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9章 练功
    ,!

    正阳子倒是没把功劳全部拦在自己的身上,只是说合力收服的。

    “谢谢道长了。”张文德抱拳谢道:“下次要是在遇到这种恶鬼,还要劳烦道长再来。”

    刚才他看到的是正阳子用罗盘收鬼,而姜飞那剑光速度太快,并没有看清楚。

    正阳子尴尬的看了一眼旁边的姜飞,但还是装成一副高人的模样,法坛已经收好,随后就是对着张文德打了个稽首。

    “那老道先前告辞,炼化了此鬼。”

    “我送送道长吧。”

    也不知道这正阳子是摆高人架势,还是不会开车,按理来说着家伙赚的钱也不少了,但平时出门都是打车。

    他们离开之后,姜飞随后也回到家中,和赵倩柔稍微说了一下摆平了水鬼的事情之后,就回到房间,继续他的触电之旅。

    家中,所有的点灯都随着姜飞的修炼,变得忽明忽暗起来,电压不稳,导致赵倩柔还以为家里闹鬼了呢。

    在赵倩柔的几次抱怨之后,姜飞选择了把淬炼身体的时间放在了半夜。

    “嗯?”姜飞正在双手摸着电线,感受着这电流游走全身的时候,脑海之中闪过一道疑惑的声音。

    “这人造电看来还挺先进的,居然能有这种方法,不错,不错。”神农的声音幽幽传来。

    姜飞这才松开电线,吐出一口浊气,道:“前辈,古修士都是怎么用电淬体的呢?”

    这神农一天神出鬼没的,时不时冒出一句话,差点把人给吓死。

    不过姜飞也知道,这神农被困在神农鼎之中那么多年,现在好不容易有着脱身的机会,自然是要恢复元神,一般情况下都是在沉睡,类似于冬眠的状态。

    “淬体,嘿嘿,要知道古时候炼体的修士,因为这雷霆之力淬体,不知道多少人被天雷劈死,姜小子,你用这办法多练练,说不定以后天雷都伤不了你,到时候渡劫就方便多了。”

    神农似乎很看好这用交流电淬体的方法,虽然电压不够,比不上天雷,但循序渐进之下,多少还是有作用的。

    姜飞咂舌,看来古修士这炼体还真是危险,稍微不注意就被雷劈死,好在哥们聪明,找到了这捷径。

    “看来以后要自己买变压器,发电机了。”

    姜飞心中嘀咕,这二百二十伏的电压明显现在都不怎么适合他,淬体效果很是低微,所以第二天,他就直奔机电市场,买了发电机,变压器,自己来控制着电压。

    哗啦啦!

    “缥缈,分光!”

    灵泉谷之中,姜飞把这里建造成为他炼体之地,正好里面有着一个瀑布,平时除了用电流来淬体,他就在瀑布之中冲刷自己的身体,然后练《缥缈剑诀》。

    姜飞手持烈阳剑,整个人光溜溜的,任由瀑布冲刷着自己的身体,岿然不动。

    他目光凝滞,双眼闪耀着锐利的光芒,紧紧的盯着上方崩腾而下的河水,手持长剑,力喝一声之后,一道剑光劈砍在了这瀑布之中。

    砰!

    巨大的浪花袭来,泉水似乎被割断一般,但瞬间又恢复了原样。

    抽刀断水水更流,姜飞不知道多少次对着瀑布挥砍,直到体力耗尽,全身酸痛无比,这才坐在岸边,用灵石和丹药恢复体力。

    这还多亏了师兄给他的灵石,不然每一次凭借吸收天地灵力恢复,鬼知道要多少时间。

    恢复体力之后,姜飞再次赤身冲进瀑布之中,继续修炼剑诀。

    “急!”

    他脚踩飞剑,逆流而上,向着瀑布直飞而去,越往上飞,那冲击力越大,差不多冲到三分之一的位置,姜飞就承受不了那冲击力,被水流打到了下面的湖水中。

    不过这些修炼都是值得的,姜飞已经感觉到自己现在使用《缥缈剑诀》越来越熟练,并且御剑的水平也越来越高,速度越来越快,不会在向上次带正阳子飞行的时候,差点一个倒栽葱扎到土里了。

    就这样几天,姜飞都在灵泉谷之中修炼,不是被电劈,就是被水冲,偶尔还用凡火碳烤自己的身体,这要是让旁人看到,估计都以为这家伙疯了。

    等到了差不多要去云省的日子,姜飞这才从灵泉谷之中离开,回到城里。

    这些天感觉他整个人都一样了,身体越来越健硕,肌肉也是凝滞的发光发亮,特别是那头发,被电劈了那么多次,早就犹如刺猬一般了,用了整整一瓶柔顺洗发露,这才让他的头发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姜飞一大早就在林小雨的电话之下,出发了,一行四人,姜飞,林小雨,林安南和刘瞎子,前往了云省赌石而去。

    “女婿,到时候你悠着点,看老爸的就行了。”林安南坐在姜飞的前面,笑嘻嘻的说道。

    “是啊,这赌石不比古玩,老林是这方面的专家。”刘瞎子在旁边点头道。

    林小雨却是翻了翻自己的白眼,小声的在旁边和姜飞道:“小飞哥,到时候你可别听我爸的,我们去主要是收购一点好的料子,可别让他去全赌。”

    全赌和半赌不同,全赌那是直接给你一块原石,没有开窗,没有擦石,也就是说里面到底有没有绿根本不知道。

    而半赌才是他们的重点,看看开窗的绿意,差不多能知道里面到底有没有料,料子的好坏,在考虑买不买。

    一般的珠宝商人去了,大多是挑选已经解出来的翡翠,或者就是半赌的料子,全赌的一般都是专业赌徒干的事情。

    “小雨,怎么说你老爸呢,好歹老爸也是靠这个发家的。”林安南明显听到女儿的话,有些不满道。

    林小雨继续翻着他的白眼,道:“我是为你好,我可不想去一趟云省,到时候公司都变成银行的了。”

    “咳咳……”林安南被她呛得直咳嗽,不在说话,反而是闭上双眼,假寐而去。

    “叮咚!大家好,我是本次航班的机长……”

    很快飞机就要起飞,慢慢的转向了跑道,经过一段时间的起飞之后,直冲而起,向着万米高空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