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7章 黑影现
    ,!

    凌菲菲眯缝着眼,脸上挂着调皮的笑容,双眼在姜飞身上痴痴的看着,笑吟吟的吐出另外一句话。

    “毕竟像你这样长的那么像**丝的,还能泡到美女,已经很遭人嫉妒了。”

    姜飞那叫一个汗颜,哥们这气质怎么了,居然敢这样嘲笑,不给你点厉害,你是不知道小锅是铁打的。

    他慢慢靠在凌菲菲的腰间,然后对准那柔软之处,那一个穴道之上,嗖的一下点了上去。

    凌菲菲显示一愣,不知道姜飞按自己干什么,接下来脸上的表情就有些诡异起来。

    “哈哈哈……姜飞,你干了什么,哈哈哈……”

    她开始笑了起来,开始还是强忍着发笑的冲动,接下来变成了大笑,最后狂笑不止,笑的腰都直不起来。

    这大晚上的,僻静的道路上,传来一个女人发狂的笑声,要是有路过的人估计要被吓死。

    姜飞假装不懂的看着凌菲菲,很是认真的问道:“菲菲,你怎么了,那么好像吗?”

    凌菲菲弯着腰,想要去抓住姜飞,但是身上的肌肉全部都是抽搐,抖动,根本没有力气。

    “哈哈哈……死姜飞,你干了什么,赶紧让我……让我不要笑,哈哈哈……不然,不然我饶不了你。”

    她笑的那叫一个前仰后合,就差在地上打滚了,整个人都蹲在了地上,腰都直不起来。

    “呦,还威胁我,那我不帮你解开了。”姜飞调戏道。

    凌菲菲用手抓着姜飞,脸上露出恳求的表情,但是因为那笑容满脸的样子,一点都不像是恳求。

    “求,求你帮我解开……哈哈哈……姜飞,快一点。”

    姜飞吹着口哨,一脸都不理会她的恳求,猥琐的笑道:“要是你夸夸我,说不定我帮你解开。”

    凌菲菲瞪了他一眼,但还是在那发出阵阵笑声,不过在她的尽力压制之下,变得诡异了起来:“呵呵呵,要怎么夸你才帮我解开,嘿嘿嘿……”

    这笑声怎么听起来像是鬼哭狼嚎般,让人不经起鸡皮疙瘩。

    “夸我帅,你当我女朋友是你的福分,就说我是神州十大杰出青年,中华上下五千年绝种好男人。”

    “你……”凌菲菲想要反驳,但是那强烈的笑意让她还是屈服了:“你,你好帅,哈哈,能和你假装情侣是我的福分,哈哈,你是神州杰出青年,绝种好男人。”

    她勉强说完这一句话,但吐字却是不怎么清楚。

    “什么,大声点,快说亲爱的你好帅,我爱死你了。”姜飞的得寸进尺的说道。

    “亲爱的,你好帅!”

    这声音直接歇斯底里的嚎叫出来的,这亲爱的听起来一点都不像是恋人,而像是仇人般。

    姜飞这才满意的点点头,右手对着她一点,凌菲菲这才停止了狂笑。

    她猛地站起来,擦了擦眼角流出来的泪水,大叫道:“姜飞,我要杀了你。”

    姜飞不慌不忙,伸出了自己的两根指头,凌菲菲一看,顿时不敢再有动作了。

    “你这声亲爱的叫的不够好听,在说一变,好听一点,要充满爱意的那种。”

    凌菲菲白了他一眼,吐出一个字:“滚。”

    姜飞却是右手一挥,一道虚影掠过,凌菲菲一惊,连忙后退。

    “你说不说。”

    “死也不说。”

    “碎星……”

    “亲爱的,我错了。”

    凌菲菲眼看他又要来点自己,无比委屈的嘟着嘴,怯生生的说着,像个受到了委屈的小姑娘一般。

    “这才对,亲爱的,以后每天多笑笑,不要总是板着脸。”

    姜飞伸手就搂住了凌菲菲,她身体一颤,想不到自己这么个大组长,居然被姜飞用两根指头就制服了,这家伙真是她的克星,只要一出现准没好事。

    刚才笑了半天,凌菲菲也走累了,找到路旁的石凳子坐下,看着那小道之上,依旧没有任何的人影。

    “今晚估计不会有什么人了。”凌菲菲看着四周,有些失望的说道。

    姜飞在一旁打趣道:“不还有我吗?”

    凌菲菲瞪了这个臭流氓一眼,不想和他说话。

    两人就这样静静的坐在旁边休息,一点交流都没有。

    这时候,刷拉拉的声音传来,就看到一个流浪汉从旁边走过,脸上脏兮兮的,披头散发,根本就看不清长什么样子。

    后面拖着一个编织袋,带着摩擦地面的声音,慢慢向前走了过去,没有理会姜飞他们,消失在了路的那边。

    “这家伙大半夜出来,捡的到瓶子吗?”姜飞看着离开的流浪汉,眼中露出一丝疑惑。

    现在都要十二点了,这拖着编织袋在路上走,显得有些太诡异了。

    他还看着那边的时候,身后一道黑影已经窜出,手持一块砖头,对准了姜飞的脑袋之上砰的一下。

    姜飞两眼一翻,倒了下去,凌菲菲刚刚发觉,连忙想要拔枪,紧接着就是自己的脖子被人给勒住,嘴巴和鼻子被一块手帕死死的捂住。

    “乙醚!”凌菲菲刚刚吸一口气,马上就知道这东西是什么,她想迷晕自己。

    这绝对不能让砖头男得逞,凌菲菲疯狂的挣扎,但脖子被勒的就有些喘不过气,他一松手自己又吸入乙醚,渐渐的就感觉头晕眼花,即将要失去意识。

    “完了!”这个念头在凌菲菲的脑中想起。

    今天她找姜飞出来可没有带队,而是想和姜飞单独待在一起,毕竟有别人看到他们在打情骂俏总感觉别扭,想不到居然在这个时候遇到了砖头男。

    她已经感觉自己将要失去意识,而那人手上的劲力也开始放松,开始对着她的身体开始揉捏。

    就在凌菲菲即将晕倒的时候,耳边传来一道带着寒意,很是冰冷的声音:“敢动我的女人。”

    接下来手帕掉落,凌菲菲因为得到解脱,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椅着脑袋保持自己的清醒。

    那黑影一听声音察觉到不对,掉头就跑,还没有跑出两步,被姜飞直接抓了回来,扔在了地上。

    砰!

    一个黑影就被姜飞扔在了凌菲菲的面前,一脚踏上,咔擦一声,毫不犹豫的把他的腿给踩断了。

    “跑啊,我看你现在怎么跑。”

    姜飞摸着自己的后脑勺,冷笑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