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5章 破伤风
    ,!

    刘明的脚上绑着绷带,正准备做手术,这周燕莉一脚把他脚上的骨头都踩断了,现在正郁闷着,一听要调查自己,脸色顿时变成了猪肝一般。

    昨晚才发生了那些事情,今天就遭到调查,真是应了那句话,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周主任,我们当然知道你是谁,不过现在要调查的是刘明,麻烦你不要阻碍我们办公,不然可以用妨碍公务的罪名逮捕你。”调查人员冷冷的说道。

    周燕莉刁蛮任性,男女关系不清,这些事情早就传遍了,仗着自己有背景就在上宁乱搞,调查组的人怎么可能不知道。

    “我就不信你们敢动!”周燕莉站起身来,挡在他们面前。

    “怎么不敢动,我们已经有确凿的证据证明刘明收受贿赂,并且经营多家违法药店,搜查令已经下来,难道还不能办案,给我带回去。”

    这时候,病房外走出来一人,正是宋建明,一脸冷峻的看着周燕莉。

    “好啊,原来是你们宋家搞的鬼,刘明,你不要怕,我这就回去找我哥哥。”

    周燕莉知道宋建明来,这事情就有点大了,所以只能回去求助他大哥。

    “宋书记,能不能让我做完这个手术,不然我怕这脚废了。”刘明凄惨的说道。

    他看到周燕莉走后,想要拖延点时间,说不定事情有转机呢。

    宋建明平心静气道:“可以,不过你就别抱什么幻想了,你的事周振邦也救不了。”

    医生把宋建明给推向了手术室,宋建明和调查组的人在门外等着。

    与此同时,市长办公室内,周燕莉气冲冲的跑了进去。

    周振邦正在桌子上看着文件,穿着一身西装,眉头紧锁,似乎在思考什么问题。

    看到哥哥都没有理自己,周燕莉直接一巴掌拍到了他的面前。

    周振邦抬起头,不满道:“什么事,那么大惊小怪的。”

    “刘明被调查组的人抓了,这事情别说你不知道!”

    “我知道。”周振邦淡淡的说道。

    作为上宁的头头,要是连这点事情都不知道,他这官就白当了。

    “那你还在这坐着,不想想办法把他救出来,他也帮了我们不少。”周燕莉急道。

    周振邦拿过旁边的水杯,喝了一口水,心平气和的说道:“他的确帮了我不少,不过他的事情已经证据确凿,救不了了。”

    “不行,一定要把他给我救出来。”周燕莉大叫道。

    “燕莉,我知道你对她有感情,不过这事情不能感情用事。”周振邦把水杯放下,解释道:“这事情是宋建明带人调查,怎么可能那么容易让我救出去,你那里有没有刘明和我们联系的证据?”

    周振邦不担心刘明的安全,只是担心刘明被抓别连累自己。

    “没有,我都是按照你的吩咐,暗中进行的。”

    “那就好,那刘明也没用了。”周振邦冷冷的说道。

    周燕莉听到一怔,叫道:“哥,你想干什么!”

    “他知道我们太多事,如果被调查,为了争取立功表现,我就不信他不说。”周振邦的眼中露出一丝狠辣之色。

    “可是他帮我们也不少,哥,你不能这样。”周燕莉焦急的说道。

    “晚了!”周振邦道:“他这贪财的一个人,知道我这些事情,自然知道有多重要,要是他供出来,你我都逃不了,只能弃车保帅了。”

    “不行,你不能这样,我这就去找他。”

    看来这周燕莉对刘明还是有点真情,直接冲出了市长办公室,又直奔医院去了。

    看着妹妹离开的背影,周振邦摇了摇头,叹息道:“如果刘明不这么贪,可能也不会这样,怪只能怪燕莉你爱错人了。”

    手术室中,刘明正躺在床上,满脸的忧愁之色,他知道,自己出去就将进到一个再也没有翻身的地方。

    现在他的脑中正在激烈的抉择,到底是坦白从宽,老实交代,争取宽大处理,还是等着周振邦来救自己。

    “刘明,现在给你进行全身麻醉。”

    医生拿着针管,给他注射了一针麻醉剂。

    “等等,为什么要全麻,不是局部麻醉吗?”刘明问道。

    他也不傻,自己只是脚上手上,为什么要全身麻醉。

    医生并没有回答他,只是拿出了另外一根针管,弹了两下。

    刘明心里突然慌了起来,他看到那一声冷漠的目光,那分明就是在看一个死人。

    他想大叫,却是发不出一点声音,想要动,但是在药力的作用下,根本不能移动半分,只能任由医生摆布。

    “你伤口被锐器贯穿,因为昨晚送医较晚,导致破伤风杆菌感染,没有及时的做消毒工作,打破伤风针,所以引发死亡。”医生拿着针管,慢慢的对着刘明注射了进去。

    刘明现在知道,比起外面的人来,里面的人才是最恐怖的。

    他想问问到底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自己不就贪了点,但是对周振邦还是忠心,为什么要下狠手。

    但是这些他都问不出来了,他渐渐的开始有些头晕起来,牙关紧咬,全身不由自主的抽搐,身上的肌肉也开始僵直。

    为什么?

    刘明最后的一丝意识之中,想起来周振邦对自己说过的一句话:想和我妹妹在一起,就要付出足够的代价。

    没想到这个代价,居然会是自己的生命。

    当刘明被推出手术室的时候,他的头上已经盖上了一层白布,由护士从里面把他给推了出来。

    医生走过来,淡淡的说道:“病人送医的时候感染大量破伤风杆菌,由于没有及时治疗,手术之时病发,抢救无效死亡。”

    宋建明一愣,拉住了这医生的衣领,大叫道:“你把我的证人弄死了,对你有什么好处。”

    医生伸手挡下,道:“宋书记,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

    “你们这里的人,一个都不准走,全部回去接受调查,还有刘明的尸体也要去尸检。”宋建明气愤之极,自己才刚刚拿到搜查令,就这么一会的功夫,就把自己的心血全部白费了。

    “随便你怎么说,反正这只是一起医疗事故。”

    医生也不多说什么,任由宋建明派人把他们都拉去调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