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3章 村霸雷田
    ,!

    雷田在镇里还有点关系,平时这小偷小摸的,村民都是敢怒不敢言,报警也不可能因为一只鸡就把雷田给抓了,所以这家伙小日子过的还算是滋润。

    “老板,你终于来了,你看这事!”施工队长跑过来,指着雷田道。

    “怎么不早点打电话给我?”张文德问道。

    这种事情,发生了就应该第一时间通知他才对,怎么到自己回来都没有一个电话。

    施工队长拿出自己的手机,无奈的说道:“老板,我电话都打没电了也没打通啊,你的电话一直不在服务区。”

    “张哥,刚才山里没信号,不能怪他。”

    姜飞直接走了过去,问道:“雷田,你要怎么才能让我们修路,这修好路,造福的是全村民,你不是安平村的人吗?”

    雷田笑呵呵的说道:“早听说你小子发财了,没想到还认识大老板,总之片都是我家的,要想修路,给个百八十万来花花。”

    姜飞面色一寒,这家伙还真敢狮子大开口,从他家门口过就要百八十万,要是把他家拆了,岂不是要陪一栋别墅。

    “兄弟,有话好好说,你这上百万的要怕是钱有点多了吧。”张文德微怒道。

    本来他想着,大不了给点钱了事,但这家伙的要价还真是高,虽然百八十万在他眼中不算什么,如果开了这个先河,说不定修到别家的门口,人家又来要钱了,到时候有多少钱都不够花的。

    “知道你是大老板,你那辆路虎就不错,送给我的话,就让你们从这过。”雷田嘚瑟道。

    张文德脸色一变,自己那路虎的价格可是上百万,送给他,脑子坏了才会这么做吧。

    “飞哥,要不我让兄弟们揍他一顿,让他知道一下厉害。”这时候,周豹窜了出来,贱兮兮的说道。

    对于这种村霸,比他们当初都还要嚣张,周豹早就想动手收拾他了。

    要不是答应过姜飞走正道,这雷天就应该躺在地上哭爹叫娘了才对。

    “张哥,这路能不能改道?”姜飞问道。

    既然这家伙非要收钱,那还不如改道,又不是只有你家一条路可以走。

    施工队长拿着设计图道:“这改路的话,要绕一大圈,预算估计要多几十万。”

    这可不是修一小条路,而是要把到村里所有的路全部都修成柏油路,本来价格就高,要是在改道,那就更多了。

    姜飞紧皱眉头,这花的虽然不是自己的钱,但也要为张文德打算一下。

    “周豹,这里人多,找个没人的时候,教训一下他。”姜飞悄悄的说道。

    周豹会议的点了点头,既然姜飞都这么交代了,那么自然是照章办事,先探探这家伙的底,没啥牛的就揍一顿。

    恶人自有恶人磨,姜飞这也算是以毒攻毒了。

    “今天的路就先修到这里,明天再来吧。”姜飞道:“张哥,晚上来我家吃饭怎么样?”

    张文德笑道:“好,好久没吃农家菜了,正好也尝尝伯母的手艺。”

    姜飞嘴角抽搐了两下,他叫自己的妈都叫做伯母,这还真是把自己当亲兄弟啊。

    众人散去之后,那雷田还在那叫嚣着,不给车子就不让过,姜飞恨不得自己先上去给他两下。

    “妈,我带了个朋友回来?”回家之后,姜飞叫道。

    王秀兰擦着手从里面走了出来,看到张文德之后,笑道:“周富都说过了,你带着大老板来,快来坐,快来坐!”

    “伯母,不用那么客气,我自己来就行。”张文德进门之后,直接找了个凳子就坐了下来。

    “伯……伯母?”王秀兰被这张文德的称呼给弄愣住了,看他的年纪,比自己也就年轻个几岁,居然叫自己伯母。

    “妈,张哥是我兄弟,你就别管了。”姜飞道。

    “好好,我去做菜。”王秀兰转身又走进了厨房,最后在里面念叨着什么。

    姜飞看了看自己家,笑道:“张哥,我家比较简陋,你就将就一下吧。”

    自己家的房子,肯定是比不上张文德家里的大别墅,不知道他习不习惯。

    “没事,你张哥当年也是穷苦出身,哪会在意这些。”张文德大大咧咧的说道。

    看着这姜飞家的房子,这种感觉,似乎是看到了当年那个从农村出来的自己,从建筑工人慢慢做起,后来当包工头,在后来包工程,才有了自己现在的家产。

    “小飞,听说你有朋友来了。”门外,姜德仁背着一背篓的中药,从外面走了进来,脚下还都是篱笆,在门槛上蹭了蹭,就把背篓放在了门外。

    姜飞看着父亲,皱眉道:“爸,不是说让你不要再去采药了,怎么又去了。”

    “这人怎么闲得下来,不经常动动,我怕我的腿有变成原来的样子喽。”姜德仁道。

    张文德摆摆手,道:“我爸原来也是这样,让他去城里也不去,就喜欢一天种田收菜,姜飞兄弟,你就别管了。”

    看到姜德仁,这让张文德就想起了自己的父亲,也是一样朴实的农民,总是为了他好,要没有父亲,估计张文德也还在农村里面种地呢。

    “这位是?”姜德仁问道。

    “这是我兄弟,张文德张哥,也是这次修路建厂的大老板。”姜飞介绍道。

    姜德仁擦了擦自己的手,道:“原来是大老板,小飞,干什么让大老板做凳子,赶紧来这躺椅上。”

    这躺椅是姜飞专门给父母买的,就是让他们有时间可以好好躺着休息,平时在屋外纳凉也比较方便。

    “不用了,不用了,伯父你太客气了。”张文德摆手道。

    姜德仁也同样一愣,这叫自己伯父,感觉总是怪怪的。

    姜飞对张文德是一万个服气啊,这么大的老板,居然还自降辈分,让他都不得不高看一眼。

    “来来来,吃饭了。”这时候,王秀兰已经准备好了饭菜,端上桌后,呼唤众人过来吃饭。

    “张哥,饭菜有点简单,比不起你们城里面的大鱼大肉。”姜飞笑道。

    张文德摆摆手,道:“姜飞兄弟,哥我这为了减肥,已经好久没吃到这种丰盛的饭菜了。”

    他媳妇一天就盯着张文德,不允许他吃肉,而且每次都检查他的体重,这就导致张文德要吃肉都只敢吃那么一小点,实在是苦不堪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