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章 治好了
    ,!

    孙宏儒听到可以吃了,就叫了声姜飞一起进去,他已经站起身来,见姜飞还在那傻愣着,好像没听到他说话一样。

    他上前拍了拍姜飞道:“小飞吃饭了,怎么叫你半天都不说话。”

    “额,不好意思孙老,我刚才在想事情呢。”

    其实他哪是想什么事情,他是正在yy人家孙云梦呢,这事他可不敢跟孙老说。

    姜飞随着孙宏儒一起进到里屋,见桌子上正摆着三菜一汤,他闻着清香扑鼻菜香,不等孙老说就已经向桌子旁边的椅子坐下。

    姜飞平夹了一块回锅肉放进嘴里,“嗯,肥而不腻,满口生香,好吃好吃,来别客气坐下吃。”

    “这小子,到底我是这的主人还是你是这的主人。”孙宏儒用询问的眼神盯着姜飞。

    姜飞坏笑的看着孙云梦,道:“孙老,这菜做的太好吃了,刚才完全处于情不自禁。”

    孙云梦在一旁恶狠狠的瞪了姜飞一眼,也坐下来开始吃饭。

    “孙老,你孙女这手艺没得说,以后不哪个人有福气能娶到她这样贤惠的女子。”姜飞打趣的说道。

    孙宏儒看了看他,笑呵呵的说道:“怎么,小飞动心了,年轻人的事,我这老家伙可管不了。”

    “爷爷!”孙云梦叫了声,然后对姜飞不满的说道:“吃饭还堵不上你那张嘴。”

    “我这嘴可只能用你的嘴来堵上。”

    他说着就凑近孙云梦,张开嘴带着微笑凑了过去。

    “噫!恶心死了!一边去别影响我的食欲。”孙云梦抬着自己手里的饭躲到一边,怒气冲冲的对着姜飞说道。

    孙宏儒在一旁看的简直无语,轻咳了两声道:“快点吃,一会外面还有人等着看病。”

    姜飞也收起了继续搞怪的动作,他夹了一块蒜蓉小白菜,放进嘴里嚼了起来,可吃起来总是少了点什么,没自己地里的好吃。

    “孙小姐做菜的手艺不错,就是这菜的品质不是很好。”

    “你别瞎说,这菜可是我高价向一个农村里的大婶买的,她说都没打过农药,也没施过化肥。”听到姜飞这么说,孙云梦不乐意地说道。

    姜飞见孙云梦那样子,也不跟她争,直接说道:“这样吧,下次我带点自家地里种的蔬菜来,让你做着吃了看。”

    “切!你不会是又想在这混吃,才这样说的吧,本小姐可不是你的专业厨师,下次别来了。”孙云梦鄙视的说道,她可不认为姜飞家种的蔬菜就比她买这要好。

    吃完饭,姜飞拿了孙宏儒配制的解药,就告别向家里赶去。

    姜飞回到家时,姜德仁正在院里劈着烧火柴。

    他走到父亲身边说:“爸,你先回屋,别做事了,我要帮你治病。”

    “啥?我有啥病?”

    “你的脚,我找到办法医治了,快进来。”

    姜德仁看着自己的儿子,摸了摸脑袋,不过还是放下东西,跟了进去。

    “爸,有点疼,你忍一下。”屋里,姜飞准备好了一切,抬头对姜德仁道。

    “你就放手治吧,再疼我也经历过,还会在乎现在这一点疼痛。”姜德仁伸着脚道。

    接下来姜飞简单的向父亲说了一下治疗的情况,就开始动起手来,他先让姜德仁吃了一点从孙老那拿来的药,然后用银针封住下肢的穴位。

    他准备好纱布绷带药和所需的一切后,把姜德仁上次腿折的地方重新敲开,用刀剃出了里面已经长好的一薄层骨质,先涂上一层解毒药,然后再把自己刚从山上采来的接骨药捣烂,和解毒药一起敷在小腿和脚上。

    姜德仁虽然感到了疼痛,不过死死的咬着牙,不发出一声。

    姜飞聚精会神,终于是结束了治疗,然后用纱布和绷带把姜德仁整个小腿以下全部包严,又用自身的灵气疏导了一遍这些地方的经络。

    “小飞,已经可以了吗?”姜德仁满头大汗,问道。

    “恩,可以了爸。”

    “怎么我现在一点感觉也没有,忽然这腿就不听使唤了。”

    姜飞只是告诉姜德仁让他这段时间不要走动,以后每晚再施针一次,差不多一个月就可痊愈。

    姜德仁听后,眼里泪水转动,没有人知道天阴下雨时,他脚上的疼痛,在多少个日月他从疼痛中苏醒,然后默默忍受着。

    他当然是相信姜飞的,不管儿子怎么做,他都一定会相信。

    “恩,小飞,爸听你的。”

    姜飞心头大石落下了一半,也是一阵高兴,现在只剩母亲的病了,只要王秀兰可以慢慢好转,那他就彻底没了后顾之忧了。

    他扶姜德仁在床上躺下,又转到侧屋给王秀兰熬药去了……

    王秀兰吃完药,姜飞又去了趟地里,他养在地里的那两条狗远远的见到姜飞就跑过来,围着他摇着尾巴卖乖。

    看着自己买来的这两条土狼狗现在的样子,姜飞觉得一点也不比那些名贵的狗差,在自己烙印加持下,它们充满了灵性,自己的每个指令都能完成。

    听说有一次,村里的二狗子在地里干活,口渴了看到姜飞家地里的黄瓜,就要去摘,刚伸手两条狗就凶了上来,吓得他赶紧撒腿就跑。

    说也奇怪,二狗子一离开姜飞家的地,那狗就没有追上去咬他,等狗走远,二狗子又打又打算去地里摘黄瓜,结果和第一次时一样,只是这次两条狗追出了十几米后才停下。

    “这狗真神了,居然那么聪明,哮天犬投胎来的?”二狗子一传,两条看门护院的神犬,在村里立刻小有名气起来。

    姜飞索性给两条狗起了名字,一条叫天王,另一条叫地虎。

    太阳渐渐的落下了地平线,地虎留着看地,天王则跟着姜飞屁颠屁颠的回家吃饭。

    一人一狗,走在乡间的路上,充满了生活的气息。

    “小飞,赶紧来吃饭了,就等你了。”

    “恩,知道了,妈。”姜飞进屋以后,应了一声。

    王秀兰盛了饭菜,送给了姜德仁,然后才和姜飞一起坐下。

    “妈,明天该去医院了,上次王主任说这周再做个检查。”姜飞边吃边对母亲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