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章 对赌
    ,!

    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声,响彻在医院的走廊里,阮心妍扑在丈夫的怀里,忍不住放声的哭了起来。

    “不会的,不会的,一定还有办法。”苏学正不甘的说道,他的目光扫过在场的几个人。

    “哎,我们也没办法!”赵志业说道。

    “我有办法治疗。”姜飞道。

    随后连忙捂住了嘴,暗骂道:我擦,我怎么说这话,我没说过啊。

    “你……你是什么人,医生吗?”赵志业瞄了一眼这小子,这二十多岁的年纪,要是学医的话都还没毕业呢,居然敢说出这种大话来。

    姜飞不屑的看着赵志业,摇头不语,自己都不知道,这家伙有什么嚣张的资本,不就是一个小医生吗?

    仿佛是遇到救命在稻草,阮心妍上前,紧紧的抓住姜飞的手臂,不停的说道:“你真的有办法?求你救救我女儿。”

    她现在也是病急乱投医了,也不管面前这个人多年轻,反正只要有一线生机就行。

    “阿姨,你先放开再说。”姜飞被这样抓着,实在是苦不堪言。

    “小子狂妄。”赵志业对着姜飞说道:“我问你,你有行医资格证吗?”

    “没有!”

    “那你是医生吗?”

    “不是!”

    “既没有行医资格证,又不是医生,你就敢说这话!”赵志业一连串的问话,把姜飞问的一愣一愣的。

    靠!

    救人,哪来那么多讲究。

    姜飞不爽了,他讥讽地道:“谁说只有医生才能治好,而且你们西医那套东西,对她的病情屁用没有,要治好她,只能靠我们中医。”

    “就你,还中医,别搞笑了,行不行?”赵志业看着姜飞露出嘲笑之色。

    他根本就看不起中医,而且中医但凡要有成就,都是一些老者,这小子才几岁,说会中医不是吹牛是什么?

    “亏你还是华夏人,这就是你的无知了吧。”姜飞直接无视他,一脸不屑。

    “我行医那么多年,还没见过那么猖狂的小子,说我无知,你懂什么。”

    赵志业气愤难平,自己行医那么多年,能当上主任这个职位,这一身医术自然不用说,哪个见到自己不是客客气气的,这一个小屁孩居然敢嘲讽自己。

    姜飞瞪着他说道:“无知者无畏,中医几千年的历史,博大精深,任何人能管中窥豹,学到一点点医术都能成为一方名医,岂是你们这种格式化教育出来的西医能比的。”

    学西医的,全部都是用一样的教材,机械的考试,死记硬背,哪有中医这样活学活用,一种病有很多种治疗方法,哪像西医就是吃药吃药。

    “你懂什么,这是科学发展的结果,你那些东西要是比得过,那为什么现在那么多人都是看西医。”赵志业道。

    “这就是无知的表现。”姜飞悠悠的说道。

    “你……”赵志业快被气糊涂了。

    姜飞下巴一扬,嘲讽道:“切,一个白痴而已,敢不敢和我打赌。”

    “怕你不成,赌什么。”赵志业咬牙切齿的说道。

    姜飞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道:“刚才你也说了,病人你们无能为力,而我却可以治好,我们就以此为赌。”

    赵志业仿佛听到了最好的笑话,根据他所学的知识,苏雨灵这种情况,根本不可能治好。

    “好,我赌了。”赵志业当即答应了下来,等着姜飞。

    “那是不是立个赌注?”姜飞的声音淡淡响起。

    “可以。”赵志业道。

    “别说我欺负你,赌注随你提。”

    “好!要是你治好她,从此以后我再也不行医,要是你治不好,那就别怪我了,非法行医,致人死亡,你就等着坐牢吧。”赵志业愤恨的说道。

    这姜飞没有行医资格证,要是没治好这病人死了,那么他就洗干净屁股进去呆着吧,想到这里,赵志业脸上泛着丝丝冷笑。

    “好!”姜飞淡淡的说道。

    居然还想让自己进牢里面去呆着,你这主任那就准备下岗吧。

    苏学正夫妇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们,听到姜飞说可以治好时,脸上露出了激动的神色。

    “这……先生怎么称呼?”苏学正走到姜飞面前问道。

    姜飞看着他,平静的说道:“我叫姜飞,叫我小飞就可以。”

    “小……姜先生,你真能治好我女儿。”苏学正激动不已,拉着姜飞的手不停的握着。

    医院已经无能为力,这个年轻人却说有办法治,这让他不得不重视起来,不管怎样,他愿意一试。

    “可以,不过我需要三天的时间准备。”姜飞说完,眼睛看向了孙宏儒。

    哈哈哈!

    赵志业不屑的笑了起来,道:“三天!病人能否坚持……”

    忽然,一个冷冷的眼神瞪了过来,他知道自己说错话了,赶紧闭上了嘴巴。

    这时,孙宏儒说了起,他道:“这几天就交给我来吧。”

    “那就麻烦孙大夫了。”苏学正恭敬的说道。

    孙宏儒率先走进了病房,其他人跟随其后,来到了苏雨灵的病床前。

    只见孙宏儒,从一个包里,拿出了银针,飞快的向苏雨灵头上,和四肢上扎去,然后,他用手轻轻的弹动针尾。

    嗡……

    银针不停的抖动,发出了轻颤声。

    嗯,姜飞看的一惊,竟然是五形封神针,这套针法,他也看过,只是孙宏儒使出来,缺少灵气,降低了效果,不过延迟几天还是可以的。

    “好了,这几天银针不要拨下。”孙宏儒站起身来,对着旁边的苏学正说道。

    这时,连接在苏雨灵身上的检测仪器,数据平稳了下来。

    这一幕,看得赵志业,目瞪口呆,就那么几根针,就让苏雨灵的病情,稳定下来。

    “恩,一定会的。”苏学正一脸凝重的说道。

    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治好女儿,这点要是自己自然是没有问题。

    “好了,我要回去准备了,苏先生,麻烦你看好她。”

    说完,姜飞和孙宏儒离开了医院,留下那一脸茫然的赵志业。

    “小飞,你有把握吗?”孙宏儒担心的问道。

    他看得出来,苏学正的身份不简单,治好了还好,要是治不好,那就真的像赵志业所说,该被拉去坐牢了,这不是害了姜飞吗?

    姜飞看孙宏儒的样子,摆摆手道:“放心吧,孙老,我什么水平你还不知道。”

    这件事,他十拿九稳,现在最关键的是把七星还阳针练好。

    “你小子,好吧,到时叫上我一起。”孙宏儒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