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4章 法宝
    ,!

    王蛤蟆看到姜飞的长相,终于想起刚才卖自己唐三彩的那个农民,立马就知道这事情的始末。

    “妈的,你坑我……”王蛤蟆轮拳就准备上手,却被宋老爷子叫住。

    “住手,这是宋家,轮不得你胡来。”

    眼见宋老爷子发怒,王蛤蟆收手,叫道:“宋老,这唐三彩就是他卖给我的,没想到这居然是赝品,这算不算诈骗,让他赔我的损失。”

    “老爷子,你唐三彩原本是一对,不过被我打碎了一只,所以只剩下这一个,这原本就是我林叔从王蛤蟆那里买的,这只能算物归原主,不能算骗吧。”

    两人在这叽叽喳喳的解释着,弄的宋老爷子头都晕了,只能让姜飞先说明缘由。

    “小友,你说这唐三彩是你鉴定出来是赝品的。”

    宋老爷子并没有关心这打碎的唐三彩,而是注意到姜飞说他鉴定出这唐三彩的真假,他想知道姜飞是怎么知道的。

    “我猜的。”姜飞道。

    众人无语,这个说法简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猜的,要是那么容易猜,要他们干什么?

    “小友,你可不老实,我们单独来谈谈怎么样。”

    宋老爷子拉着姜飞,直接来到后堂,谁也不知道他们说了些什么。

    等到他们出来的时候,宋老爷子宣布,王蛤蟆那件赝品是他打眼了,愿意赔偿鉴定费给他,此事就此揭过去。

    王蛤蟆本来还在那愤怒不已,刘瞎子却是上前补刀:“蛤蟆,你刚才不是收了郑板桥的墨竹图吗?这才三百万,你也没有亏多少,该把我那三百万赔来了吧。”

    “赔个屁,老子的唐三彩都被打碎了,还想要钱。”

    本来他就亏了几百万,要是在输给刘瞎子三百万,那今天算是彻底的栽了。

    “愿赌服输,小王,在这行就要有这行的规矩。”宋老爷子此时开口了。

    “我。”王蛤蠊想反驳什么,一看宋家众人,知道这宋老爷子一言九鼎,连他都这么说了,今天不赔钱是别想走了,没办法,只能给刘瞎子转了三百万。

    “王掌柜,你那郑板桥的墨竹图,不打算让宋老爷子鉴定一下吗?”姜飞站在宋老爷子身后,缓缓开口道。

    王蛤蟆立马察觉到了不对,这墨竹图可不能在出差池了,连忙说道:“不用不用,我回去找专家鉴定。”

    “小王,这姜飞小友刚才和我说了一件比较有意思的事情,所以我想看看你那墨竹图。”宋老爷子道。

    “老爷子,你别再坑我了,我伤不起啊。”

    王蛤蟆感觉自己掉进了一个深坑之中,从姜飞卖给自己唐三彩,再到刘瞎子和自己叫价墨竹图,似乎都是有预谋的行为,他可不敢再拿出来给宋老爷子看了,要这也是假的,那不是要亏三千多万。

    “不妨,今天老夫只是要解开心中的疑惑,小王你不会这点要求都不答应吧。”宋老爷子道。

    王蛤蟆没有办法,只能把那墨竹图拿了出来,放在桌上,瞬间一大群人就围了过去,大家都想看看这东西到底是真是假。

    “都看完了吧,我可要收起来了。”王蛤蟆想要收起来,姜飞却是一杯茶水倒了过去,瞬间上面的墨迹开始变得浑浊了起来。

    “你妈的,又是你,我要杀了你。”

    王蛤蟆这下真的怒了,就算这是真的,这书画本来就怕碰到水,姜飞这一杯水直接就毁了这画了。

    “等等,给你看个好玩的。”姜飞伸手抓起了画作的一脚,随后用力的一扯,只见这墨竹图在这力道之下,分成了两层,除了被姜飞撕走的那一层,下面还有着另外一幅画。

    “我靠,这是啥,春宫图啊。”

    “牛逼啊,画中有画,这不知道是哪位大家所作。”

    下面那层画,正是古代最受欢迎的一个种类,春宫图,一男一女正在房中做着那事。

    “玄清子!”姜飞看到落款,果然又是那个什么玄清子,这已经是第二次见到了,这个玄清子到底是何人,不过听着名字,应该也是修道之人才对。

    宋老爷子缓缓的走了过去,盯着这幅画,淡淡的说道:“这应该是某位后世的仿造高手,想要借着名家的手笔来扬名,这画笔锋犀利,画作栩栩如生,应该也值点钱。”

    “值……值多少!”王蛤蟆呆呆的问道。

    “要是没被分成两份,价值不可估量,这分开之后,也还能值个百万吧。”宋老爷子道。

    “百万……”王蛤蟆直接跌坐在了地上,本来三千多万的作品,现在只值百万,一时间他气火攻心,感觉脑袋都要炸了。

    “掌柜的,你怎么了。”伙计小强马上上前扶起了王蛤蟆。

    “姓刘的,还有你,算你们狠,我记住了,小强,我们走。”王蛤蟆气冲冲的带着伙计就离开了宋家,顺便还把他那玄清子的画作给收了起来。

    这次的拍卖会差不多就到了尾声,众人也都拍的差不多,尽皆散去,姜飞一行人却是被宋老爷子留下来吃饭。

    宋老爷子是很想知道姜飞到底是怎么看出这些东西的不对,不过姜飞总是闪烁其词,更让他有种高深莫测的感觉。

    “小友,我这里有一物,早年间收到的,不知道你能否看出什么来。”

    宋老爷子吩咐管事,到后面去取了一物过来。

    一柄细长的锈剑,上面铁锈斑斑,布满了锈迹,还有着泥土沾染其上,根本就看不出来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法宝?”脑海之中,只听闻神农说道。

    “前辈,你看得出来这是什么东西?”姜飞问道。

    “这应该是一件金丹期修士的法宝,看上面的杀气,此物应该是杀过不少人,不知道怎么会流落到这凡人手中。”

    金丹期修士的寿元可是很长的,他的法宝居然能流落到凡人手中,想来此物的主人应该是仙逝了。

    “我的乖乖,金丹期的修士都挂了,我这才凝气期,岂不是小命不保。”姜飞道。

    “你这家伙,你可是神农传人,怎么可能那么容易死,你以后的修为可不止金丹期,还要到渡劫期呢。”神农说道。

    要是这个家伙不能渡劫,自己岂不是要一辈子困在这个小鼎之中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