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4章 初入阴界
    ,!

    姜飞捂着自己的脑袋,幽怨的看着这个小妞,却发现温若梦此时正抱着自己的身体,抬头对他淡淡的说道:“你跟着车去阴界,我回去帮你保护肉身,三小时之后,就招你回来。”

    “这些东西你拿着,有什么问题打电话。”

    这小妞准备的还挺齐全的,直接递过去一个水果的手机,还有一大堆的冥币,外加上一张路引。

    路引这东西入鬼门关的并用之物,就相当于这阴间的通行证,要是没有这玩意,你根本就不可能进入鬼门关,直接要被看守的鬼差给打出来。

    东西交给他之后,温若梦抱着姜飞的身体就下车了,不过说是下车,因为这公交是根本不停的,她是直接抱着姜飞跳车,姜飞探头看去,我勒个去,这小妞直接把姜飞的身体当肉垫了,好在那肉身皮糙肉厚,耐撞。

    姜飞就这样傻傻的坐着公交,一路直行,再次来到了那灰蒙蒙的阴阳交界地带。

    这次穿过一团黑色的雾气之后,离开了上宁,来到了阴间鬼界。

    别看这阴阳公交在上宁的时候,像是老牛拉破车,哼哧哼哧的慢的要死,一到了这阴界,这速度,都快要赶上法拉利了,一路这叫一个狂飙,直接飙到了鬼门关口。

    鬼差押解着新鬼下车,排成一排的一一过关,姜飞则是拿出了路引,仔细的观察了起来。

    这温若梦给他的,看起来好像是真的,上面还盖着几枚印章,什么阎王爷,城隍爷,酆都县太爷的印章。

    “应该没问题吧。”

    姜飞排在后面,跟在了后面,把路引交给了看守关隘的鬼差,他们看了看之后,就把姜飞给放行了。

    过了鬼门关,就来到了黄泉路,一条长长的道路,仿佛看不到尽头一般。

    姜飞是没有鬼差押解的,一个人在路上瞎逛,路上没有什么风景,就是那么空荡荡的一片。

    他也不想耽误时间,直接运转九宫逍遥步,别说,这在阴界跑的比眼见快多了,脚下生风,像是脚踩风火轮一般,飞快的冲了出去。

    十多分钟之后,终于来到了下一处,这里也是在排队,似乎排队是华夏特有的景观了。

    至于排队干什么,自然是过桥,过的是什么桥,自然是奈何桥。

    姜飞没有选择先上去,毕竟桥上有着一个老太婆不好惹,要过桥必须喝孟婆汤,这喝了之后啥都不记得了,那还玩个毛啊。

    孟婆站在桥上,旁边有着一口大锅,每一个新鬼过去,他就舀出一碗来,让新鬼喝。

    有些不喝汤的鬼魂,顿时被旁边的几棍子下去,就老老实实的喝汤了。

    奈何桥下是一条湍急的河流,乃是忘川河,河流周围盛开着彼岸花。

    彼岸花开,花开彼岸,花开时不见叶,叶盛时不见花,花叶终身不想见。

    姜飞溜达着,伸手就开始狂收彼岸花,这阴间好不容易来一趟,自然要多多益善,全部带走,雁过拔毛的习惯姜飞可是一直保持的很好。

    一片彼岸花海,红色犹如鲜血,放眼望去像是一片火海,这火海之中有着一个人影起伏,就是传说之中的采花大盗了。

    彼岸花又称引魂花,有着巨大的魔力,能够唤起死者生前的记忆,这治疗失忆效果可是杠杠的。

    采购了一番之后,姜飞这才钻出了彼岸花海之中,重新回到了奈何桥边,这来都来了,不上去试试怎么行。

    姜飞先是跑到望乡台上面,拿出了手机,咔擦咔擦的在那拍照,像是旅游来留念一般。

    然后又跑到三生石旁边,准备看看自己的前世今生,要知道这三生石可是女娲大神当年补天剩下的石头,女娲大神可是和神农齐名的上古三皇,自己当然要看看他留下的东西了。

    这一块三生石打磨的十分光滑,犹如镜子一般,姜飞探头过去,却发现只照出了自己的影子,啥都没有。

    怎么回事,难道这石头坏了,本来想看看自己前世是个啥,下辈子要干啥的,咋地什么都没有。

    姜飞凝视了一番,还是自己的倒影,其中却像是有着隐隐的魔力一般。

    研究半天也没有发现什么,姜飞只能上桥,排在一众的新鬼后面,每人一碗汤,喝完汤之后才能过去。

    自己又不是地府的公职人员,上桥之后,孟婆那老婆子自然是递过一碗汤过来。

    “喝碗汤吧。”孟婆也不知道在这存活了多少年了,每一个鬼都过来,都是那么一句话,像是复读机一般。

    “那啥,孟奶奶,我是接了公差,来这出差的,你看,这是范八爷交给我的东西,让我抓新鬼,怎么也算是个编外的公职人员不是。”

    姜飞随后一挥,自己抓到的那一群新鬼就全部排在了后面,一个一个的踹过去,道:“给我过去老实的喝汤,听到了没有。”

    咕咚咕咚!

    也不知道这汤到底啥味道,反正这些家伙喝完汤之后,一个个变得痴痴呆呆,傻傻愣愣的站在一旁。

    姜飞这才满意的上前,孟婆却是又端着汤过来,慢悠悠的说道:“喝完汤吧。”

    我去,这说不通了是不,姜飞拿出了那本《生死簿》的副本放在手中,道:“我说了是八爷让我办事的,你看这东西都交给我了,怎么说我也算是个地府的临时工是不是,喝完汤我还记得个毛啊,到时候怎么交差。”

    “喝碗汤吧。”孟婆端着碗,油盐不进道。

    姜飞这可是真没办法了,这来软的不行,来硬的?看看后面那十八个拿着棍棒的鬼差,这要是打起来,吃亏的也只是自己。

    好汉不吃眼前亏,姜飞直接回头下桥,来到了忘川河边,看了看这河水,向着要不要游过去。

    伸手去摸河水,这河水似乎有千斤的吸力,差点把姜飞给吸了进去。

    “我去,这么强。”姜飞嘀咕道。

    算了,在想想别的办法,姜飞直接打电话给温若梦,问她该怎么办。

    结果那小妞回答说,让他自己想办法,她又没有去过酆都,怎么知道怎么过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