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8章 师叔?
    ,!

    姜飞看着这勋章,闪闪发光的,上面还刻着一把利剑,反面似乎还有一些电路之类的东西。

    有这东西,就代表身份的不凡,在华夏可以说很少有组织敢来调查自己,暗星绝对没有这个权利给自己这样的东西,看来应该是他上面人的意思。

    既然这样,姜飞就却之不恭的,笑嘻嘻的踹在了兜里。

    “这里面有一张电话卡,还有最新的卫星定位系统,只要打开,我们可以第一时间知道你的位置,如果有任务,就用这个通知你。”暗星又解释道。

    想不到还是个高科技,姜飞双眼一眯,问道:“那帮忙有什么好处?”

    他这铁公鸡的性格,出门不捡钱都算丢,怎么可能做亏本的买卖,这一个勋章还不足以打动他。

    暗星的脸皮跳了跳,没想到给他这么大的权利都不满足,这人真是太够奇葩的。

    不过想想,高手都有高手的风格,也就没有过多追问,只是说道:“我们工资不高,不过可以给你一套最新的装备,还有执行任务的权利。”

    他们的一套装备,要是按价值来算的话,估计就值一辆武装直升机了,给了姜飞也算是下得去本钱。

    姜飞想了想,接下来又说了一句差点让暗星吐血的话:“那啥,再给我配备一架直升机呗。”

    “咳咳……”暗星被他这句话呛的直咳嗽,摆摆手道:“如果有需要的话,我们也可以专门用武直接送。”

    姜飞这才答应了下来,自己一天御剑飞来飞去也是很累的好不好,配上直升机,这才搭配自己身份是不是。

    暗星走了之后,姜飞就拿出这枚勋章摆弄起来,别说,做工精致,像模像样的,上面还有着一个红色的按钮,按下之后就可以直接和总部通话了。

    姜飞正在摆弄这勋章,一切都觉得很新奇,摆动了一会之后,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姜飞出发,向着白云山而去,毕竟自己师哥大老远的来救自己,还是要拜访一下不是。

    他拿着从罗威那里刚刚酿造的玉露酒,出发前往白云上的玄清观,自己在师哥面前,算是个**丝,啥都没有,也就只能送点这些酒水了。

    清晨的白云山,风景依旧那般美丽,姜飞悠悠的行走在山道之上,不知道是不是玄清子这位高人来了的缘故,山上的雾气更浓,而且空气之中似乎都有灵力了。

    来到玄清观,还是那般的香火鼎盛,姜飞熟门熟路的就直接到了祖师大殿之中。

    玄清子正盘坐在蒲团之上,面前清香袅袅升起,闭目眼神,身上尽然隐隐有着灵光闪动。

    “师哥,你这修为又精进了。”姜飞抱拳,然后取了几只长香,点燃之后,一一放在祖师面前的香炉之上,看着墙上挂着历代祖师画像,恭恭敬敬的败了三败。

    玄清子这才微微颔首点头,淡淡说道:“师弟,你的修为也是精进了。”

    “哪有师哥你厉害,现在怕是到达金丹期了吧。”

    玄清子本来就是分神后期的修为,因为寿元的关系,所以长时间闭关修炼,寻求突破,这次出关,估计就是修炼有成了。

    而且昨天看他使用出来那万道剑光,就不是分神期能够使用出来的,毕竟那罗刹鬼王的修为就已经接近分神后期,能够这么轻松解决掉他的,不是金丹期会是什么。

    玄清子微微点头,道:“还是多亏了师弟你,要不是那《太虚诀》,让我对天道感悟更加加深一步,可能到死都突破不了,化为一杯黄土而已。”

    感情这还是因为在金陵遇到祖师,这才让玄清子突破,不然就是闭死关也突破不到金丹期。

    看来祖师也算是待他们不薄,知道这太虚的道统即将破碎,所以才分神下凡,给他们一点机遇。

    “师哥,你这修为突破到什么修为,金丹前期?”

    姜飞就这么点修为,根本就看不透现在玄清子到底是什么修为,故而问道。

    玄清子说了一句令姜飞震惊无比,连下巴都要惊掉的话语,感觉一道天雷劈在了自己的脑袋上一般。

    “金丹后期!”

    我擦嘞,这是坐飞机啊,金丹后期,意思是玄清子直接跨过了一个大段,从分神后期到达金丹后期,这特么的是天才吧,简直是天才中的天才。

    “没必要那么震惊,这只是机遇而已,得到《太虚诀》之后,我又在太虚观中,找到了祖师的传承之物,这已经算是很一般了。”玄清子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这差点把姜飞给吓死,要是个短短几个月跨一个大段,要一直保持这样的修炼速度,飞升简直是指日可待。

    “师傅,茶来了。”

    这时候,门外走进来一道恭敬的身影,正阳子弓着腰,端着一杯清茶,散着袅袅茶香,迈步而来。

    他把清茶放在一旁,看到姜飞之后,满脸激动的说道:“姜道友,我师父居然来看我了,他老人家居然来看我了。”

    这家伙已经激动的说不出话来了,看到姜飞之后,急于和他分享这一份喜悦。

    “叫什么道友!”玄清子回头,瞪了正阳子一眼,呵斥道:“他是你师叔,玄飞子。”

    “师……师叔?”正阳子呆呆的转头看向姜飞,就看到他正在那满脸的微笑,似乎等这天等好久的样子。

    他半天说不出话来,眼看玄清子那锐利的目光即将扫视过来,极不情愿的抱拳道:“师叔好!”

    他这一把年纪,平时叫姜飞一声道友也没有啥关系,可这叫师叔,平白无故辈分降了一倍,估计心里多少有些不乐意。

    奈何这是他师父让叫的,也就没有什么办法反驳,而且这么多年,正阳子的心愿就是再见到师父一面,这次终于心愿达成了。

    姜飞满意的点点头,笑道:“师侄啊,师叔这家里穷,也没啥能给你的,送你几瓶好酒吧。”

    说着,他就把自己的玉露酒拿了出来,咕咚咕咚的就倒了几杯,招呼道:“师哥,你也来尝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