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5章 玄清子
    ,!

    老道脚步没停,直接踏上一条细长的铁链,悠悠的向着山的那头走去。

    姜飞向下看了一眼,差点没把自己的小命吓脱,下面就是万丈深渊,只要一个不小心,那就是粉身碎骨的下场。

    看着老道那云淡风轻的样子,姜飞腹诽:你妹的,找地方也不找个好点的,这只有一条铁链连同的道观,怎么会有人来供奉,这老道难道不吃不喝吗?

    咕咚!

    姜飞大口咽下一口口水,稳定了一下自己的心神,这才迈出了第一步。

    他右脚先出,踩在了铁链上面,呼呼呼的山风刮过,铁链开始猛然椅起来。

    “我擦,什么鬼地方。”

    姜飞一步一步的向前,越往前面走,铁链的椅幅度越大,感觉随时都有可能掉下去。

    吱吱吱!

    铁链吱呀吱呀的响着,姜飞觉得要是一阵狂风过来,自己估计就该与世长辞了。

    吱呀!

    这时候,旁边不足几米的另外一根铁链传来晃动的声音,姜飞转头一看,就看到一个大约四五岁的小道童,踏着一根铁链,正在一步步的向前走着,很快就超过了姜飞所在位置。

    小道童也注意到了姜飞,转头对着他天真的一笑,指了指前面的位置,随后扑腾扑腾的开始快步走去,留给了姜飞一个自己的背影。

    “我去,挑衅我是不!”

    姜飞眉毛一挑,一个五六岁的孝都比自己胆子大,他可不能丢脸。

    想到这些,姜飞定了定心神,身上的灵力还是疯狂的涌动起来,九宫逍遥步接连踏出,这漫长的铁链只在几个呼吸之中,他就已经来到了山的那一头。

    姜飞过去之后,还有些不敢相信这一切,看着后面长长的铁链,还有那在慢慢行走的小道童,他才知道这一切是真的。

    “凝气一重。”

    没想到,那一个小道童,居然会是凝气一重的修仙者。

    姜飞对他招了招手,得意的向道观之中走去。

    “太虚观!”

    姜飞瞄了一眼道观的名字,门口的两个瑞兽麒麟,正张牙舞爪的在那摇摆着,走过之时,隐约有着麒麟的咆哮声直冲脑海。

    进入观中,看到的就是三清殿的三清像,看来这都是三清的传人。

    姜飞对着三清拜了拜,转头去寻找那老道去了。

    “前辈,我来了。”

    祖师殿之中,刚才的老道盘坐在一个蒲团之上,面前的香炉悠悠的飘着云雾。

    听到姜飞的叫声,老道睁开眼睛,淡淡的笑道:“坐。”

    随后对着后面叫道:“清风,倒茶来招待贵客。”

    “是!”

    后面传来一道脆生生的声音,一个小道童端着两杯香茶慢慢的走了过来,恭恭敬敬的给了姜飞一杯。

    姜飞接过,瞄了一眼道童的样子,差点把手中的茶水都洒了。

    这个小道童,不是刚才还在铁链上的吗?要是记得没错,他应该在自己的后面才对,怎么转眼就跑到这里来了。

    “师尊,我采药回来了。”

    外面,又是一道脆生生的声音传来,一个小道童蹦蹦哒哒的跑进来,开心的看着老道。

    “恩,和清风去后面修炼吧。”

    “恩!”

    姜飞就看到,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小道童,携手走向了后面。

    原来这两个小道童是双胞胎,害的姜飞还以为见到鬼了。

    “小友,没想到如此年纪,就有这般修为,很不错。”老道品了一口茶叶,悠悠说道。

    姜飞不好意思回道:“一般般,比不得前辈。”

    “既然大家都是修仙者,叫一声道友无碍吧,不知道道友师从何门?”老道问道。

    姜飞道:“无门无派。”

    他可不敢说自己是神农传人,自己的功法可是比较高级的,万一这老道有歹心,直接来个杀人夺宝怎么办。

    “哦。”老道摸着自己的胡须,笑道:“既然这样,贫道也就不问了。”

    “不知道道长如何称呼?”姜飞问道。

    “贫道玄清!”

    玄清,这两个字一出,姜飞整个人浑身毫毛瞬间竖起,要是没记错的话,自己遇到过的那制造赝品的,落款就是玄清子。

    “道友想来是听说过我的名号!”玄清子微微一笑,白眉鹤发,一副慈祥的老者模样。

    “听过,听过!”姜飞悻悻的笑道。

    玄清子哈哈一笑,道:“看来道友是见过我当年制造的东西,那只是一个兴趣而已。”

    姜飞不语,他算是知道老道为啥住在这了,要是出去被人知道是他制造那么多的假货,不被追杀找上门来才怪。

    而且他造了那么多的赝品,早就吃穿不愁了,这隐居深山自然也没有什么问题。

    “玄清道长,恕我冒昧,不知道请我来这里所为何事。”

    要杀要剐也该给个痛快的,你丫就这样笑笑,喝喝茶,不知道小爷心脏都要跳出来了吗?

    “只是见到道友你在深山中采药,故而打个招呼,结识一二。”

    姜飞无语,自己就一个凝气六重的小喽喽,用得着这高手来结识吗?

    “玄清道长,不知道这世界上,除了你之外,还有没有别的修真者?”

    这个是姜飞心中的疑惑,除了那个吸干苏雨灵的邪修之外,姜飞还没有见过或者听过其他修仙者的存在呢。

    “当然有,不过大多都隐居而已,当然也有入世的。”玄清子高深莫测的说道:“小友修为太低,所以还接触不到这些,我也是一甲子之前见过别的修真者,现在看来,这地球上的修仙者真是不太多。”

    一甲子,岂不是六十年,这样算来玄清子起码也是接近百岁了。

    “呵呵,好久没见到别人了,这话有点多喽!”玄清子喝了一口茶,微笑不已。

    “道长你这是一直在这观中吗?”

    “差不多吧,五十年没离开过这山中了。”

    姜飞佩服的不行,五十年不下山,牛逼啊,要是让自己一直待在这山上,估计早就疯了。

    “佩服佩服!道长道法高深,晚辈佩服。”

    玄清子悠悠一笑,诡异的看着姜飞,道:“你要是看遍世间变化,估计也就和我一样了。”

    他右手一挥,一个黑色的丹炉出现在他的面前,姜飞定睛一看,居然和自己的青龙炉一模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