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章 嚣张的主任
    ,!

    就这样一直昏迷了几天,人越来越消瘦,就在他们夫妇急得不知所措时,小雨终于醒了过来,可醒来后,对发生了什么事,什么也想不过来,一无所知。

    她在医院里躺了快两个月,才恢复过来,他们本来以为没事了,没想到第二年生日后,又是这样,而且比上一次要严重些,小雨脸上出现了一些淤青之色。

    以后每年都是如此,每次小雨过生日的时候,他们都是提心掉胆的,有两次在小雨生日那几天,他们一直陪着她寸步不离,可情况还是如此,一年比一年严重。

    他们也四处求医,希望能找到解决的办法,这次来上宁,最主要的还是求医,他们已经把小雨的学籍也转了过来。

    这一次是小雨十八岁的生日,也是最严重的一次,他们担心女儿过不了这一关,阮心妍边说边低泣着。

    孙宏儒和姜飞听完,都皱起了眉头,这是什么病,每年都发作一次,还都是在生日后。

    他们想破头皮,也想不出个所以然,看来只能等见到人在说了。

    市人民医院,一辆豪华轿车开了进来。

    这车正是苏学正夫妇的,他们下车后一起进了住院部,来到重症室201号房门口。

    这时,里面走出来一个戴着眼镜,三十岁左右的男人。

    看到这人,阮心妍连忙上去问道:“赵主任,我女儿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她现在情况不太好,生命迹象一直很弱,现在医院正在研究下一步的治疗方案。”赵主任说道。

    阮心妍听完,忧心忡忡,道:“赵主任,我们带来了一个中医,想让他看一下。”

    赵主任名叫赵志业,著名的综合性医师,刚从国外回来,他对神经科有着极深的造诣,在上宁市人民医院,神经科当任主任一职,目前是苏雨灵的主治医师。

    赵志业目光看向了孙宏儒,眼中露出了询问之色。

    “这位是孙宏儒大夫。”苏学正赶紧上前介绍道。

    随后,他又介绍了赵志业,并告诉孙宏,他是苏雨灵的主治医生。

    “孙宏儒,没听说过。”赵志业淡淡的道。

    他是西医界的精英,对中医一向敌视,看不起,觉得中医的汤汤水水,根本起不到治病的效果。

    赵志业认为,人体在西医面前,已经毫无秘密可言,骨骼血肉脏腑,在西医地器械下,一目了然,就连细小的真菌,都能通过西医设备看的清清楚,这些是中医完全做不到的。

    他看向孙宏儒,目光充满了不屑,这不会是哪里来的老骗子吧。

    “苏先生,你女儿的情况,现在很不好,我不希望无关人员进去打挠到她。尤其是那些自以为,很了不起的中医。”赵志业说着,眼睛瞟了孙宏儒一眼。

    孙宏儒气的吹胡子瞪眼,重来都是人家救着他去看病,没想到有一天被个晚生数落了。

    “年轻人,说话别太冲!”孙老也不是一个可以忍气吞声的主,他掷地有声的说道。

    孙宏儒哼了一声,推门就要向病房进去。

    “你干什么?病人出了什么事,你能负责吗?”说着,他拦住了孙宏儒的去路。

    阮心妍夫妇看的干着急,最后还是苏学正开口说道:“赵主任,孙大夫进去只是看看,应该不会有什么事吧。”

    赵志业看了看苏学正夫妇,见他们眼中都是同样的神色,最后无奈,只得说道:“行,你们要进去,也可以,不过出什么事我们医院可不负责。”

    他让开了门,不过还是着进去了,他虽说不管,可还是不放心,看着孙宏儒暗暗道:“老骗子,看我怎么揭穿你。”

    “咦!”

    刚一进门,看到病床上躺着的女孩,姜飞就轻咦了一声。

    几目光转向了姜飞,疑惑的看着他,以为他有什么发现。

    姜飞见几人的样子,面露尴尬,指了指床上的人说道:“没什么,只是看到熟人了。”

    苏学正夫妇更加疑惑了,他们家一直住在京都,就是最近这段时间,在自己女儿要发病前,才来到了上宁市的。

    “你认识小雨?”阮心妍看向姜飞,不确定的问道。

    姜飞点了点头,得意的说道:“前些天,我来市区买东西,刚好遇到一个被绑架的女孩,顺便就来了次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啊!原来是你,谢谢你那天救了我们家小雨。”阮心妍感激的说道。

    “没什么,刚好遇到罢了。”姜飞摆摆手,很是谦虚的说道:“你们还是先看病吧。”

    孙宏儒来到床前,把手搭在了苏雨灵的腕脉上,眉间紧锁,查看了会,站起身来,轻轻的摇了摇头。

    唉!叹息了一声。

    姜飞听到孙老的叹息,不由凑上前去,怎么回事,额头怎么隐隐会有一股黑气。

    “怎么样?”阮心妍见孙老站了起来,赶紧上前问道。

    孙宏儒没有回答,看向了姜飞,道:“小飞,你上去看看。”

    “等等,他又是什么人?”赵志业上前阻止道,目光却看向了苏学正夫妇。

    苏学正夫妇,也不知道姜飞是做什么的,不过既然他救过女儿一次,也就没有阻拦。

    姜飞见苏学正,还站在挡自己面前,他轻轻一推,直接忽视了赵志业,走到病床前,伸手搭在了苏雨灵脉上,查看了起来。

    靠!怎么会这样。

    姜飞凝重的站了起来,退到了孙宏儒身边。

    “怎么样,你们看过了,到是说说是什么病,怎么治?”赵志业一脸不屑,对着孙宏儒说道。

    他就不信了,孙宏儒就那样,用手搭一下,就能知道是什么病,找到治疗的方法。

    孙宏儒对赵志业的挤兑,还真没办法,他虽然看出病人的情况,脏腑衰竭,精气极少,生命力再减弱,可一时想不到治疗的方法。

    他现在只能做到让病人保持现状,不再向坏的方向恶化,不过这只是暂时的办法,不是长久之计。

    “小飞,怎么样,有什么发现。”孙宏儒问向了在一旁愣神的姜飞。

    姜飞此时心中惊起了滔天大浪,当他摸到苏雨灵的手时,神农鼎里的声音再次响起。

    “小子,你运气还真不错,这个小姑娘,就是我跟你说的九灵之体,不过现在,差不多快废了。”

    “那她这是怎么了。”姜飞在心中对神农问道。

    “这女孩应该是被邪教之人用过邪术,把他精气神全被吸走,五脏衰竭,要是那人修为再高点,这女孩已经香消玉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