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章 赵倩柔发怒
    ,!

    如果这样的话,那么就只有一个结论,就是陈雪蕊在撒谎,想要再从他身上坑一笔。

    “真是的,你家的老黄牛变成那样,肯定是平时胡作非为,得罪土地爷了,还不去土地庙磕头,跑我家里来干什么。”姜飞无所谓的说道。

    陈雪蕊脸色一变,大骂道:“老王叔都看到了,那天他在旁边山坡上放羊,看到你给我家的牛吃什么东西,才会让它变得那么瘦。”

    山坡,这下姜飞想起来了,他家好像旁边真有个山坡,要站在那里的话,的确可以看到陈雪蕊家的牛棚。

    “切,看到又怎么了,我就是去你家牛棚撒了泡尿,它变得那么瘦关我吊事!”姜飞才不可能承认是自己干的,这陈雪蕊母女两个,没一个好人,一天就想要来坑他家。

    “别说不关你的事,赔钱,五万,少一分都不行。”

    这才是真正的狮子大开口,一头老黄牛,都那么老了,居然开口就要五万,这陈雪蕊肯定是疯了。

    “五万,你说的是麻将吗?我看你就是个疯子,谁可以证明是我干的,我路过牛棚难道就是我,我还说是你自己做的,想要来嫁祸我呢。”姜飞反驳道。

    “看来那个科长的儿子也不咋地啊,想要来我这里坑钱,告诉你,门都没有,别以为什么科长就了不起了,我还是董事长呢。”姜飞继续嘲讽道。

    这世界,向来讲究的就是筹码,你一个农村出身的,想要和科长儿子谈恋爱,要是没有点对等的条件,肯定是不行的。

    陈雪蕊想要攀高枝,自然是要先把自己打扮成白富美,现在一身名牌,水果手机,奢侈的包包,那样不花钱。

    她一个月在镇上工作,也就那么点工资,根本不够她的开销,刚好听说姜飞去过她家的牛棚,所以就找上门来了。

    毕竟现在姜飞可是这村子里公认的有钱人,每个星期都有着货车跑来他的地里面拉菜,要说没钱,打死她都不会相信。

    “这用不着你管,少废话,把我家牛弄成那样,赶紧赔钱。”

    看来这陈雪蕊是认定了姜飞把她家的牛弄成那样的,一直在这嚷嚷着要她赔钱,不得不说,这女人的直觉还真是准。

    对于这种开口闭口都是钱的女人,最好的办法自然是拿钱给他,让她闭嘴,不过姜飞明显不会这么惯着她。

    “让我赔钱,小蕊啊,其实我给你钱就是害了你,何况我女朋友在这里,我的钱都是她看管的。”

    姜飞眼睛瞄向了赵倩柔,把这个黑锅扔了过去。

    陈雪蕊怒视着姜飞,随后眼神一扫,看到了正在那里若无其事吃西瓜的赵倩柔,脸上泛着冷笑道:“才刚刚被我给踹了,现在又找到高枝了,听说还是城里来的,你这小白脸当的不错啊。”

    不得不说,这村里对于这些的传播速度还真是快,反正每天大家种完地之后,没事可做,自然是吹牛谈天,而且越说越过火。

    赵倩柔上次开着宝马来姜飞这里,就被大家传开了,说是姜飞被城里的富豪看上了,所以才会这么有钱,而且还是有有钱的老女人包养他的,毕竟也只有那种岁数的女人,才会喜欢包养小白脸。

    不过这看到赵倩柔之后,年龄比起姜飞来说打算几岁,但是也谈不上老女人,不过包养小白脸肯定是难免的。

    赵倩柔放下西瓜,冷冷的看着陈雪蕊,她还正在气头上,靠着这西瓜来压着心中的火气呢,被她这么一说,心中那股火腾腾腾的又燃烧了起来。

    “看什么看,别以为城里来的就了不起,不就是一个捡破鞋的,连姜飞这种人都看得上,也不知道你那只眼睛瞎了。”

    陈雪蕊就像是一只傲娇的斗鸡,正在用她的鸡冠宣告着她有多么的了不起。

    科长的儿媳妇,在镇上其实也算是官宦人家了,可是她想错了,她还不是儿媳妇,而且这赵倩柔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我眼睛瞎,姜飞还是破鞋!”赵倩柔站起身来,一脸寒意的看着陈雪蕊:“那么你不就是破鞋的破鞋。”

    既然姜飞是破鞋,那么陈雪蕊被姜飞所退婚,自然就是破鞋的破鞋了,想不到赵倩柔还真会损人的。

    “为了五万块钱,像一个泼妇一样,不就是一头牛,明天我派人给你送一头来。”赵倩柔冷冰冰的说道。

    “什么牛,那是我的家人懂不懂,生活了那么多年了,是有感情的,反正我不要牛,赶紧赔钱。”

    开玩笑,一头牛才值多少钱,还是赔钱划算。

    “说到底,还不是为了钱,看来你根本就没有证据证明是姜飞做的这件事吧。”赵倩柔道。

    要是陈雪蕊有证据,凭她这架势,估计早就纠集一大帮人来到这里了,那里会一个人来上门要账。

    陈雪蕊不服气道:“什么没证据,老王叔看到了,他就是证人。”

    “那你报警好喽。”赵倩柔翻了翻白眼,这种白痴女人,姜飞原来居然都看得上,怪不得姜飞那么铁公鸡,果然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我告诉你,骚娘们,刚才姜飞说了,他的钱都在你那里,赶紧把钱赔来。”陈雪蕊指着赵倩柔骂道。

    要是报警有用的话,她还用的着一个人来要账吗?

    姜飞就这样看着两人斗嘴,就看到赵倩柔的脸色越来越不对劲,嘴角都开始抽动起来。

    啪!

    只见赵倩柔直接抬起了右手,对着陈雪蕊的脸就是一巴掌上去,被人这么说,还说包养小白脸,赵倩柔怎么可能受得了。

    她最恨的就是别人说她的年龄,明明不到二十五,偏偏还要被人当成老女人,这对于女人来说是致命的。

    怪就怪这陈雪蕊倒霉,嘴实在太贱了,活该被打。

    赵倩柔一巴掌扇完之后,眼中冒着怒火,瞪着她道:“你再说一遍试试。”

    “骚娘们,你居然敢打我。”陈雪蕊不敢相信自己被打了,捂着自己的右脸怒道。

    啪!

    赵倩柔毫不犹豫,又是一巴掌打了上去,她的右脸上面也出现了一个清晰的指印:“有这么一句话,当有人打了你的左脸,那就把右脸也伸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