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章 秀色可餐
    ,!

    要是自己在场,帮忙做一点什么,到时候就算出事,也可以拉姜飞一把。

    “这哪能少得了孙老了呢。”姜飞笑嘻嘻的说道。

    他们一起回到了镇上,姜飞从孙老那,拿了几副药就回家了。

    到家后,姜飞忙完身边的其他事,一个人把自己关在房里,修炼了起来。

    ……

    姜飞他们走后,医院的高层也被惊动了。

    他们跑到苏雨灵病房,看着仪器上稳定的数据,一个个面色凝重。

    在知道有人可以治愈苏雨灵时,他们感到这一切都是天方夜谭,于是乎,他们又对苏雨灵,做了全面的检查,最后得到的结果,还是一样,苏雨灵的生命无法挽回。

    一晃,已经是第三天了。

    这天,姜飞和孙宏儒,一起来到了上宁市人民医院。

    他们走上二楼,就看到让人无奈的一幕。

    在苏雨灵的病房门口,站满了不同年龄的人,从他们的对话可以看出,这些人大多是医院高层。

    他们想要看看,这个说能治好病的是个什么样的人。

    当他们看到,姜飞和孙宏儒走过来的时候,他们的眼睛纷纷盯住了孙宏儒,见其一副儒雅的打扮,还真有一种世外高人的样子。

    一人走上前去,对着孙宏儒说道:“你好,听说你能治愈苏雨灵,不知是不是真的。”

    “真的假的,一会不就知道了。”孙宏儒淡淡的笑着,用手指了指身旁的姜飞,对着众人说道:“给人治病的不是我,是他!”

    人们一时窃窃私语起来,都用怀疑的目光,看着姜飞。

    这时,从人群后面,走出了一个中年人。

    “小飞,你来了。”苏学正看着姜飞,眼中充满了期盼。

    姜飞看着他,点了点头道:“放心吧,伯父,不过事先我得说明一些事。”

    苏学正心里咯噔一下,以为姜飞要说不好的事。

    “有什么事,你说吧,我们顶得住。”苏学正看了看身边的妻子说道。他们陪着姜飞走进的病房,

    姜飞见他们样子,明显是误会了,他也不解释,只是略带不好意思的说道:“这个……在治疗的时候,我用针灸,所以一件衣服都不能穿。”

    “啊!”

    阮心妍叫了一声,想到自己女儿,一丝不挂的呈现在姜飞面前,她心里总觉得不是个滋味。

    “这个……伯父,我治疗的时候,不能有任何人在场。”姜飞顿了顿说道。

    要是让别人知道自己是怎么治疗的,那不是露馅了,自己是修真者的事情,可不能让别人知道。

    苏学正只一个愣神,就答应了,道:“行,反正成败在此一举,我还会怕什么,去吧。。”

    姜飞过去把房门锁好,看了看床上的美人儿,虽是病态,也掩饰不住她那绝美的容颜。

    五观精致,红唇娇艳,琼鼻高挻,双目紧闭,长发撒在肩膀两侧,宛如沉睡中的睡美人。

    姜飞走上前去,拔下了上面的银针,随后那仪器飞快的响动起来。

    “真麻烦。”姜飞直接上前,把这些仪器全部都拔了下来,这滴滴滴的叫声,真是让人心烦。

    随后他走到床边,慢慢的脱掉了苏雨灵的衣服,这脱女孩的衣服还是头一回,他双手都有些颤抖,慢慢的脱下去,那洁白的肌肤就露了出来,他不自觉的咽下一口口水。

    玉体横陈,秀色可餐。

    一头乌黑的长发,那洁白的香肩,白如凝脂的肌肤,修长的双腿,和那夸张犹如要爆出来的曲线,直击姜飞的脑袋,让他感觉自己的脑袋都有些火热起来。

    么么呀,怎么这到处都是美女,那个该死的邪修,居然辣手摧花,这么漂亮的妹子,居然只去吸收,不做点什么,真是糟蹋了。

    姜飞自顾自的yy着,口水都要流下来了,直到外面的议论声传来,他才清醒过来。

    他深深的吸了口气,随后看了一眼那正闭着眼睛的美女,那长长的睫毛,似乎都要滴出水来的脸蛋,让人忍不住想上去亲一口。

    姜飞拿出银针,凝气定神,嗖!一根针快速的扎入了苏雨灵的白会穴,接着又是两根针出现在了手中。

    姜飞抬起苏雨灵的脚,分别扎进了脚底涌泉穴,接下来是劳宫穴,最后剩下了,最为重要的两个穴位,下丹田和太阳穴。

    他看着躺在床上的可人儿,口干舌燥,心里产生了一丝悸动。

    啧!

    姜飞强咬了一下舌尖,排出了心中的杂念,屏气凝神,用最快的速度,蹭蹭蹭!几下,最后两针,扎入穴位中。

    他运起功法于指尖,用碎星指分出七股灵气,分别射向七根银针,灵气随着银针进入苏雨灵身体。

    嗡!空间一丝震动。

    七根银针的地方,亮起了光点,七束淡淡的微光,升至空中,如北斗七星的方式,连成一线。

    唰!一阵强光照在苏雨灵身上。

    此时,姜飞大汗淋淋,身躯微微颤抖,他紧咬牙关,不停的输出灵气,嘴角溢出点点血渍。

    苏雨灵枯竭的脏腑,正以惊人的速度恢复着,流逝的生机,也在慢慢的变强,身上发出了蕴蕴微光。

    不知过了多久,仿佛是一个世纪,他看到床上的苏雨灵,面色红润,呼吸均匀,胸前一起一伏,两点如樱桃般,晶莹剔透。

    姜飞知道,这次医治成功了,放松下来,他只觉得全身胀痛,用不出一丝力气,一屁股坐在地上,姜飞赶紧动功恢复着。

    苏雨灵此时,感觉自己好像做了一个梦,梦中,有个色狼对自己又是摸又是捏的……

    病房外面,现在人已经不多,只有苏学正夫妇,孙宏儒和几个值守的医生。

    “学正,我好担心,都这么久了,不会出什么事吧。”阮心妍担心的说着。

    阮心妍心里七上八下的,这个问题已经问了好几遍,她在外面焦燥不安,不时双手合一,口里念念有词,像是在向天祈祷。

    此时,已经是下午,离姜飞进去已有五六个小时了。

    “你别急,我们应该相信小飞。”苏学正轻声的安慰道。

    他外表一副泰然自若的样子,站在那里,手心里却全是汗水,偷偷的掏出了兜里的汗巾,擦了几次,汗巾都变得潮湿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