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6章 山路松声图
    ,!

    吕奇明一看有门,两者要是都看中的话,那这东西价格就更高了。

    “老刘,你也不能只让你赚钱啊,让他一起来看看吧。”

    既然正主都发话了,刘瞎子只能作罢,不然吕奇明万一生气不卖给他怎么办。

    两人相继走了回来,观摩这一幅唐伯虎的画作。

    “《山路松声图》!”王蛤蟆一看到这画作,心里一惊,慌忙的叫了出来,看来这家伙也是识货之人,就这么一眼就认出了来历。

    听到他这声惊呼,吕奇明心里释然,这画绝对之前,嘿嘿一笑,道:“怎么样,唐伯虎的画,你们准备出多少?”

    他准备让这两人叫价,这样的话这幅画的价格就可以加上去了。

    刘瞎子却是摆摆手,道:“不急,要是真品我们一定会买的。”

    唐伯虎的画,那可是有价无市之物,眼前的如果是真品,说什么都要把他给买下来才行。

    几人就围在这仔细的观察着,此画之中画着怪石乱林,淡墨渲染周围,浓墨色彩浓厚,浓淡相宜,大家风范。

    怪石林立其中,瀑布飞流直下,苍松郁郁葱葱,山下还有一湾清泉,旁边一条小路直通山涧,一种清幽寂静之感油然而生。

    旁边还有一位隐世,倚栏听风雨,遥望山间,旁边还有着唐伯虎的题字:女几山前野路横,松声偏解合泉声。试从静裏闲倾耳,便觉冲然道气生。治下唐寅画呈李父母大人先生。

    “这绝对是唐伯虎的真迹,我曾经在一个古董商家中见过,这风格笔法一模一样,绝对是唐伯虎才有这样的水准。”王蛤蟆在一旁激动的说着,脸上的肥肉都开始颤抖起来。

    吕奇明一听,冷冷一笑,开什么玩笑,这画怎么可能是假的,他拿出来之时,还专门找过专家鉴定,无一不说是真迹。

    “这画你们打算出多少钱收购?”吕奇明看他们也鉴定的差不多了,准备看看这两人打算多少收购。

    姜飞眯着双眼,也没有说话,刘瞎子淡淡开口问道:“吕少爷准备卖多少。”

    本来这吕奇明不懂行,结果这王蛤蟆来了,估计这次想要低价拿下很难。

    王蛤蟆却是抢先开口道:“吕少爷,这话我三千万收了。”

    吕奇明像是看白痴一样看着王蛤蟆,真当自己是傻子吗?他来之前早就做过功课了,这家伙还想来坑自己。

    “你是当我傻吧。”吕奇明冷哼一声,不屑的说道:“这画我已经问过人了,起码这个数。”

    林安南一看他的手势,开口叫道:“八千万,我收了。”

    现在林安南是真的不差钱,几十亿的翡翠在厂里面放着,还会怕出点这钱,而且唐伯虎的画作升值空间很高,一点都不会亏本。

    “八千五百万。”王蛤蟆一看有人抬价,立马加价道。

    吕奇明看着两人,嘴角挂着微笑,这才是他要的效果,只要两人争起来,不愁这画作价格上不去。

    “九千万、”林安南是一点都不逞让,这叫价的速度,比当初在赌石拍卖场的时候都要牛逼多了。

    “九千五百万。”王蛤蟆已经认定了这副话是真作,说什么也要把这画给拿下了。

    “一亿。”林安南脸上激动,双目放光,激动的说道。

    这两人争相叫价之下,倒是把这里的主人刘瞎子给晾在了一旁。

    不过此时刘瞎子脸上却是有着一些疑惑之色,这上面的风格,字迹的确是唐伯虎的没错,但说不出来什么原因,有那么一丝的诡异。

    王蛤蟆的脸色微变,看来这价格的确是加的有点高了,一咬牙一跺脚之下,大叫道:“一亿两千万。”

    这一下加价两千万,把林安南弄得一怔,正当他正准备再次加价的时候,姜飞却是出手阻挡道:“林叔,我看这王老板那么想要,你就让给他算了。”

    林安南是有些不忍,他是非常想要这幅画,但姜飞这么说一定有他的道理,也就没有在叫价了。

    “哈哈,谢谢各位啊,我就不客气的收下了。”王蛤蟆哈哈一笑,就准备付钱去收了这幅画,姜飞怎么可能让吕奇明这家伙白赚钱呢,这可是一亿两千万啊。

    “王老板,不要急啊。”姜飞再次阻挡道。

    王蛤蟆脸色微变,瞪着姜飞骂道:“臭小子,你想干什么,刚才不加价,现在想反悔不成。”

    他以为姜飞想要加价把这画给买过去,顿时不乐意了起来。

    姜飞眯着双眼,看着吕奇明道:“吕少爷,你是打算一亿两千万卖了,是吧。”

    “废话,别特么在这碍眼,赶紧的。”吕奇明不满道。

    王蛤蟆一看吕奇明是不打算卖给姜飞,顿时掏出卡来,准备转账给吕奇明。

    此时姜飞站在那里,淡淡的喝了一口茶,然后噗的一下,一口茶水全部喷了上去。

    “咳咳……”姜飞不停地咳嗽,不好意思的说道:“呛到了,呛到了,你们继续,不用管我。”

    王蛤蟆一看脸都绿了,这么好的一幅画,沾了水之后那还值个屁的钱啊,他顿时冲了上去,晃动着配胖的身躯,紧紧的抓住姜飞的手,大声的叫道:“混蛋,把我的话弄成这样,你赔我一亿两千万,不对,赔我两亿,这画值两亿。”

    他疯狂的抓着姜飞,用力的扯着,看上去袖子都要扯下来了。

    “等等……”此时,一直没有说话的刘瞎子突然开口,伸手一指刚才被茶水喷到的那幅画,就看到这《山路松声图》之上,那淡淡的墨迹已经消失,而在正中央的出现了三个单子:玄清子。

    没错,这副画也是姜飞那个便宜师哥仿造的,就以他的这水准,如果不是姜飞的话,别人根本认不出这画会是假的。

    曾经和玄清子交谈的时候,他就说过自己仿造古玩这事情,其实这不能说是仿造,因为这画作的存世时间就在明朝,当时唐伯虎画完之后,玄清子就仿造了一幅出来。

    总的来说,这画作不算唐伯虎画的,但也算是古玩,不过被姜飞这么一口茶水之后,他也就不值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