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3章 江湖经验浅
    ,!

    场中的观众自然是沸腾起来,刚才燕云那一招飞云残月已经把观众给震撼住了,就等着接下来的大战,结果这家伙直接投降,当然不买账了。

    “我擦,又来,赔钱。”

    “妈的,快点打他啊,把他腿插断,投降干什么,孬种!”

    “打死他,愣着干什么,白衣小子你是不是傻。”

    观众的叫骂声传来,要求燕云赶紧干掉令狐杰。

    这还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燕云可是深知这次的擂台比试,周坤凯那家伙在背后,可不能被蛊惑了。

    虽然这签了协议,死伤不负,但伤了估计还有余地,要是死了,估计周坤凯马上就从房间之中冒出来把他给抓了。

    令狐杰此刻还在拍门,拍了半天,裁判依旧没有开门,当当当的声音,加上观众的叫骂声,让燕云眉头皱的更加的深,这种环境太容易让人心情烦躁。

    “哥,这门他也不给我开,要不你用枪来把这锁捅开!”令狐杰让开了一条道路,然后指着那铁锁说道。

    “让开。”燕云早就被弄得心烦意乱,冷哼一声之后,令狐杰闪到了一旁,随后他长枪向前一送,银光伴随着火光,犹如眼花一般,带起阵阵闪电,当的一声脆响,铁锁应声落地。

    就在燕云准备收枪之时,令狐杰拍着自己胸口的右手突然伸向了怀中,随后伸手向着燕云一扬。

    哗啦啦!

    一团白雾洒向了天空,迷迷糊糊的一大片,燕云被这小子偷袭了个措手不及,双眼顿时一痛,泪水顺着脸颊流了出来,再也看不到面前的任何东西。

    “坏了!”姜飞一看情况不对,人嗖的一下就从房门之中窜了出去,冲向擂台。

    这燕云经验太浅,没想到就这样被人给阴了,规则就是规则,一方完全失去战斗力才比赛结束,那令狐杰屁事没有,燕云居然就放松警惕,导致上当。

    要是姜飞的话,鬼才管对手投不投降,先打断腿再说。

    他现在很是担心燕云,别到时候周坤凯那小子来个狠的,用令狐杰来干掉燕云,这样的话,加上之前的死伤协议,估计想要这小子偿命都不可能。

    令狐杰的脸上挂着冷笑,趁着燕云眼睛看不清的时候,抬手就是一掌,正中燕云的胸口。

    砰!

    一掌拍出,看似轻柔,实则内力渗透,砰的一声之后,哗啦一声脆响,燕云身上的衣服居然被震裂而开。

    “好,干死他,干死那个傻逼,刚才还不捅人,现在活该。”

    “对对对,就是这样打!”

    一看这又打起来了,观众才不管你用什么花招呢,只管招呼就对了。

    毕竟这擂台上可是生死对战,你和人拼命的时候,难道还吩咐对手不准用暗器,不准用花招吗?当然是什么狠来什么了。

    怪只能怪燕云太过于年轻,江湖经验浅,平时都是他欺负别人,那会被人用这种阴招收拾过,这次真的算是学到了。

    砰砰砰!

    接连几掌挥出,燕云被震的直往后退,毕竟他双眼看不见东西,而这么近的距离,冷月枪根本发挥不出威力,只能这样被动挨打。

    十几秒之后,令狐杰已经排出几十掌,全部一掌不落的狠狠的排在燕云身上,看来这家伙是丝毫不留手,不把燕云给拍死是不罢休了。

    噗!

    一口鲜血喷出,这令狐杰也是练过清风掌的,每一掌落下,看似威力不大,但燕云五脏六腑骨骼皆是阵阵剧痛。

    要不是他服用过炼骨丹凝肌丸的话,他现在已经被令狐杰给活生生的拍死了,一口鲜血喷出一口,样子看上去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就这短短的功夫,燕云已经凄惨无比的口吐鲜血,但要站在那里,伸手徒做抵抗。

    “妈的,这小子不是傻逼吧。”姜飞都不得不大骂这燕云是傻逼了,这种情况,你往地上一倒,然后装晕等裁判来数数不就行了,何必要在这硬抗着,等到打的你忍受不住晕倒。

    姜飞却是不是燕家和令狐家的恩怨,燕家变成今天的样子,很大一部分就是因为这令狐家搞得鬼,当初燕云的爷爷外出,据说就是燕家发出邀请,去商量什么大事,去了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

    而燕云那时候才刚刚出生,老爸一看情况不对,带着他开溜,结果开溜的时候也被令狐家的人追杀而亡,所以燕云是被姐姐一手带大,和令狐家有着不共戴天之仇,这要是败在令狐家手上,他回去都没脸见人了。

    “定!”姜飞掏出一张定身符,趁着这令狐杰正在猛攻燕云的时候,悄然扔出。

    就看到这一张黄符飘飘摇摇,顺着铁丝网的缝隙就飞了进去,啪的一声轻响,拍在了令狐杰的后背上面。

    “接下来交给你了。”姜飞站在擂台边上,对上面凄惨无比的燕云冷冷的说道。

    燕云身体一震,他虽然看不到,但还是感觉得到令狐杰这小子的声音已经停止,而姜飞的声音出现,代表着这场比赛的转机到了。

    紧接着不知道为什么,燕云只感觉全身一暖,眼中那炙热的灼烧感消失,再次流出眼泪之后,渐渐的就看清了面前的一切。

    面前的令狐家眼珠提溜的在那打转,身体还保持着那挥拳的动作,整个人定在原地。

    姜飞在台下一挥手,黄符冒出一小团火焰,消失的无影无踪。

    此刻,令狐杰的身体也终于可以移动了,从他开始不能动到现在恢复,整个过程不超过五秒,但这已经足够了。

    他的掌风依旧挥舞而下,距离燕云的身体已经不足十厘米,接下来燕云却是左手捏拳,猛然对轰而过。

    咔擦!

    这一拳泛着阵阵的红光,犹如一条红龙般,同令狐杰的手掌撞击在了一起,随后那骨骼的脆响之声传来,令狐杰被这一拳真的连退数步,捂着自己的右手,不可使用的看着燕云。

    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个被自己都快要打成残废的人,居然还能爆发出这样大的威力。

    而此刻他的右臂之上传来一阵阵的疼痛感,掌骨被燕云这一拳直接给震烈,这已经伤到经脉,用上好的丹药估计都要养上十天半个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