏儒接过盒子,顿时露出了惊讶之色,“九尾千足蜈蚣,上好的药材。“接着他又感慨的对姜飞道:“小子,你还真行,什么样的好材料你都能弄到。”

    “孙老,我这可不是来卖药的,这是送给你的。”

    “当真!”孙宏儒看姜飞一副知咪咪的样子道:“无功不受禄,小子你不会是想打我什么主意吧。”

    “哪能呢,看你老说的,要打也打你孙女的主意。”姜飞笑呵呵的开着玩笑道。

    这一句话可把一旁给人看病的孙云梦给若的炸毛了,不等她爷爷说话,就抢先对姜飞道:“流氓,你说什么呢,你要打谁的主意?“

    “你爷爷已经把你给许配给我了。”姜飞奸笑道。

    “你……”孙云梦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一时又羞又怒,胸前起伏,只得对着孙宏儒投去了求救的目光,喊了声:“爷爷,他……他……哼!”

    “行了,行了,这么多人看着呢,赶紧过去有人要抓药。”孙宏儒对着孙女说道。

    他回过头来看着姜飞道:“说吧小子,你想让我做什么。”

    “也没什么大事,孙老你知道这九尾千足蜈蚣,应该也知道它的毒性吧,我想要解毒之法。”姜飞说着。

    “解九尾千足蜈蚣毒的方法?恩,我想想……”孙宏儒想了一会说道:“我记得在我家传里的一本书里有过记载,我找到后再告诉你,怎么小飞,有人中了这种毒?”

    姜飞见孙老确实有解这种毒的方法,心里也放松了,看来他这次来找孙老是来对了。

    “恩,是的,我父亲很久以前中过这种毒。”

    姜飞把自己父亲中毒的事,细细的和孙老说了起来,当时姜德仁中毒摔伤后,因发现的太晚,毒已经侵入骨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