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7章 切垮了?
    ,!

    姜飞在后面跟着,林安南作为主力在前面挑选,衣一路走来,就在那里摇头晃脑,一副高人的样子。

    “林叔,这块原石不错啊,你要不要去切一切。”

    姜飞挑选了一块有料的原石,让林安南去买了切。

    “不行不行,这原石外面的松花不好,你看这皮壳,一看就是普通的石头,还有这裂咎,也是一般啊。”林安南拒绝的姜飞的提议,坚持要自己挑选。

    刘瞎子在旁边也是这看看,那摸摸,偶尔拍上一拍,就像是拍西瓜一样。

    他也跟着林安南来过这赌石会场几次,凭借古玩的经验,也摸索出了两三分来,对着还算是了解。

    最终,林安南和刘瞎子的合力之下,挑选了一块表象好,个头大的原石,不过这价格自然也是不低,花了整整两百万,还是全赌的料子,用着小拖车拖着一块把不多半米的原石,走向了切石机。

    姜飞看的那叫一阵摇头,难不成林安南是打算一口吃成一个胖子,这么大一块原石,要里面都是翡翠的话,价格就该上天了,不过人家既然敢拿出来卖,自然有他的道理,偏偏林安南却是什么都不管,就是要买。

    “女婿,看好了,这块料子切出来,咱们这次就真的赚大了。”林安南站在切石机旁边,哼哧哼哧的把它放在了上面,眼神放着异样的光芒,似乎这不是原石,就是那巨大的翡翠。

    “林叔,我看好你。”姜飞认真的点头道。

    滋滋滋!

    林安南已经开始擦石,这块原石实在是有点个头比较大,他那纷飞的石屑弄得一身衣服上全部都是灰尘,眼神炙热,双手不停的摩挲,偶尔交水,就看看有没有出绿。

    但这原石就真的像是一块破石头一般,任他怎么擦拭,一点绿都没有出。

    “老林,换个方向擦擦看。”刘瞎子皱眉,在一旁提醒道。

    这一个方向没有出现绿,那这原石的价格就该大打折扣,不过好在这原石个头不小,只要有任何一个地方出绿的话,那也不会亏的。

    林安南擦了擦额头的汗水,认真道:“这块一定有料的。”

    他换了个方向,继续擦石,切石机的齿轮带着阵阵火花,就看到这原石的个头一点点的小了下去,但始终都看不到一点绿意,仿佛这就是一块普通的石头一般。

    “一刀两断。”

    林安南似乎下定了决心,控制切石机,顺着这原石的二分之一处就直直的切了下去。

    刚才的擦石都没有出绿,这原石的价格已经大打折扣,这要是一分为二都不出绿,那这块原石是废品的概率就很高了。

    咔擦!

    最终这块原石被分成了两半,林安南和刘瞎子在分开的一瞬间,马上把目光汇聚到了断口出。

    “我擦……”

    林安南脸色有些不好看,骂了出来,这断口处白花花的一片,没有一点绿意显示出来,也就是说着原石里面百分之九十九没有翡翠,有也不会有多少了。

    这时候,姜飞慢悠悠的走了过去,看了看那断口的方向,嘴角始终挂着一抹诡异的微笑。

    “那个,女婿啊,这原石不按套路出来,不能怪我,等我再去挑两块算了。”林安南出师未捷,就先被这块原石给干掉了。

    “林叔,怎么,切垮了吗?要不要我让柳老帮你挑几块。”

    不知道什么时候,马伟超那个小子又冒了出来,满脸得意之色的看着面前的林安南几人,而深受的燕云手中,抱着一块晶莹剔透的翡翠,和姜飞昨天切出来的差不多,也是一块水种的料子。

    怪不得这小子这么嘚瑟呢,原来这大早上的切出了好料子,怪不得他这么欠揍呢。

    “滚犊子,我还要你小子来挑?”林安南此时看到他们,直接气的牙痒痒。

    上次来云省的时候,就是因为这两个坑货,专门找自己挑选的原石,好的料子就高价买走,导致他全赌全部赌垮,差点连家都被银行给抄了,现在好不容易好转,准备大发神威,没想到这个家伙有冒出来了。

    “林叔,我这可是为你好,你想想上次你全赌的料子不是全垮了,要是当初听我的和我们一起合作的话,那就绝对可以发家的,对不对。”

    “我还不知道你想什么,想泡我女儿,门口没有。”林安南吹胡子瞪眼道。

    这马伟超也真是情商低,不知道先搞定老丈人,而是用着奸商那一套,想要把林安南家里的公司弄垮,怎么样他们就不得不投奔马伟超了。

    “林叔,你看这么一块原石,表象那么好,怎么着也要两百万吧,就这么没了,你不心痛吗?不如让柳老来帮你减少一点损失。”

    马伟超这人还真是犯贱,昨天搞定不了林小雨,今天就把目标放在了林安南身上。

    这个时候,姜飞觉得该出手了,上前一步,指着马伟超骂道:“你小子瞎啊,那只眼睛看到这块原石切垮了。”

    他这话把众人都弄懵逼了,几个开窗没有出绿,这一刀两断都没有绿,这已经是垮的不能在垮了,瞎子都能看见,更别说明眼人了。

    “又是你。”马伟超怒视着姜飞,道:“这都没有出绿,不是垮了是什么?”

    “垮了,你说垮就垮吗?没看到还剩下那么多,没有全部切开就在这睁着眼睛乱说,真不知道你这狗眼长的是干什么的?”姜飞摇头,目光凝滞,带着些许不削。

    柳老向前一步,再次打量了一下那被分开的原石,质问道:“我们少爷有说错吗?这都两头不见绿,中间不见绿,不是垮了是什么,你这外行人不知道别在这乱说。”。

    姜飞等着就是他这句话呢,既然你们不信是不是,那就让你们亮瞎那二十四k钛合金狗眼。

    “我说它没垮,要不然打个赌怎么样?”姜飞再一次的挖了个坑给他们,就看这两个家伙跳不跳了。

    “怎么赌?”柳老在赌石这行混了那么多年,垮不垮难道他看不出来,现在只是赌注的问题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