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8章 赵翔龙的损嘴
    ,!

    姜飞一直修炼到了傍晚,苏雨灵回来的时候,这才停止,倒不是因为美女回来,让他忘记了修炼,而是这小妞缠着他要去捉鬼。

    真搞不懂这小妞怎么对鬼神那么感兴趣,早知道就不应该带她去抓鬼了,这还没玩没了了,哪有那么多的孤魂野鬼可以让他们来抓的。

    “行了行了,等以后有机会在带你去抓鬼。”

    其他的孤魂野鬼不能瞎抓,毕竟人家活下来有人家的道理,除了孤魂野鬼,也就还有那两罗刹了,那两家伙自己都搞不定,要是带她去岂不是瞎捣乱吗?

    “我不,我知道你们还有两个鬼没抓,我也要跟着去。”苏雨灵嘟着个小嘴,拉着姜飞的手臂,十分不满的说道。

    我去,这她都知道,不用说,肯定是小倩那个鬼娘们告诉她的,这不是瞎搞吗?

    姜飞的眼睛转了转,想到一条很不错的方法,他直接给温若梦打了个电话,然后念动招魂咒,只见到一缕游魂从窗外飘飘摇摇的进到了客厅之中。

    “雨灵妹妹,这家伙你还记得吗?”姜飞把自己的手摊开,就看到一个生魂在手中跳动。

    这家伙自然是吴宇华那个坑货,上次敢撸劫苏雨灵,被小倩给抽出了生魂,然后就交给温若梦去养着,不过那小妞养魂太特么贵了,昨天还找自己收了那魂玉和养魂木的钱,姜飞想想把这家伙收回来,减少损失比较好。

    “吴宇华!”苏雨灵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手指着吴宇华的生魂,脸上有着那难以安奈的怒火,这家伙可是不止一次的要来算计她,上次被迷晕之后,吴宇华就不见了,想不到又在这里见到。

    姜飞看她的注意力被转移了,摸着他的脑袋,把吴宇华的生魂递过去,笑道:“雨灵妹妹,这家伙已经就交给你调教了,别把他给玩死了。”

    苏雨灵像是抓着个布娃娃般,提溜着吴宇华的双脚,倒吊着,一脸愤怒,龇着牙道:“你还敢出现,看我不打你。”

    说着,她那粉嫩的小手,啪的一下就打在了吴宇华的脑袋上。

    “雨灵,雨灵,我错了,不要在打了。”

    吴宇华在那忍不住的求饶,本来在温若梦那里,好吃好喝伺候着,还有养魂木的温养,没想到这才几天,居然一阵旋风,就跑到这里来了。

    “哼,让你欺负我,让你欺负我。”苏雨灵的小手不停,一直敲打着吴宇华。

    姜飞看她这样,搞不好两天就把这家伙的生魂给打个魂飞魄散,赶紧劝解道:“行了,以后在慢慢收拾他,我现在教你怎么收汝魄。”

    姜飞把收汝魄,养魂治鬼的办法告诉了苏雨灵,顺带还教她怎么画黄符,让她学点本事,然后就让她把吴宇华的生魂寄养在那翡翠玉佩之中,这才离开了家中。

    而苏雨灵则是在家中,拿着毛笔奋笔疾书,在那画符呢。

    姜飞赶到麒麟娱乐会所,燕云此时已经拆了绷带,在床上坐着,罗威在一旁咂摸着小酒,一口一口慢悠悠的喝着。

    看到姜飞来了,燕云要想起身,却被姜飞劝住,而一旁的罗威却是拉着姜飞过去,陪他和点小酒,看这最后一场比赛。

    “姜兄弟,你那玉露酒已经在酿造了,来尝尝我这珍藏了三十年的国酒。”

    呦呵,三十年的国酒,这可不容易得到啊,看着瓶子,这样式,似乎这一瓶已经开启过,后来又被封口,这又拿出来喝了。

    “罗哥,你这好酒都拿着喝了,不怕喝完没救了吗?”姜飞端着酒杯,尝了一口,瞬时间酒香四溢,满嘴清香,国酒就是国酒,名副其实。

    罗威嘿嘿一笑,抓起花生吃了起来,道:“有你那玉露酒,这酒自然也该喝了,毕竟以后还有更好的酒是不是。”

    “国酒果然味道不错,不知道玉露酒比不比得过。”姜飞心里也有些嘀咕,这国酒流传那么多年,这品质放在这里的。

    要是罗威太信任自己的玉露酒,到时候把自己的好酒全部都喝了,等到玉露酒酿造出来比不过怎么办?

    “罗哥,这好酒一次也不能喝多,慢慢品有味道。”姜飞慢慢喝着,劝解道。

    他要是一次全部干完了,那以后这种三十年的国酒就没有了,这些可都是大把的票子啊。

    罗威微微一笑,回道:“酒不拿来喝,那留着干什么,等下翔龙兄弟要是赢了,我还要好好的庆祝一番呢。”

    他倒是看得开,赵翔龙要是打赢了令狐清风,估计他又该喝番了。

    电视直播之中,赵翔龙已经上台,拎着雷火棍,大咧咧的站在那里,穿着一身很是轻松的运动装,黑色的t恤,袖口之下,那粗壮的手臂,健硕的肌肉很是完美。

    另外一边,令狐清风依旧是面无表情,手持三尺长剑,单手握剑静静等待着。

    “呦呵,还是用剑啊,你个贱人。”赵翔龙看到比赛还没开始,再次挑衅道。

    对面的令狐清风并没有什么反应,只是目光冷冷的盯着他,一双黑色的双眸似乎射出如刀般锋利的眼光。

    赵翔龙可是赵家堡现在的正牌传人,只要打败了他,就说明令狐家有着实力胜过赵家,毕竟下一次选举总盟主的时候,就是他们这些年轻人上场了。

    “装什么大尾巴狼,别真以为吸了点血,可以用别家的法宝,就真是牛逼人物了,姨妈巾它还吸血呢,怎么没见到他牛逼起来。”看到这家伙没有反应,赵翔龙继续嘲讽道。

    他这嘴还真是牛逼,一套接着一套的,把令狐清风搞得都有些憋不住了,那张死人一般的脸上,肌肉可是不由自主的跳动。

    “你说你干什么不好,学人吸血,不怕血型不符吸死你,令狐清风你这么喜欢吸血,下辈子投胎去做姨妈巾算了,保证让你吸个够。”赵翔龙看到有反应了,咧嘴嘲笑道。

    令狐清风握剑的手紧了两分,开口骂道:“赵翔龙,等下我把你舌头割了,看你用什么来说话。”

    赵翔龙不服输道:“割我舌头,就凭你,小爷我一口口水就喷死你,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