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8章 失败
    ,!

    令狐清风明显很阴险,他知道燕云此时正是怒火中烧的时刻,枪法根本没有原来那样稳,站位的距离始终保持的恰到好处,让燕云有些进退不得。

    一寸长一寸强,如果燕云不能发挥长枪的优势,那么他近身之下,肯定要吃大亏。

    而那边的令狐清风已经步步紧逼,一道道的剑气纵横之下,燕云已经惨到只能用枪柄来阻挡,因为枪尖的距离根本不够了。

    他一步步退后,想要拉开距离,发挥长枪的优势,但令狐清风根本不给他机会,他退一步,令狐清风就进一步,慢慢的直接到了擂台边的铁丝网上。

    锃!

    火光擦着铁丝网,贴着燕云的脸就擦了过去,那激烈的灼烧感,让燕云感觉都一丝恐惧,这要是斩到他,毁容都是小的,估计脑袋都要被削下来半个。

    “傻小子,你的左手是干什么的,只会用兵器吗?”姜飞在一旁骂道。

    刚才那距离,燕云只要一拳轰出,那令狐清风绝对不得不退。

    燕云一听姜飞的提醒,连忙侧身一避,随后聚力轰出一拳,向着令狐清风的胸膛就轰杀过去。

    令狐清风躲避开来,终于给燕云拉开距离的机会,他连忙退后两步,长枪一点,弹了开来。

    “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万。”燕云擦着自己的脸,咬牙切齿的说道。

    他的脸上有着两条血痕,这英俊的面容被刚才的剑气所伤,正在向外冒着鲜血。

    “那还是你死吧。”

    只见令狐清风助跑两步,随后剑锋划过,右脚踢在了旁边的铁丝网上,借力之下,跃向了半空中。

    “清风,落剑!”

    他双手持剑在空中,头朝下脚朝上,长剑划过一道道的半月,道道白色的剑气横扫而出,落向了下方燕云的头顶。

    此刻周围的观众,根本就看不清场中发生了什么,只看到那犹如皓月一般耀眼的光芒,向着四周发光发亮。

    令狐清风一招用完,整个人落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面红耳赤,脸色不好,看来那一招也是消耗了他大量的体力。

    而另外一边的燕云就有些惨不忍睹,整个人身上的衣服全部被剑气割破,变得衣衫褴褛,血迹斑斑,身上起码被割破了十多道口子,正在咕咚咕咚的慢着鲜血。

    他单手持枪,顶在地上,用长枪在支撑着自己的身体,地上的一大推血迹却是预示着他现在的状况不太好。

    “居然还能坚持,你很不错啊。”令狐清风休息了一会儿之后,恢复体力,笑道。

    “你,你怎么变得这么强的。”燕云结结巴巴的说道。

    刚才令狐清风表现出来的实力,明显不是他们该有的,这其中肯定有什么猫腻。

    “这就不是你应该知道的了。”令狐清风持剑向前,道:“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是吧,那你现在准备死吧。”

    说着,令狐清风也不犹豫,一道剑光射向了燕云的脖子,这是打算直接枭首的节奏。

    燕云此刻因为失血过多,感觉脑袋都晕乎乎的,没有什么体力再来阻挡这致命的一击,就在长剑即将斩到他脖子的时候,燕云身上金光闪烁,当的一震巨力传来,把令狐清风震了回去,撞到铁丝网上。

    “什么鬼?”令狐清风擦着自己的嘴角溢出的鲜血,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燕云却是在那道金光闪过之后,两眼一翻晕在了原地。

    在裁判倒数十个数之后,姜飞赶紧让赵翔龙把燕云给背了出来,直奔罗威的房间,接受治疗。

    燕云这次受的伤比上次都严重,真是怪这家伙运气背呢,还是背呢。

    好在姜飞给过燕云一道保命的符篆,不然今天小命难保。

    姜飞直接取出了银针,开始在燕云身上折腾起来,随着一道道的灵力注入,在敷上药膏,把燕云包成了个粽子之后,这小子终于醒了。

    “飞哥,给你丢脸了。”燕云苦涩的说道。

    “没事,小事而已。”姜飞无所谓的拍了拍燕云的肩膀,道:“好好休息。”

    随后,他就拉着赵翔龙走到了一旁,开始聊天。

    “翔龙,你有没有觉得那令狐清风有点奇怪。”

    赵翔龙点头回道:“恩,令狐家的实力我还是知道的,根本没有这么强。”

    “那么他们肯定用了什么办法,强行提升实力的。”姜飞解释道:“那令狐清风出招的时候,我已经注意到了,强行消耗体内的精血,这似乎是一种魔道的功法。”

    用自身精血来激发潜能,也就只有魔修才会这么干,这也能说明令狐清风怎么能使用别家的法宝,这特么精血都直接吸收了,当然能用了。

    “你是说,令狐家投奔魔道了?”赵翔龙反问道。

    姜飞摆摆手,示意他先冷静下来,继续说道:“这也不一定,只是我的猜测,不过有一点就是,令狐家现在的实力已经不是以前了,你接下来的比赛要小心点。”

    “放心吧姐夫,我这么久也不是白炼的。”赵翔龙比燕云先炼体,已经达到了凝肌的地步,实力应该是够了。

    姜飞伸手拿出了几颗丹药,道:“体力不支的时候,吃一颗。”

    这丹药是他恢复体力之用,药材比较珍贵,本来想着以他俩的实力用不到,想不到现在是不得不用,既然令狐家耍阴招,那么他自然也不会客气,吃点药算什么,那边还输血了呢。

    “谢谢姐夫。”赵翔龙接过丹药道。

    姜飞拍了拍他,道:“去吧,快要轮到你了。”

    赵翔龙离开之后,姜飞又给燕云输送了一道灵力,让他好好养伤。

    小舅子那边他倒是不担心,有自己给的保命符篆,令狐尘风的实力应该还没有达到能破了符篆保护之力的地步。

    姜飞看着屏幕之中的直播,陷入了思索之中,令狐家到底是怎么能使用别家的法宝,还能爆发那么大威力的,难道真是投奔了魔修,不过这也不可能,因为他在令狐清风身边的时候,并没有发现什么魔气。

    想也想不通,索性就不想了,反正这些事情以后都会慢慢浮出水面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