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7章 惊异
    ,!

    当罗威看到玉露酒的配方之时,眼睛都慢慢直了,作为一个资深的酒鬼,酒的好坏,从这配方之中就可以看出一二来。

    而姜飞拿出的玉露酒的配方,里面用到的材料,奇思妙想,很多是罗威想都想不到的。

    “这酒,这酒……”罗威看到配方之后,惊的有些说不出话来。

    姜飞得意的笑道:“罗哥,这酒就交给你了。”

    随后,他和罗威开始说了一些这酒批量生产之后,作为公司的主打产品上市销售,毕竟玉露酒的效果也很丰富,什么强身健体,滋阴补肾,延年益寿之类的,这些都是必须的。

    罗威拍着胸脯保证交给他就行了,从材料到生产一个人包干了,反正酒厂也有,材料直接去买,一切ok。

    姜飞却是要把酒厂迁移到自己村里,山庄在哪里不说,关键是灵泉水,有那水酿造的玉露酒,绝对性的震慑一片。

    下午时分,姜飞就直接被罗威给拉了壮丁,去寻找酿酒的材料去了。

    到了傍晚,这才带他回来,不是已经搞定了,而是四强赛已经开始,必须要过来坐镇才行。

    第一场比赛就是燕云的,他还是身穿那一身的白袍,手中拿着冷月枪,一脸严肃认真的样子。

    在这家伙出场的时候,那一群群的女性尖叫声再次传来。

    “帅哥,帅哥!”

    “燕云,燕云!”

    我去,连名字都打听清楚了,还真是铁杆粉丝啊,这四强赛门票一场可是不便宜,能还在这支持燕云的妹子,不是想要那啥他,就是想要那啥他。

    燕云脸上依旧没有什么表情,毕竟这场比赛可容不得他有什么差池,很是不好对付的。

    对面的令狐家之人也上台了,穿着一身黑衣黑裤,手持一柄长剑,上面有着隐隐的灵光闪现。

    他冷冷的目光盯着燕云,这两人站在台上,看上去怎么像黑白双煞似的。

    “令狐清风?”

    “你认识我?”对面的令狐清风淡淡的说道。

    燕云脸色有些不对劲,冷冷的看着他,道:“不认识,但我认识你老爸,令狐飞!”

    他眼中似乎冒着杀机,紧紧的盯着对面的令狐清风,牙关紧咬,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声音。

    姜飞一看这似乎不对啊,燕云怎么那么大的火气,那拳头捏的,青筋暴起,随时都有可能暴走的样子。

    这样的状态可不太好,怒火会让人失去理智,这样在擂台上比武,很可能出问题的。

    也不怪燕云那么愤怒,当年他爷爷被燕家坑,一去不复返,老爸惨遭燕家的人追杀,而带头之人,就是这令狐清风的老爸,令狐飞。

    “哦,我当是谁,原来是当年跑了的孽种。”令狐清风讥笑连连,一脸的不屑之色。

    燕云捏紧双拳,把冷月枪抓的死死的,向前一步骂道:“你说什么。”

    令狐清风一脸不屑的看着对面的燕云,眼中尽是轻视之色,冷笑道:“我说当年算你小子命好,这样都让你给跑了,不过今天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

    看来他是一点都不把燕云放在眼中,嘴角始终挂着一抹冷笑,双眼如狼般紧紧的盯着他。

    燕云双目之中似乎要喷火一般,冷月枪的枪尖点在大理石地板上,那里已经被他给钻出了一个坑。

    “父债子偿,今天我是不会放过你的。”燕云几乎是咬牙说出这一句话的。

    姜飞看他这么大的怒火,心道这下完了,想不到这四强还会遇到这样的结果,这周坤凯真是好算计。

    “杀我,就凭你。”

    只见令狐清风把手中的长剑一亮,蹭的一下,冒出丝丝寒光。

    燕云看到这一柄宝剑之后,眉头微皱,这一柄宝剑并不是令狐家的祖传法宝,但上面的灵力又那么的熟悉,应该也是一件法宝。

    “很奇怪吧,我为什么会有这么一件法宝。”

    令狐清风明显看出了燕云的疑惑,冷笑着解释道:“这一柄名叫明月剑,是我的武器,而他的由来,就是原来孙家的兵器。”

    孙家,那也是江南三十六堡之一,不过落寞的比燕家还严重,他家的祖传仙剑也早已丢失,现在早就名不副实了。

    “不可能,没有血脉怎么能使用这法宝。”燕云不相信,这兵器和功法都要血脉才能使用的,令狐家和孙家根本没有血脉才对。

    令狐清风轻蔑的看着燕云,耐心的解释道:“所以说,你们这些家伙都是活该,一点都追不上现在的科技,血脉而已,不知道现在科技可以输血吗?”

    他嘴角挂着笑意,似乎在说什么非常了不得的事情一般:“当然,只会输血是不够的,我们还有其他的手段,总是现在这柄仙剑叫做明月剑。”

    燕云现在终于知道,欧阳家为什么要到处偷盗各个世家的法宝了,原来他们找到可以使用这些法宝的方法,现在令狐清风手中的这柄明月剑就是最好的证明。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不单是他们燕家,整个江南的世家都危险了,而最危险的却是赵家,因为他们一直都是老大,但那是凭借雷火棍,现在令狐家和欧阳家,谁知道有多少法宝,双拳难敌四手,到时候总堡主的位置就该让位了。

    姜飞也在一旁仔细听着,听到这个回答,他也很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做到的,让别的人能够使用这法宝。

    不过令狐清风明显不打算继续说,而是持剑傲然而立,眯着双眼,泛着精光看着燕云。

    这法宝本来是嫡系长子才能使用的,想不到现在连他都能使用,自然是要好好的大出一番风头,让家里的那些长辈知道,自己也是优秀的子弟,不比那令狐尘风差。

    当当当!

    宣告比赛开始的铃声响起,燕云枪尖一点,带着一阵寒芒,枪出如游龙,一阵阵的枪影射出,点在了令狐清风那边。

    不过这令狐清风明显也是练过令狐家的《清风剑法》,一道道的剑芒四射之下,同冷月枪撞击在了一起,激射出道道火光。

    两人身影交错,一黑一白,打斗的煞是精彩,这一场都等于江南三十六堡传人的比赛了,一进一退,一退一进,好不乐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