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章 逍遥步
    ,!

    这些水里都带有少量的灵气,要是浇的多了,蔬菜容易加速生长,让人知道了,还真不知道怎么解释。

    “恩,知道了。”李兰香答道。

    姜飞把瓢递到了李兰香手里,道:“兰香姐,你来试试。”

    他看着李兰香浇了一会,都跟自己告诉她的那样,没有出错,姜飞放下心来,道:“行了,天色不早了,今天就到这吧,下周再来。”

    “好吧。”李兰香应了一声,帮着姜飞把浇水的工具,收到地边盖的房子里,跟姜飞说道:“小飞,没事我就先回去了。”

    “兰香姐,我也要走了,我们一起吧。”姜飞把水车放地里,牵着牛陪李兰香一起向村里走去。

    回道家中,姜飞得赶紧修炼了,传承里面可说了,炼到最后,飞天遁地,移山倒海,无所不能,现在自己施展春风化灵术,时间久了都累的不行。

    要到传承里说的那个境界,按照现在的速度,不知要炼到何年何月,姜飞心里产生了紧迫感。

    紫气东来,早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向大地,万物复苏。

    姜飞醒来,伸了个懒腰,昨晚又在武道传承里,看到了一门轻身步法,九宫逍遥步。

    九宫逍遥步,分九段,以伏羲先天八卦为基础,随其方位走向,配合洛书九宫格,炼至大成,可把天地划为九宫格局,在其中行走,一步万里,仿若瞬移。

    姜飞起来之后,开始练起了九宫逍遥步,第一阶段,风中轻舞。

    姜飞按照先天八封方位,在院子里走了起来,刚开始经常出错,走不了几步又全乱了,弄得他都想放弃了。

    想想无拘无束,在天地中行走,那种拉风的感觉,他又坚持了下来,万事开头难,先人创造出的功法,他就不信自己学不会。

    他坚持在院子里不停地走着,乱了再重来,一会就汗流浃背,气喘吁吁了。

    叮铃铃!一阵电话铃声传了过来。

    姜飞走到放衣服地方,从口袋里拿出了手机,打开一看,是一个陌生的电话,这会是谁呢?

    本着接电话不要钱的想法,姜飞接通了电话,这才知道,原来是那个叫做欠揉的小妞叫人送树苗来了。

    姜飞微微一笑,挂了电话,就急急忙忙的向村口奔去,路上不自觉的用起了,刚开始学的九宫逍遥步,差点让他栽了一个跟头,幸好用手扶住了墙。

    他拍了拍手上的灰尘,手掌都被墙磨破,还映出丝丝血迹。

    呸!姜飞吐了一口唾沫,道:“妈的,看来是炼功太投入了,以后可得小心,别走火入魔就遭了。”

    姜飞来到村口,一眼就看到了送树的人,还有旁边的树苗,靠!这么小的树苗,五百棵怎么就这么点,这真是想要坑死自己的节奏啊。

    “你好,我是姜飞。”姜飞迎了上去,看着送树苗的中年人说道。

    那中年人,上下打量了姜飞,伸出了右手和姜飞握了一下,然后说道:“姜先生,赵总买了这些树苗,让我们给你送过来,你确认一下。”

    “哦,好的。”姜飞淡淡回应了句,随意瞄了一眼,至于吗,不就是一点树苗。

    他弯下身,拿起一棵树苗,比了一下,就手指头粗点,这……这要什么时候才会结果,姜飞彻底懵了,顿感无力。

    “姜先生,需要我们把你送到家里吗?”中年人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姜飞仔细看了下树苗,就两小捆,每棵树苗的根上,就包了一小点泥土,这没多重,自己轻松就可以拿走了。

    他对中年人说道:“行了,你就放这吧,我一会自己拿回去。”

    这该死的赵倩柔,有机会一定要狠狠的揉一下,生怕自己赢了,不仅用了难于结果的树,而且还用这么小的树苗。

    姜飞见四下无人,他手对着地上一挥,把所有的树苗收进了神农鼎里。

    收走树苗,姜飞回家拿了农具,就向着烟霞山上行去,他要去灵泉谷,把这些小树苗全部栽种下去。

    轻车熟路,步履轻盈,他很快就来到了灵泉谷外。

    姜飞转身,向远处看去,云海茫茫,山峦叠嶂,不由得让他想起了,第一次自己来到这的艰难。

    今天再次上来,比往日轻松了许多,看来这练功还是有很大好处的。

    他破开幻阵,进到谷里,每次来这都有不同的感觉,这悠悠山谷,鸟语花香,犹如一处世外桃源,让他身心格外的轻松舒适。

    要是在这炼功,效果肯定比在外面好的多,灵气充足不说,还分外的宁静,他稳定了一下心神,炼起了九宫逍遥步。

    一步,两步……九步。

    啪!的一声,姜飞满头大汉的摔到了地上,此时他心里无比激动,终于按照功法走完了一遍。

    “成了,终于成了,哈哈哈……”姜飞站起身来,放肆的笑着,就刚刚的那一瞬间,自己直接几秒百米,这速度,要是参加运动会,哪有那些老外什么事。

    姜飞激动了一嗅,等我这炼成了,看欠揉那个小妞怎么跑!

    随后又修炼了一次,却是再也没有成功。

    “算了,估计刚才也是运气好,瞎猫撞上死耗子,还是先种树吧。”

    从神农鼎里拿出锄头,姜飞开始在灵泉谷里忙碌起来,骄阳似火,毫不留情的炙烤着山谷,仿佛一个巨大的蒸笼,罩的人透不气来。

    谷中小草,卷着叶片,无精打采的低垂着,毫无生气,风也不知躲哪去了,姜飞大汗淋淋,顺着脸颊滴落,伴着泥土融入大地。

    他用手擦了一把汗水,嘶!姜飞痛得吸了口凉气。

    今早,擦破的手皮,在汗液的侵蚀下,火辣辣的疼,他赶紧用春风化灵术,对着擦破的地方,来降低伤口的温度,以此减少疼痛。

    姜飞看着自己的手,瞪大了眼睛。

    奇迹的一幕出现了,只见他破了皮的地方,像被霜冻一样,慢慢的结起了疤,渐渐的疼痛消失,有一点淡淡的酥痒。

    接下来,姜飞用指甲刮起结的疤,轻轻一撕,留下了嫩白肤色,那被擦破的地方已经全好了。

    “这……这春风化灵术,竟然还可以这么用,那我不是可以……”姜飞颤抖着嘴唇,他被自己新发现的能力惊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