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5章 遇袭
    ,!

    黑衣男直接拉开了车的后座,进到了车中,姜飞随即启动车子,向着三堡镇出发。

    “麻烦快一点。”

    姜飞点点头,很快车子就到达了三堡镇上。

    “那边,向那边走?”

    后面的黑衣男给姜飞指了条路,姜飞一转弯,向着僻静的小巷子之中驶去。

    到了那巷子,姜飞看了看,前后无人,貌似是绝佳的行凶地点。

    “就在这停下。”

    黑衣男叫道,姜飞随即把车子停下之后,男子问道:“多少钱。”

    姜飞笑了笑,道:“你看着给。”

    他的眼睛一直注意着后面的黑衣男,只见他的手伸向了怀中……

    “这点应该够了。”

    姜飞傻眼,这家伙掏出了两百块给了自己,然后下车走了。

    “难道不是这家伙?”

    姜飞很是疑惑,刚才那家伙明明脸上有些不悦,而且还有些生气,怎么会不是凶手?

    “姜兄弟,出事了,赶快来镇医院。”

    就在这时,对讲机之中突然传来一阵焦急的声音,火队让姜飞马上赶去医院之中。

    姜飞一愣,难不成那个家伙有犯案了。

    到了医院一看,果然,一个警员受重伤,正在重症监护室之中,不知道醒不醒得过来。

    “妈的!小李重伤,他才结婚好不好!”火队站在窗边,狠狠的砸了一下窗台,这次是距离凶手最近的一次,想不到非但没有抓住,还折损了个兄弟。

    “查出什么来的吗?”姜飞问道。

    火队把那人的车载视频播放了出来,给姜飞看。

    车内,空车的灯亮着,这是他们用来冒充出租车司机的车子。

    因为是阴天,车厢里面很快,除了开门的一瞬间有着一点亮光,看到后面凶手的外貌。

    男子戴着个口罩,墨镜,这尼玛根本看不出什么来。

    随着关门,车厢之后又是一片黑,除了外面偶尔有着灯光射来。

    “麻烦去晶南酒店。”后面的男子开口了。

    “好。”小李道。

    随后车子启动,小李把空车的牌子按下,随后向着晶南酒店出发。

    车子才刚刚使出没两条街,后面那人又说:“不去那了,改道去半山娱乐城。”

    小李极不情愿的转向,掉了个头,向着后面转去。

    又过了一会儿,那家伙居然再次提出改变地点,这就让小李有些火气了。

    本来这出租车就不是他的职业,拉人也只是为了掩人耳目,哪里受过这样被人调来调去的指挥。

    “我说你去哪你自己不知道吗?变来变去的烦不烦。”小李愤怒的声音传了出来。

    本来就被火队安排一直在值班,没天没夜的睡不好,心情怎么能够好呢。

    后面那人冷冷的声音传了出来,淡淡的伸出了右手,指着旁边的小巷子道:“那就停在那吧。”

    吱!

    一个转弯,小李把车挺了下来,叫道:“十三块。”

    这绕了一圈又一圈的,小李巴不得这个家伙赶紧滚,自己还要等着凶手到来呢。

    这时候,车内猛地一晃,车内的摄像头清楚的照出,一双手从后座猛地伸出,用着一根细长的线缠绕住了小李的脖子,顿时小李被勒的喘不过起来,双腿在拼命的乱蹬,双手丝丝的拽着那根线,想要把线拽断。

    后面那人冷漠的声音再次传出:“我杀的第一个人,无故绕道,载客加钱,第二个,半夜三更,在车里和人乱搞,强x未成年人,第三个人,满嘴脏话,脾气暴躁……”

    “呃呃呃……”小李根本发不出声音,整张脸已经窒息的关系,开始变得青紫起来。

    后座男子死死的勒住小李,继续说道:“你们这些败类,就应该全部死了,我这是为民除害。”

    看来这家伙应该和司机有很大过节,所以才会有这么大的怨气。

    嘟嘟嘟!

    这时候,车内的对讲机突然响了起来:“小李,不说说好半小时报一下状况的吗?怎么过了十分钟了还不回话!”

    “呃呃呃……”小李想要手去抓那个对讲机,却是根本抓不到,凭空在空中挥舞着。

    脖子上的线越勒越紧,那人的手紧紧的用线又在小李的脖子上绕了两圈,然后拉开车门,走了过去,伸手在里面抓着什么,应该是搜钱财一类的东西。

    旁边突然一阵灯光闪过,那人看到有人过来,连忙拿着东西,一溜烟的跑来。

    随后就是觉得不对,按照gps定位找到小李的同事,连忙把他送到医院,但因为长时间窒息,脑中供氧不足,在医院抢救过后,醒过来的概率也很低。

    “小李应该见过那人的长相。”摄像头照不清楚,但小李肯定是见到过,毕竟车里的后视镜不是假的。

    火队道:“见到又能怎么办,人都醒不过来,就算是醒过来,估计那家伙早跑了。”

    姜飞摇摇头,道:“不一定,他估计会再来医院一次,看看这小李的情况,如果没死,说不定会补刀。”

    这种变态的心里可是很扭曲的,一旦知道人没死,肯定会再来行凶。

    单单从他用鱼线勒小李,本来很快就能勒死,偏偏还要捆在车座上来看,他心里极度残忍,所以不希望小李这快死。

    可能他等着收完钱财在给小李致命一击,但没想到其他人赶到,只能仓皇逃跑。

    “你是说……”

    姜飞点头,道:“设下埋伏,请君入瓮。”

    “可是他又不傻,肯定知道我们会保护小李的。”火队道。

    “那人带着手套,口罩,墨镜,这一系列的东西已经可以把他身份掩藏起来,不出意料他是不会来的,但如果小李醒过来了呢?”姜飞眉毛一挑,道。

    “醒过来,什么意思?”

    “只要小李醒过来,肯定知道那人的具体面貌,虽然戴着这些东西,但以他当警察的经验,肯定知道别的,到时候找到凶手肯定很容易。”

    “那要怎么做?”

    “散布消息,说遇袭警察清醒过来了,那家伙肯定会来的。”

    姜飞看着窗外,大雨继续还在下,为什么这家伙每次犯案都要在下雨天,难道真是下雨容易冲刷罪证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