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2章 燕云的嚣张
    ,!

    姜飞无语的在一旁喝着可乐,咕咚咕咚的冒着气泡,刚才那小子真的是把他给膈应到了,喝点可乐压压惊。

    而一旁的燕云,也已经干净利落的解决掉了两个对手,耗时虽然比姜飞长一些,但也赢的很快,此刻也在一旁休息。

    看来的这里的人还没有燕云的对手,看他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样子,姜飞倒是放心不少。

    休息了差不多十分钟,姜飞看看擂台的方向,那边还在进行着菜鸡互啄的比赛,毕竟也没有多少人能像他们这样分分钟解决战斗的。

    接下来的比赛,姜飞也是赢的很轻松,每次上场比赛,总共没有超过三分钟的,而且都是用一招制敌,瞬间就从一个默默无闻的人物变成了比赛的大热门,而赔率也是随着高高上涨,罗威不得不直接把姜飞的赔率调整到了十赔一。

    而姜飞这人也是很贱,反正对手不是令狐家的人就是周家的,每次不是把人家肋骨打断,就是把人的腿给踢断,这样算下来,那个提前认输开溜的令狐志还算是受伤最轻的。

    姜飞自然直取得了这一组的第一名,而剩下的九人,除了令狐志之外,全部受伤,不能再一次参加下面的比赛,所以那家伙也就是白白得来了哥第二名,晋级下一轮。

    几百人这样刷下来,每一组晋级前三名,这样总共晋级的也有着上百人之多,这接下来进行的就是一对一的淘汰赛,相对起一穿九的车轮战来说要轻松不少。

    姜飞此时正坐在包厢里面,悠闲自得的喝着茶,吃着水果,看着其他人的比赛。

    他的比赛早早的结束了,但其他人却是没有这样的速度,自然还在拖着慢慢的比试拳脚兵器呢。

    姜飞看着屏幕之中的比赛,想要从中看看周坤凯那小子到底想要搞什么鬼,毕竟派了那么多的家族之人来,要说没有点目的那是不可能的。

    这些人可能是很远的旁系,也有可能是他的家仆,但怎么算都是和周家有关,来了一定有不为人知的目的。

    但这数量也是有点太多,姜飞一一查看之下,并没有看出有什么特别之人。

    看了半天,姜飞没有发现什么有意义的东西,就转而去看燕云的比赛了,毕竟他也是要参加淘汰赛去争取那十六强的名额的。

    此刻的燕云,手中拿着一柄长枪,这就是他们燕家的祖传法宝冷月枪了。

    没想到这么快这小子就开始用兵器了,看来他那一组应该都是用武器的人。

    说起来这比赛的规则还有点无赖,双方只要有一方提出用兵器,那这场比赛就成为冷兵器之中的对决,就算你不会兵器,也要选一种上场比赛,这对很多练外功的人有点不公平。

    不过这青龙帮的人,从徐混出身,怎么着也是会玩上一点家伙,虽然不精,但是砍人还绰绰有余。

    太多数的人都会选择徒手格斗,毕竟兵器这种东西,一出手估计就要沾血,没有谁想要来打上一场比赛落得个断手断脚的下场,所以选择兵器的人还是在少数。

    燕云此刻的对手是令狐家的人,名叫令狐杰,长得看上去和那令狐志有七八分相似,想来两人应该是双胞胎,一样的贼眉鼠眼,一样的目露奸诈。

    不过令狐杰却是选择以兵器来对战,比起那令狐志来说要强上几分。

    姜飞微眯双眼,看着这令狐杰,不知道这家伙会不会和他兄弟一样,刚刚开始就选择投降,然后跑下擂台。

    “令狐家的?”燕云看着自己的对手,眼中冒着丝丝寒光,握着冷月枪的手又紧上了那么几分,表情冰冷的看着令狐杰。

    “你也知道我?”令狐杰的武器是一柄长剑,但并不是令狐家的祖传法宝,毕竟他的地位还没有资格能够使用,不过这一柄普通的长剑上面却是冒着丝丝寒光,银光闪过,剑身有着杀气显现,看来这柄剑可是饮过血。

    “不知道,三脚猫而已,我只对令狐家嫡系感兴趣,你这种小虾米我不削于知道,之所以问你是不是令狐家的,是想等下到底要你变成怎样的一个残废。”

    燕云的口气很是狂妄自大,听起来根本就不把面前的令狐杰放在眼里,而且从他的语气之中,听出一丝对令狐家的怨气,看来这两家的恩怨估计不小。

    “我变成残废,你想多了。”令狐杰脸上的笑容都汇聚在了一起,像是一朵喇叭花一般,持剑的右手向前进了一分。

    当当当!

    铃声响起,比赛开始,燕云也不犹豫,挺枪在腰,直挺挺的向着令狐杰胸膛刺去。

    枪头带着一阵银光,旋转着带起阵阵劲风,周围的空气都跟着燕云的这一招开始旋转了起来,面前的衣袖也随之被吹飞。

    银光闪现,刺的人眼睛都睁不开,在场的观众聚精会神的看着场中,在燕云这一枪击出的时候,感觉场中乍现出一轮残月,半月的光亮比这里的灯光都要耀眼,像是冷焰火一般。

    就在长枪即将击中令狐杰的之后,这小子连退数步,然后大叫一声:“等一等,我投降。”

    说着,他咣当一下,就把手中的长剑扔在了地上,大叫着‘投降’。

    燕云毕竟是经验过于浅薄,看到对手把武器都扔了,也不想对一个空手的人出手,长枪向前一扫,半圆划过,点在了地上,把大理石的地面上刮出了道道白芒。

    “我投降,我投降,吓死我了。”令狐杰拍着自己的胸口,脸上汗水直流。

    燕云皱了皱眉头,长枪点地,冷冷的看着把兵器都扔了的令狐杰,眼中满是不屑。

    他们这种习武之人,把兵器就当做自己的生命,这令狐杰把自己的生命都扔了,在他眼中根本就不配习武。

    “既然投降了,那还不滚!”燕云冷哼道。

    令狐杰跑到擂台边上,敲着铁门,当当当的,很是响亮。

    裁判却是根本不鸟这家伙,上次令狐志假装投降,就害的观众爆炸,他都被罚款了,这次要是不见点血,他是不可能打开这道门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