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9章 贱人
    ,!

    姜飞看着另一边,赵翔龙和令狐尘风的比赛将要开始,令狐尘风可是令狐家的嫡系长子,实力肯定是比令狐清风要强,也不知道他打不打得过。

    此刻,赵翔龙手中拿着的不再是降龙棍,而是雷火棍。

    因为知道欧阳家想要偷这东西,赵书峰直接让人把这棍子交给了赵翔龙保管,毕竟赵家以后他是继承人,早晚也是他的。

    握着这雷火棍,赵翔龙只觉得自信心爆棚,看着站在自己对面,死鱼眼死人脸的令狐尘风,他又开始嘚瑟了。

    “尘风啊,还是用剑啊。”

    这比赛还没开始,又开始了这挑衅的言语。

    “废话。”令狐尘风懒得和这家伙废话,右手一挥,蹭的一下,银光乍现,把清风剑给拿了出来,闪烁着丝丝银光。

    赵翔龙握着雷火棍,开启了机关枪模式:“你说说这么多年,你们令狐家也没有个长进,特别是你令狐清风,我教你练棍,你非要练剑,你还上剑不练,练下贱!金剑不练,练**!给你剑仙你不当,赐你剑神你不做,非死皮赖脸哭着喊着要做剑人!真是的,何必呢?”

    姜飞听到这话,噗呲一下直接乐了,赵翔龙这臭小子肯定一直在练这话,为的就是在这时候说出来气死令狐尘风的,看他这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样子,鬼知道他学了多久。

    对面的令狐尘风听到这话之后,脸都青了,铁青铁青的,握着手中的清风剑,要不是比赛还没开始,他早就动手了。

    “叫你贱人你敢答应吗?”赵翔龙看把令狐尘风给气的,脸上直接乐开了花,还在那里忍不住的补刀:“贱人,贱人,你说话啊。”

    令狐尘风的脸不停的抽动,手上青筋暴起,双目如刀看着对面的赵翔龙,恶狠狠的说道:“赵翔龙,今天就是你的死期,我和你不死不休。”

    “来啊,我还会怕你个贱人不成。”

    赵翔龙此时早就乐的不行,这一段的绕口令是真没有白练,看把令狐尘风给气的,活脱脱的像是一只绿蛤蟆。

    “裁判。”令狐尘风对着外面大叫道:“可以开始了吗?给我快一点!”

    “快了,还有人下注,再过五分钟。”裁判回道。

    赵翔龙一听还有五分钟可以来骂令狐尘风,更是开心的不得,大笑道:“贱人啊贱人,你们一天偷东家抢西家,不就是想要当江南的老大吗?可惜了,有我翔龙在,你们一辈子都没有希望,上次被我老爸揍成狗,今天又要被我揍成狗!”

    他这损人还真是一套一套的,就看到对面令狐尘风的脸从白变成青,从青变成绿,最后又从绿变成了红,跟特么的变脸似的。

    当当当!

    比赛的铃声终于想起,令狐尘风在忍受了赵翔龙长达十多分钟的口水攻击之后,终于爆发了。

    整个人临空跃起,化为一团流光,只见剑芒闪动之下,向着对面的赵翔龙喉咙直刺而去。想要一剑封喉,那一道弧形的剑气纵横而出,看起来霸气无比。

    赵翔龙看到这家伙率先展开攻击,不慌不忙,雷火棍向上一点,只听到啪嗒一声,类似出触电的感觉传来,棍尖和剑尖准确无比的撞在了一起。

    接下来,赵翔龙身上挂着的玉佩散发出一道绿莹莹的光芒,紧接着单手握着雷火棍,向上一扫,令狐尘风就从半空之中落下。

    对于这一招,姜飞在熟悉不过了,在江南的时候就被赵书峰这样教训过,当时自己都扛不住,令狐尘风就更不用说了。

    果然,这家伙落在原地之后,就有些惨不忍睹了,头发乱糟糟的,像是个鸡窝头,身上那本来白嫩的皮肤也变得漆黑起来。

    “恩,这个造型还不错,我最讨厌的就是小白脸,特别是比我还白的家伙。”赵翔龙满意的点点头,摸着雷火棍的手又紧了两分,还在那絮絮叨叨的说道:“小棍啊小棍,想不到你还是个合格的发型师,以后收拾这些小白脸就靠你了。”

    令狐尘风站在那,本来被电的有些漆黑的脸上,更是乌云密布,横剑在胸前,掠出几条剑影,人也随之化为一道黑影,冲向了赵翔龙。

    “他妈的,老子杀了你!”令狐尘风眼中充满了怒火,像是要把一切都燃烧了般,每一道剑气纵横而出,都带着那么浓烈的杀气。

    赵翔龙看着这家伙攻势那么强,不由得向后退了一步,随后雷火棍握住雷火棍的另外一边,凌空开始旋转起来,产生一道道的旋风,而在那旋风之中,凭空产生一道道剧烈的火焰。

    这特么棍法就像是鼓风机一般,风助火势,一团团的火焰疯狂的喷涌而出,和剑气交汇在一起,激烈的碰撞在一起,四周的擂台就像是被火焰点燃了一般。

    “我擦,这特么耍杂技啊,还喷火了。”观众一看这么一场刺激的大戏,更是热情了起来。

    赵翔龙一阵阵的棍风侵袭而去,那四周的火焰围绕在令狐尘风周围,让他犹如火海之中的剑神一般。

    这还是,赵翔龙突然向后退了一步,咧嘴嘲笑道:“怎么,身上都着火了,还在这耍杂技呢。”

    令狐尘风一愣,鼻子抽动几下,就闻到一股焦臭的味道,侧头一看,自己的衣袖,裤脚,包括头发都全部在冒着一缕缕红色的火焰。

    原来刚才赵翔龙并不是要攻击他,而是要把他身上能点燃的东西全部点燃,让他出丑。

    要说刚才令狐清风是用燕云的身世来激怒他,那赵翔龙这就更是高人一等,在你认为最高傲的地方击垮你。

    就像是这令狐清风,他自认为是令狐家的长子,有一种天生的傲气,最为注重的就是自己的形象,而赵翔龙则是把他那一副冷冰冰高傲的形象彻底击溃。

    令狐尘风看着燃烧的衣服,整个人都要炸了,发疯一般把自己的外套给脱了下来,疯狂的在地板上拍打,让火焰熄灭,嘴里同时大叫道:“妈的,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