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0章 尔虞我诈
    ,!

    姜飞神神秘秘的站在门口,抱着自己的布包,装作什么都不懂的样子。

    “这是我好不容易弄到的,老板,你可别坑俺。”

    他悄悄的露出唐三彩瓷瓶的一角,让王蛤蟆看了看后,又赶紧收了起来。

    王蛤蟆无语,这才看那么一点,鬼知道那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不过他还是看出姜飞手中的应该是瓷器,看他这么小心的样子,还以为是姜飞从哪个墓里面刨出来的呢。

    “我说小哥,有什么进来说,外面太阳挺热的。”

    王蛤蟆把姜飞迎了进来,随后吩咐伙计去泡茶,给两人端了过来。

    两杯香茗,烟雾缭绕,王蛤蟆轻轻的吹了吹,抿了一口,道:“小哥,这下你应该拿出来让我让让了吧,你这放包里,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宝贝。”

    姜飞这才打开布包,拿出那唐三彩瓷瓶就准备递给王蛤蟆,却被他连忙挡住。

    “小哥,放在桌上,我自己来拿。”

    王蛤蟆小心翼翼的,不去拿姜飞手中的瓷瓶,他也害怕这姜飞是碰瓷的,到时候稍微一失手,打在地上,到时候让自己赔上个几百万的怎么办。

    年纪越大,为人越是谨慎,这倒不是胆子小,而是多年的经验放在那里,提醒着自己时时小心,刻刻警惕。

    姜飞想不到这老家伙还挺精明的,不过自己可不是来碰瓷的,而来来坑人的。

    “老板,你看看值多少,别坑俺,俺读书少!”

    姜飞把唐三彩瓷瓶放在了桌上,随后端起茶杯,喝了起来,眼光若有若无的在王蛤蟆身上打量着。

    王蛤蟆则是套上了一副手套,这才拿起姜飞的唐三彩瓷瓶,开始鉴定起来。

    王蛤筌快就看出来这唐三彩有些不对,这是他经手过的,自然记得长什么样子,虽说这外观一样的古玩可能也有,但是连图案,花色,纹路都一样的就不可能有了。

    他慢慢的放下,随后看着那喝茶的姜飞,机警的看着她,眼中有着一丝不解。

    这瓶子真的和他出手卖给林安南的那一对太像了,不过那应该是一对,这姜飞手中只有一个,这就让他有点举棋不定了。

    “小哥,不知道你这瓶子是哪里来的?”

    王蛤蟆并没有说这个是唐三彩,而是说这是个瓶子,为的就是想看看姜飞知道不知道这东西的价值。

    毕竟在这万象街混的,没有几个是良善之辈,很多挖在深山老林之中,挖到什么坟墓的古玩,来这里卖,多半都是三两文就打发了,如果不愿,还恐吓一番,你这是盗窃文物罪,不卖就报警之类的话。

    姜飞端着茶杯,猛的喝了一口大,擦了擦嘴,放下道:“老板,你要买就买,给个价,不买我去别家找找,问这东西来历干什么,我家用来当尿壶的,行了吧。”

    他这不愿说明来历的话,更让王蛤蟪疑此物的来历不正,不过不管他什么来历,自己能赚钱就行了。

    “小哥,这东西我怎么看着,好像我一个朋友之物,你不会是偷来的吧。”王蛤蟆贼眉鼠眼的看着姜飞,悠悠说道。

    “什么……什么偷来的,这是俺家祖传的。”姜飞辩解道。

    他这闪烁其词的表现,让王蛤蟆更加坚定这东西的来历不正。

    “你没证据别乱说,俺不卖了。”

    说着,姜飞伸手就打算收回这唐三彩瓷瓶,却被王蛤蟆伸手给挡住。

    “小哥,我只是问问,又没说不买,你看,这东西给你三千,差不多吧。”

    王蛤蟆已经认定了姜飞是偷来的这唐三彩瓷瓶,既然是偷来的,估计也不知道这东西的价值,所以打算三千块就打发了,在他心中,这三千块已经是很厚道的了。

    三千,听到这个价格,姜飞心中大骂这王蛤蟆不厚道,人家林安南花了一千万买了两个,换言之就是五百万一个,他这三千块就想买,真是坑死人不偿命。

    “三千,老板,你这是坑人啊,俺为了这东西,还被狗咬了屁股,你看看这裤子都被咬烂了,这东西放在那么好看的柜子里,还是里面最大的一个,怎么可能那么便宜。”姜飞扯着自己的裤脚,叫道。

    王蛤蟆心中暗骂:笨蛋,不识货的家伙,偷东西居然只选个头大的,不知道林安南那里,那幅唐伯虎的话才是最贵的吗?

    其实王蛤蟆也不知道林安南那里唐伯虎的画是假的,毕竟去他那里就一次,而且那画挂的那么远,他一眼也分辨不出真假。

    “那小哥,给你一万,怎么样,这一万可不少了。”王蛤蟆加了点价,想要以此来打动姜飞的心。

    姜飞连连摆手,道:“不成不成,俺老乡可是说了,这是唐三彩,值老鼻子钱了,起码要一千万。”

    呼!

    王蛤蟆直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嘴角抽搐了两下,道:“你知道这是唐三彩?”

    本来以为遇到个棒槌,哪里想到还有什么狗屁老乡,透露了这唐三彩的底细。

    “是啊,俺老乡说的,拿来这里卖,起码可以卖几百万,我寻思着几百万太少了,就一千万吧。”

    姜飞喝了一口茶,嘴角露出一抹笑意。

    想坑小爷,真当我傻吗?一万,今天没个几百万的别想把这东西拿走。

    “你这是狮子大开口啊,最多十万,不卖拉到。”王蛤蟆气呼呼的说道。

    “那俺去别家店看看,刚才奇珍阁的老板可是给我两百万,俺闲低了才没卖的。”

    “慢着,你说奇珍阁那个死瞎子出价两百万。”王蛤蟆抬手问道。

    “是啊,他说他这价格是这条街最高的,你这才出十万,俺看还是他是老实人,就卖给他了。”姜飞点头说道。

    王蛤蟆这下犯难了,两百万,这可不是小数目,不过刘瞎子都出这个价了,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他还是挺相信刘瞎子的眼光的。

    “小哥,你这东西来历不正吧。”王蛤蟆此时还想再绕一下姜飞。

    姜飞抱着唐三彩瓷瓶,收在了包里,道:“你管俺的,俺现在就去卖给那个瞎子。”

    “有话好说嘛,小哥,我这也不是和你聊聊,不如这样,我说两百一十万,怎么样,比他高吧。”

    这唐三彩可是价值五百万,就算两百一十万买来,这赚头也很大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