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6章 消毒
    ,!

    姜飞轻轻的这一指,让他感觉胸口都被洞穿了,剧痛无比,冷汗直流。

    “尼妹的,知道小爷这衣服多贵吗?”姜飞拍拍手,衣服的袖子已经被这刀锋给撩了下来。

    后面的人同时愣住了,一个个不敢再向前。

    姜飞一只手,一招就把汹打的毫无招架之力,这还是人吗?

    他们平时打架斗殴也不少,自然知道这汹的实力,疯起来的话连自己人都可能砍的,算是他们这里战斗力最强的一人。

    “怎么办!”有人已经开始退缩了。

    “我们那么多人,一起上,我就不信他有三头六臂,这次的钱可是不少的。”有人说道。

    “那你先上!”

    “你怎么不先上!”

    姜飞看着他们在这里叽叽喳喳的叫着,捏了捏自己的拳头,慢慢走过去道:“你们不上的话,那我上了。”

    只见一道黑影闪过,姜飞的九宫逍遥步发挥到了极致,在人群中左突右闪,只要被他碰到的人,全部都是惨叫着躺在了地上。

    过了一会儿,地上已经躺满了人,一个个在那哀嚎着。

    姜飞这才慢慢的绕过这些人,笑嘻嘻的说道:“雨灵妹妹,这次救你算是免费的,再有下次就要给钱了哦。”

    苏雨灵从旁边慢慢走了出来,看到这满地的鲜血和躺着的人,怯生生的问道:“他们不会都死了吧。”

    她看着这些人一动不动的,以为全部都被姜飞给杀了呢。

    “你这脑子,怎么一天想着杀人呢。”

    姜飞出脚,踢了踢最近一人的屁股,骂道:“没死的赶紧给我滚,不然等下就爬着出去了。”

    “快走!”

    “哎呦!”

    一群人跌跌撞撞的,冲出了这大排档。

    “雨灵妹妹,你看我为了救你,这件那么贵的衣服也被毁了,你是不是该赔给我呢?”姜飞问道。

    “不赔,还不是因为你来这吃饭,才搞成这样的。”

    “那就收点利息。”

    姜飞直接霸气的搂住了苏雨灵的腰间,随后在她的唇上狠狠的亲了一下,那软软的嘴唇,就像是果冻一般q弹。

    “流氓!恶心死了!”苏雨灵飞快的擦着自己的嘴,嫌弃无比的看着姜飞,捏着自己的小粉拳,准备去揍这个大流氓。

    “雨灵妹妹,你说你到底是吃了什么,长得那么嫩,怪不得那么吸引色狼呢。”姜飞意犹未尽的说道。

    噗噗!

    这时候,倒在地上的刀哥吐了两口酒出来,却没有清醒。

    “这里还有一个,你要怎么办,报警吗?”苏雨灵道。

    姜飞摇摇头,道:“报警,那谁来赔我的衣服,弄点水来把他弄醒。”

    “好啊,我去弄!”

    苏雨灵跑到一旁,拿起了一瓶打开的啤酒,咕咚咕咚的全部倒在了刀哥的脸上,一边倒还一边骂:“小白菜,你才是小白菜,你全家都是小白菜,喝酒是吧,喝死你,喝死你……”

    刚才就是这个刀哥,一直逼她去喝酒,才弄成这样,现在罪魁祸首已经被制伏,苏雨灵自然要好好的报复一番。

    随着啤酒洒在脸上,这刀哥终于睁开了双眼,迷糊的看着站在地上的两人。

    “行了,雨灵妹妹陪你喝的酒好不好喝啊?”姜飞阴险的笑着,随后拿起来另外一瓶酒,道:“不喜欢,看来你喝不惯啤酒,那就喝点白酒吧!”

    哗啦!

    一瓶白酒直接倒在了刀哥的大腿的伤口上面,那剧烈的疼痛瞬间就让他彻底的清醒了过来。

    “妈的,你找死!”刀哥骂骂咧咧的说道。

    砰!

    苏雨灵又是一啤酒瓶打了过去,只见刀哥两眼一翻又晕了过去。

    “你干嘛打他啊!”

    “谁让他刚才又骂我!”

    姜飞无语,这小妮子下手没轻没重的,别把人给打死了。

    他伸手检查了一下刀哥的脉搏,还好没死,随后一道灵力射入他的体内,这刀哥又清醒了过来。

    “这次你别动手了,我来问。”姜飞抢过苏雨灵手上的啤酒瓶,防止这家伙的脑袋上再被砸。

    “你……”刀哥摸着自己的头,全身上下疼痛无比,像是被卡车给碾过了一般。

    姜飞随手拿起了一把掉落的匕首,晃着刀尖在刀哥眼前,问道:“说吧,是谁派你来的。”

    “我告诉你,我是黑豹堂的人,动了我对你没好处!”

    “嘴还挺硬。”

    “废话,那人钱财替人消灾!这是规矩!”

    噗呲!

    匕首插到了刀哥的另外一条腿上面,姜飞若无其事的说道:“恩,既然是你们的规矩,那么我也就不问了,插你个三百六十刀就放了你。”

    姜飞一只手拿着匕首,另外一只手却是给这个家伙输送着灵力,这样既能保证他不会死,又能让他好好的享受一下这被捅的快感。

    刀哥冷汗直流,咬牙骂道:“当我怕你,我刀疤强出来混,就没有怕过谁。”

    姜飞把匕首拔了出来,递给了苏雨灵道:“雨灵妹妹,你要不要来插一下,很爽的哦。”

    苏雨灵犹豫了一下,没有拿这匕首,转身向着烧烤架的方向走了过去。

    “我告诉你,我是中医,你身上这些什么经脉啦,血管啦,穴位啦,我都是很清楚了,我可以插你三百六十刀,而不会让你失血过多死亡。”

    说着,姜飞拿出了自己随身携带的银针,道:“我现在让你爽一爽,毕竟我是怕血的人,拿刀子插你老流血也不好。”

    刀疤强差点晕倒,就他还是怕血的人,这捅刀子的技术比他们这些黑帮都要专业好不好。

    银针针尖闪过一道银光,稳稳的插向了刀疤强的穴位之上。

    “啊……”

    这一针,刀疤强感觉比用刀子来捅他还要难受,身上像是被闪电劈中一般,麻中带疼,疼中带酸!

    “第二针!”

    “别,大哥,我错了,我错了。”这一针刀疤强就已经受不了了,要是在来上几针,他不就完蛋了。

    “姜飞,用这个……”

    苏雨灵拿着一块木炭,笑眯眯的说道:“我也怕见血,随意用这木炭,来帮你的伤口消下毒!”

    “小姑奶奶,你就别动手了,什么我都招,饶命啊。”刀疤强看着这轮流想法子对自己的两人,眼泪就已经流了下来。

    早知道就不收钱了,这他妈根本就不是人办的事啊。

    “可是我没有给你消毒,这伤口会感染的,还是消一下毒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