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章 病情稳定
    ,!

    现在离上次做化疗又过了一个星期了,上次检查时王主任说王秀兰的病情已经得到了控制,应该是药起作用了。

    “恩,小飞我感觉从你给我施针吃药以来,我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好了,要不咱就不去花那个钱检查做化疗了吧?”王秀兰对姜飞说道。

    姜飞一听急了,如果不去医院,他现在也没能力检查出母亲体内病变的细微之处,这样怎么能证明自己的药有效果呢?

    “妈,还是去检查吧,咱现在不缺这个钱,等扩大菜地种植后,我们也会成为有钱人的。”

    “恩,你这孩子,有钱了存起来,以后娶媳妇,你还得在城里买房子呢。”母亲语重心长的说道。

    “城里有什么好,人又多又挤,环境也不好,空气又差,我还是喜欢农村,我们这风景秀丽,空气清晰,我还打算在咱们家这,起个别墅呢……”

    姜飞对母亲说了一大堆,把未来的蓝图描绘出来,听得母亲一直在笑。

    “还真是傻孩子……”

    晚饭以后,姜飞分别给的父母治疗了一次,然后又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开始修炼。

    一夜过去,清凝晨露滴落下来,又是新的一天开始了。

    姜飞如同往常一样,早起在院子里运功练拳。

    等着吃过早饭,他拉着母亲王秀兰又一次上镇子里去。

    中午,人民医院医院。

    此时,接到院长命令的王池王主任,正在办公室里焦急的等待着姜飞他们的到来。

    因为上次的药方,医院里的领导超乎想象一般关心。

    这不,今天就是王池和姜飞他们约定检查的日子,看王池那样子比周围的病人还要着急。

    终于,差不多吃饭的时间,才迎来了姜飞母子的到来。

    这次也是他亲自给王秀兰做的检查,随即立刻请两人上楼。

    做完检查后,王池对姜飞说:“你们今天先别去做化疗,等着结果出来看下具体情况再做决定,毕竟化疗做多了对身体不好。”

    姜飞暗自点头,看起来还是有效果的。

    王池见母子两要离开,连忙上前说道:“你们就在这等就可以了,我办公室平时也很少有人会来,正好我们也可以聊一聊。”

    “恩,那就谢谢王主任了。”姜飞陪着王秀兰,到了王池的办公室。

    “如果这次的检查结果显示出你母亲的病向着良性发展,那么以后就暂停做化疗,一个月再来检查一次就行了。”

    “恩,那太好,谢谢王主任。”王秀兰激动的道。

    “对了,你上次写的那个药方,经院里研究认为那药方存大很大的隐患,不适应人正常使用,不知道你们怎么会……”

    姜飞道:“这个方子只是一半,另一半我忘了带来。”

    王池若有所思,点了点头。

    没过多久,检查的结果出来了,王池看着报告,脸色都僵住了,这一次,癌细胞有少了很多。

    “王主任……王主任……”

    姜飞看着已经呆了的王主任,上前摇了摇手,然后低头看着结果,会心一笑。

    “妈,咱们走吧。”

    王池这才回过神来,伸出手道:“慢着!”

    “姜飞先生,我想看看你的药方,现在就看!”

    姜飞咳嗽两声,道:“王主任,不好意思,我真的没带,而且给我方子的人,不准我给其他人看。”

    王池脸色一变,正要说什么,姜飞便拉着母亲走了。

    他能感觉到,只要再继续用传承的针灸治疗,加上中药辅助,母亲的病可能就痊愈了。

    王池追到了医院大门口,但早已不见姜飞和王秀兰的身影……

    回家的路上,姜飞骑着摩托车,心情无比的轻松。

    姜飞家里,姜德仁杵着姜飞给他做的拐仗在院子里纳凉,看到姜飞和王秀兰这么快就回来了,好奇的问道:“小飞,今天你们回来的怎么那么早?”

    不等姜飞回答,王秀兰已经抢先说道:“老头子,以后我不用再去做化疗了。”

    “啥?什么意思?”

    姜飞向父亲说了今天在医院里的事情,姜德仁听完不住的说道:“那就好,那就好……”

    “我差点忘了,刚才周富说今天下午村里开群众讨论会,讨论你租地一事,让你过去一下。”姜德仁说道。

    “行,爸我现在就去。”

    村委会公房,姜飞刚走到门口就听见从里面传出混乱的声音,各抒己见,乱七八糟的就跟菜市场一样。

    “那块荒地有什么用,自己的都种不过来。”

    “是啊,都荒了那么多年了,平时大家都在里面放牛马。”

    ……

    姜飞听到这些,不禁愕然:“这是怎么回事,不是说讨论我租那块地的事吗?”

    他却不知道,前段时间镇领导发现,很多村的耕地面积和实际上报的不符,却还领着原先上报的良种补贴。

    “大家静一静,这地总不能一直空着,那是浪费资源,镇了领导说了,耕地如果再空着,以后的良种补贴就不发了。”村会计崔成平说道。

    姜飞听道这,心里一喜,嘿嘿!看来这次租地还真是一个好机会,就不知道价钱会是多少一亩。

    接着崔成平的声音又响起来了:“如果没有人承包,那我们就会将这块地平均分配到每一户村民头上。”

    村会计说完,会场下面又是一阵哗然,他们现在种的地虽然不多可也不算少,最重要的是种地根本就赚不到钱。

    周富见会场的情形,想来应该是没有人会愿意出来租下这块地,他就准备先替姜飞应承下来。

    正待他要说话的时候,看到姜飞也在下面人群里,此时两人的目光刚好碰上,周富对着他点了点头,示意他可以提出租地的事情了。

    “咳咳,租这块地,一年要多少钱啊?”姜飞的声音在人群里响起。

    众人一时安静下来了,这还真有人租啊,大家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过去,见是姜飞时,都十分的惊讶。

    姜飞家里条件不好,这是村里谁都知道的事情。

    “小飞,你家现在的情况,怎么种的过来那么多地?”张婶说道。

    姜飞嘿嘿的笑了笑大声说道:“我只是问一问,太贵我就不租了。”

    他这话看似在回答张婶,其实他是对着村子里那几个主事人说的,如果能低价租下这块地,那不更好,毕竟自己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