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6章 出发打鬼
    ,!

    姜飞懒得听他在那里捧杀,右手掐诀,烈阳就悠悠的飞行着。

    正阳子一看,连忙纵身一跃,跳在了烈阳剑上,道:“道友,出发,打鬼去。”

    姜飞运转法决,全身灵力开始灌注于剑身之上,嗖的一声,烈阳犹如火箭一般,飞驰而出,在黑夜中显得极其亮眼。

    接下来,还没有飞出多久,就传来了正阳子那比鬼叫还难听的狼嚎之声。

    “小心,撞了,哎呦我去,你会不会飞,差点把道爷摔下去,哎呀,转弯,在左边啊,道友,道友……”

    正阳子抓着姜飞的衣服,像是风中的蒲公英一般,几次都差点被甩下去了,还有几次差点撞在树上。

    “我这是第一次飞行,你闭嘴,别影响我御剑。”

    姜飞骂了一句,他这《缥缈剑诀》里面的御剑术也只是在山里的时候实验过几次,但也没有飞多远,就几十米的距离,这还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御剑,还带着一个人,这就相当于你刚会骑单车,就让你带人走,这肯定是有难度的。

    “哎呦,第一次御剑,老道看来要交代这了。”

    正阳子低头看了一眼,距离地面足足有着十多米,这要是摔下去,不摔死也要摔残。

    “让你少废话,你看前面是什么。”姜飞控制着飞剑,右手指向前面道。

    正阳定睛一看,正是那疾行鬼,飞的还真快,随风而逝的节奏,趁着风向飞的那叫一个嗖嗖的。

    “恶鬼休走,道爷来也。”

    正阳大叫一声,右手一挥,桃木剑上的符篆轰的就燃烧了起来,对着前面猛的就扔了过去。

    轰!

    一团巨大的火球疾驰而出,前面的疾行鬼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那火球就已经打在了他的身上。

    “呀,死道士!”

    疾行鬼又是一身尖叫,也不跑了,转身悠悠的看着姜飞他们。

    这时候才看清这疾行鬼的样子,脸色苍白,没有一点血色,双眼赤红,眼睛鼻子嘴巴之处都流着鲜血,狰狞恐怖,身上穿着一件红色的衣服,脸上除了惨白之外还有着丝丝的黑色,全身冒着黑气。

    鬼的样子一般都是死亡的样子,看来这人应该是故意变成鬼的,服毒而死,所以脸上才会白一块黑一块的,还穿着红衣,典型的要成为厉鬼的节奏。

    “你为什么不投胎去,留在阳间害人。”姜飞厉声问道。

    “嘿嘿,害人……”

    那女鬼嘿嘿的一笑,讥讽的看着两人,道:“我害人,那是他该死,玩弄我的感情,害我怀孕,骗我打胎,然后就把我给甩了,我杀了他又怎么了,再有一个这样的负心汉,我就可以投胎了。”

    女鬼慢慢抬起头来,双眼紧紧的盯着姜飞,道:“你是不是负心汉呢。”

    “少废话,吃道爷一记火符。”

    嗖!一张符篆飞出,紧接着又是嗖嗖嗖的四张符篆,带着阵阵的火光飞过去,女鬼一看这么多符篆,当然是掉头就跑,可是这符篆像是长脚一般,跟在她后面一直飞,紧接着就全部打在了她的身上。

    看来这女鬼的道行不够,只刚刚害死一个人,而且成为鬼的时间也不会太长,这才会被老道几张黄符就打成了这样。

    “为什么,为什么不让我杀了他们……”这女鬼被火焰包裹,全身都在疯狂的燃烧着,嘴里还在那里叫嚷着什么,看来是有深仇大恨,才会流连于世间。

    姜飞眉头皱了一下,右手一挥,一股疾风袭去,噗的一下就直接把火焰给熄灭了。

    女鬼被火焰燃烧过后,变得虚弱无比起来,黑影有些暗淡。

    “说吧,你为什么害人,如果有仇,我可以帮你,如果无怨,那么我就把你打的灰飞烟灭。”姜飞冷冷的说道。

    女鬼看到不是他们的对手,只能诉说自己的事情。

    原来她叫做李雪,是找正阳那家来的人儿子的秘书,也就是被她害死的那人,名叫方涤。

    她当秘书的时候,本来只是个普通的工作,但谁想到那家伙居然有一天直接把她给强了,当时李雪要报警,结果那家伙说对她负责,因为她太漂亮了,所以把持不住什么的。

    一堆的甜言蜜语,在加上给了她十几万,李雪就没有选择报警,而是成为了那方涤的女朋友。

    后来才知道,那丫的居然结婚了,这也就是说李雪成了小三,这她当然不干了,直接让他离婚,并且以孩子作为要挟。

    结果那方涤够狠的,假意答应,结果有一天给她喝了碗所谓的保胎药之后,孩子就没了。

    没有了负担,方涤直接把李雪扔在那出租屋里,消失不见了。

    李雪一气之下,服毒自尽,化为了厉鬼,杀了那个负心汉,报仇之后,她并没有感到什么解脱的感觉,反而因为怨气太大,需要在杀几人才能消灭这怨气,投胎转世。

    “听起来你也挺可怜的,不过既然报了仇,还要留在这世间害人就不行,现在给你两条路走,一就是乖乖投胎,我念《往生咒》超度你,二就是打你个魂飞魄散。”

    姜飞冷冷的看着她,右手拿着一叠黄符,左手掐诀,淡淡的悬浮在空中。

    女鬼犹豫了一下,看着两人,自知不是对手,但要是不消灭这股怨气,那投胎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你超度不了我的,我怨气难消,除非在让我杀一人,不然我不会投胎的。”

    正阳子此时跳出来,叫道:“敬酒不吃吃罚酒,阳间的事情有警察,轮不到你来主持正义,给我走你。”

    这家伙正是打落水狗的狠人,女鬼本来就虚弱了,一道符篆扔出,随后猛地向前一抓,手中的罗盘发出一道金色耀眼的光芒,那女鬼像是一团黑光,直接被吸了进去。

    “我去,这还是个收鬼的家伙啊?”姜飞看着那罗盘,脸上露出古怪的表情。

    正阳子一看他这表情,连忙收起了罗盘,谄笑道:“道友,你把我那招魂铃已经顺走了,这八卦盘你就留给我吧。”

    “切,瞧你那小气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