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章 救醒
    ,!

    这一切全落在了,一旁的孙宏儒眼中,他知道苏学正也很急燥,只是在阮心妍面前,没有表现出来。

    孙宏儒心里也露出担心之色,针灸一般不会要那么长时间,现在他们什么也做不了,只能在外面慢慢的等着。

    呼!

    姜飞吐出一口浊气,站了起来。

    他走到苏雨灵身边,把了下脉,脉搏沉稳有力,身休各项机能匀已正常,这才如释重负的收了银针。

    姜飞重新把苏雨灵的衣服的穿戴好,打开了病房门,走了出去。

    而此时,苏雨灵早已是面红耳赤,不过姜飞却是没有发现。

    咔嚓!

    听到门响的那一刻,外面所有的人都激动了起,目光纷纷的盯着房门。

    阮心妍一见姜飞出来,就立刻迎上前,问道:“怎么样?”

    “幸不辱命,你们女儿已经没事了。”姜飞笑着,淡淡说道。

    听到这话,阮心妍开心的哭了,像是要把心中的郁结,全部哭了出来。

    苏学正看着姜飞,掩饰不住心中的谢意,他走向妻子,道:“走吧,进去看看我们的女儿。”

    他们来到女儿身边,看着脸色红润,还没苏醒的女儿,苏学正不由向姜飞问道:“小飞,小雨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阮心妍俯下身,用手轻轻的抚摸着,苏雨灵晶莹的脸颊,就像是在摸一件稀世珍宝一样。

    “应该很快就会醒来。”姜飞平静的说道。

    苏雨灵眉毛动了动,眼睛缓缓睁开,看着眼前的阮心妍,道:“妈,我……”

    “孩子你好了,你终于好了。”阮心妍开心的哭了起来,泪水滴在了苏雨灵手上。

    “妈,对不起,又让你们担心了。”苏雨灵用手擦着阮心妍的泪水,柔声的说道,她知道自己的这个怪病,每次都让父母担心。

    她却不知道,这次要不是姜飞,她父母将永远的失去她。

    “苏伯父,小雨现在看似好了,不过以后每隔几天,都需要我为她治疗一次,才能彻底恢复。”姜飞对着一旁的苏学正说道。

    苏学正以为,还要像这次一样,脱光了衣服治疗,他钢牙一咬,为了让女儿以后,不用再受这样的病痛,道:“行,没问题,我就把她交给你了。”

    姜飞听得莫名其妙,什么跟什么嘛:“把她交给我,我又不是她什么人……”

    正在这个时候,一阵凌乱的脚步声,出现在病房门口。

    一个个瞪大了眼睛,不敢想信这一切都是真的,他们看到苏雨灵正在陪她母亲说话。

    赵志业看到这一幕,知道自己已经输了,不过为了病人的身体情况,他还是提出再检查一下。

    “你好,苏先生,我们想对你女儿做个全面检查。”赵志业说道。

    苏学正没有理会赵志业,他看了看姜飞,见姜飞点了点头,他才说道:“恩,去吧,我也想知道我女儿现在的情况。”

    得到苏学正的同意,他们对苏雨灵,进行了全面的检查,拿着数据,他们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数据上显示,苏雨灵除了有些虚弱外,与正常人一般无二。

    赵志业怀着复杂的心情,走到姜飞面前,道:“姜先生,我输得心服口服,请原谅我先前冒失,我会尊循赌约的。”

    姜飞看着他淡淡的道:“华夏的医术,数千年的传承,不是科学能够认知的。”

    他一副高深莫测的说着,似乎是在教训晚辈一样。

    赵志业听着姜飞的话,他没有反驳,经过这件事,中医颠覆了他的世界观,让他忽然有一种颓废的感觉,迈着萧条的步发离开了。

    这个时候,一个五十岁左右,中等身材,圆脸,头发稀松的中年人,怀着激动的心情走向了姜飞。

    “姜先生你好,我是这医院的院长齐成仁,我们想请你在医院做一次演讲。”齐成仁面带微笑,满怀期望的说道。

    “不好意思,我现在没空,以后再说吧。”姜飞礼貌的拒绝了。

    他现在可不敢去做什么演讲,人怕出名猪怕壮,真要引来麻烦,把自己搭进去,到时哭都来不及。

    再说了,他现在还真抽不开身,地里的山竹还没长成,和赵倩柔的赌约,像一把刀一样悬在头顶,他还得加快树的生长,哪有什么时间。

    齐成仁听姜飞这么说,脸上露出失望之色,道:“那真是太遗憾了,我们对姜先生的神迹,可是期盼的很那。”

    他想了想,接着又说道:“那不知姜先生,什么时候有空,我们在约?”

    齐成仁不死心,要知道现在医院里面,缺的就是人才,这姜飞的医术,完全当个专家都没有什么问题。

    “这事,到时在说吧。”姜飞带理不理的样子说道。

    这老家伙,脸皮怎么那么厚,自己都委婉的拒绝了,难道他听不出来吗?

    齐成仁看姜飞的样子,他察言观色的本事还有的,要不也不会混到这个位子。

    他向姜飞要了联系方式,引着一帮人离开了。

    病房外,众人都高兴不已。

    姜飞看向了苏学正,伸出手撵了撵,比划了一下数钱的样子,道:“苏伯父,这个……”

    “有什么事,小飞你直说吧。”苏学正疑惑的问道。

    他还真不知道姜飞要干什么?自从听姜飞说,以后每过一段时间,都要治疗一次,想想又要把衣服脱光,他都有雨灵许配给姜飞的冲动了

    靠!

    这是什么人嘛,还京都来的大老板,这都不明白,怎么混到这个地位的。

    姜飞调整了呼吸,看着苏学正道:“苏伯父那我就直说了,你女现在也醒过来了,咳咳,这个我花了那么大的力气,估计要十天半个月才能恢复过来,出诊费用,咳咳……”

    “什么?”

    苏学正皱了皱眉眉头,道:“小飞啊,这个是自然的,你说吧,要多少钱?”

    他希望这姜飞,不要狮子大开口才好,毕竟以后还要治疗很多次,如果是天文数字的话,即便能承受,也怕不能长久。

    姜飞捏着下巴,打量了一下苏学正,这么个京都来的大老板,不坑他一把,对不住自己啊。

    “苏伯父,未免以后麻烦,我一次性收费就行了,这个数你看成不?”姜飞想了想,伸出了自己的巴掌。

    “五十万?五百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