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章 废了你
    ,!

    女人上前,将一只胳膊,搭在了李大山的肩膀上。

    “大山哥,这是怎么了?”

    李大山没有说话,李兰香红着脸,问道:“大山,这就是你在外面养的女人吗!”

    “才不是呢,我和大山哥只是生意伙伴,来谈生意的。”

    女人一边对着李大山撒娇,一边说道。

    李大山道:“是啊,我的客户,来这顺便洗了个澡。”

    任谁都看得出来,这就是一对奸夫**,李兰香万万没有想到,这个时候了,李大山还不承认。

    “洗澡,犯法的吗?”女人伸着一个指头,在李大山身上戳。

    这语言和动作,完全就是向李兰香示威。

    “琳琳,你先进去。”李大山拿住了女人的手,从自己身上放了下来。

    “哼,好,刚才还没谈完呢,人家想死你了,先回房间等你了,快点哦,别让我等太久。”

    琳琳咬了一下嘴唇,在李大山的脸上吻了一口,转身扭着柳腰,大摇大摆的走了回去。

    “李大山,你对得起我吗?你母亲生病时,你电话也不接,给你发了那么多信息,也没有什么消息,你母亲临死之前想见你最后一面也没见到,带着遗憾离开人世……”

    李兰香的声音越说越大,似乎要把这些年所受的委屈全都说出来,她看着李大山,双目仅仅盯着她,眼神由痛苦变成愤怒。

    “李大山,那件事是不是你让人做的,你说!”李兰香吼道。

    李大山看着李兰香愤怒的样子,又看向了站在一边的姜飞,他认为这整件事从始至终都是姜飞在里面从中作梗。

    “兰香,你也知道你的身体,我可是个正常的男人,什么都不能做,而且连个儿子都生不了,要你有什么用呢!”李大山略带怒意的说道。

    “你……当初结婚的时候你可说过不在意这些的。”李兰香恼道。

    李大山脸色一变,道:“当初我还以为你是试探我的,谁知道你真是个石女,男女之事都不能做,那结婚又有什么用,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啊!”

    “好一个男女之事,原来你娶媳妇就是为了做那事,那你还不如在外面天天做大保健算了。”姜飞嘲讽道。

    这李兰香也没有什么对不起李大山的,他老妈去世都是李兰香忙前忙后,这个所谓的孝子当时又在哪里了,听着这些,姜飞觉得这李大山真的太不是男人了。

    李大山狠狠的瞪了一眼姜飞,要不是因为他就不会发生现在的事,所以他要把所有的怒气都出在了姜飞身上,李大山恶狠狠的瞪着姜飞叫道:“臭小子,让你多管闲事,老子打死你!”

    他说着拳头就已经向着姜飞打去,李兰香见状立刻上前挡在了姜飞身前,砰!的一声,拳头打在了李兰香肩上。

    李兰香被这一拳击倒,直挺挺的向后面倒去,姜飞眼疾手快一把抱住了她。

    “兰香姐,你没事吧?”姜飞急切的问道。

    李大山看到李兰香挡下了这一拳,脸上怒意更甚,大骂道:“还他妈说我,你们两个又是什么关系。”

    说着,身体向前迈出一步,右脚踢出,向着姜飞的胸膛急扫过去。

    他在工地上那么多年,自然是有把子力气,要是普通人被他踢到,不受伤才怪。

    姜飞对李大山早已忍无可忍,这家伙本来就没有什么理,现在还想诬陷自己,更是愤怒不已。。

    姜飞一只手抱着李兰香,另一只手轻轻抬起,挡在了身前,李大山踢来的那一脚,被他手抓住,随后用力一拉,右脚踢出,向着他的肚子上狠狠的踹去。

    砰!

    李大山完全没想到,抱着李兰香的姜飞都那么厉害,在没有防备之下,直接被踢飞了出去。

    转眼看去,李大山已经躺在地上,抱着肚子在那哀嚎,一边嚎叫一边叫骂着:“妈的,居然敢打我,老子一定要弄死你,小子,你死定了。”

    看到李大山这个时候还敢嚣张,姜飞放下李兰香,慢慢的走过去,伸出手掐着大山的脖子,他这壮汉居然被姜飞直接把提了起来。

    啪啪啪的,又甩了他几个耳光。

    李大山被姜飞打的眼冒金星,牙齿顺着鲜血从嘴里吐了出来,呸的一声,直接吐出两颗牙齿。

    看来姜飞下手还真不轻,就这几下直接把他的牙齿都打掉了。

    “说!昨晚是怎么回事?”

    “什么昨晚,我不知道……”李大山继续在那里装傻充楞道。

    姜飞冷冷看着他,嘴角泛出一丝微笑道:“不说是吧。”

    蹦!

    姜飞直接拎着李大山,向着旁边的墙壁就扔了过去,一声巨大的响声,透彻房间。

    扔完李大山之后,姜飞走过去,淡淡的说道:“你还是不说是吧,那就没必要说了。”

    姜飞拎起旁边的凳子,准备给李大山来一下狠的。

    看到姜飞这样,李大山顿时怂了,要这样被打下去,不被打死才怪,慌忙叫道:“别……别打了,我说。”

    原来李大山在外面赚到钱了后,在摇一摇里面约一约,后来遇上了一个毕业没多久的女大学生,两人一拍即合,你侬我侬,直接就同居在一起。

    后来琳琳得知李大山已经结了婚,就要求李大山和他的妻子离婚,他为了不让自己赚来的钱在离婚时无端分走一半,就设计把李兰香迷晕,然后交给光哥,接下来的事情就如姜飞他们所知的那样。

    李兰香听完,泪流不止,她想不到自己所托之人心肠竟然是如此恶毒,她也看开了,既然已经没有了感情,那又何必勉强在一起。

    而且这李大山明显就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家伙,只为了男女之事而活,那么和他在一起又有什么用。

    她走上前去,看着李大山,眼中露出一丝无奈,淡淡的说道:“我就当你已经死在外面,从此以后我两再无任何瓜葛!离婚协议到时候拿来我签字就行了。”

    “滚吧,以后不要让我在见到你,不然就废了你,让你一辈子当太监。”说着,姜飞对着李大山的肚子又狠狠的踹上了一脚,带着李兰香离开了明月小区。

    看着不时擦着泪水的李兰香,姜飞说道:“兰香姐,想哭就哭出来吧。”

    “小飞,没事,姐已想开,只是以后就真的是一个人了。”

    姜飞看着李兰香那落寞的表情,笑了笑说道:“兰香姐,你不是一个人,以后不是还有我吗?”他顿了顿接着又说:“我们是一个村子的,有事就应该相互照应的啊。”

    听着姜飞的话,李兰香心里升起了丝丝暖意。她冲着姜飞点了点头道:“谢谢,小飞。”

    “而且你这石女真的不是什么大事,我有办法给你治疗。”

    “真的吗?”李兰香的眼中闪动着丝丝光芒,要知道这病可是一直困扰着自己,当初李大山说的信誓旦旦的,结果还不是在意这东西,现在想想,估计没有哪个男人不在乎。

    “咱们先回家,这病我要仔细研究以后,给你治疗。”

    姜飞带着李兰香,拿了早上买的菜种,骑着三轮摩托车离开了镇上。

    黄昏,落日余辉撒在地上,车子和人的影子拉的老长老长。

    “爸妈,我回来了。”一到家姜飞就冲着屋里叫喊着。

    王秀兰听见声音出来,看到姜飞三轮车上装满了货物,不由奇怪,怎么买那么多东西,走上前仔细一看,除了一些日常生活用品外,其余的全部都是各式各样的菜种。

    回家后,姜飞把李兰香的事和父母简单的说了一下,王秀兰听完叹了口气道:“小飞,兰香也是个可怜之人,以后有什么事能帮就多帮着一点。”

    “恩,对了,妈明天我想找村里的人,把刚租那十亩地翻一翻。”

    王秀兰听完姜飞这样说,放下了碗筷语重心长的道:“小飞找人做,那要花不少钱吧,要不咱们自己慢慢的翻地。”

    “慢慢的翻地,没十天半月的不行,还不如早种上早产生收益。”姜飞在补充道。

    姜德仁点点头,道:“小飞说的对,时间不等人,花点钱也是应该的。”

    王秀兰想了想,白了两人一眼,道:“行了,就你父子俩明白!快吃饭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