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4章 朱权
    ,!

    姜飞仔细想了想,把那一块自己刻着宁子的玉牌扔了过去,那人接过之后,握在手中,道:“果然是我的玉牌,不知道小友哪里得到的。”

    “买的。”姜飞实话实说,他也不知道这玉牌是不是此人送给别人的,要说了假话,到时候这人以为他杀人夺宝,这就不妙了。

    那人点点头,又把玉牌扔给了姜飞,道:“既然是买的,那这玉牌就是小友的了,看来那人之家已经败落,所以出售了此物。”

    姜飞收回玉牌,抱拳在前,问道:“不知道阁下是不是宁王朱权。”

    那人微微一笑,道:“想不到这么多年,还有人记得我的名字,不过宁王之名,早在几百年前,已经归在这坟墓之中了,现在我是涵虚子。”

    果然这人就是朱权,那个率领朵颜三卫,和燕王朱棣一起靖难的大明王爷。

    看来他真是寻仙问道,已经成为一名修仙者,世俗之物和他无关了。

    按照这个推算,朱权的修为起码也是分神期,不然根本活不到现在。

    不是说这修仙者很少吗?怎么自己随便遇到一个就是什么分神期,还要不要人活了。

    “涵虚子前辈,我也只是跟随考古队,来挖掘这宁王墓。”

    姜飞想要解释一下,自己可不是什么盗墓之人,不然被他误会,一剑斩了自己怎么办。

    “无妨,这本来就是一出疑冢,被发现也是迟早的,不过想不到这修仙者也会跟着一起来,这倒是挺令我意外的。”朱权挥挥手,道:“这里不是什么谈话之地,不如回我的洞府去吧,还有那女鬼,也不要躲着了。”

    小倩这才悠悠的从顶上下来,她在朱权出现的一瞬间就躲了起来,主要是因为此人身上的皇气很重,在加上那一身的杀伐之气,对她造成了很强的压迫感。

    “我先休息了。”小倩嗖的一下,就钻回了姜飞的玉佩之中,不想见到这朱权。

    朱权倒是毫不在意,身影在前面走着,姜飞只能跟在后面,就见他绕过墓室之后,一扇大门居然凭空出现,看来这里也被布置了阵法,怪不得自己这隔绝天地灵力,墓室还能地震。

    跟着走了一路,姜飞来到了朱权的洞府,这里居然就在疑冢之下,果然是高,只要上面有动静,他就能知道。

    “坐吧。”

    这皇室之人果然不一般,这里的摆设颇为豪华,不说旁边的瓷器那些,就现在坐着的桌椅,都是金丝楠木制成。

    而旁边的四个烛台,上面都点燃着长明灯,看那样子,应该是法器,不然也不会这样持久不灭。

    朱权倒了两杯茶出来,给了姜飞一杯,自己端起来抿了一口,道:“小友,不知道你和太虚子有关系吗?”

    姜飞一愣,不明所以,问道:“认识祖师?”

    朱权微微一笑,他的感应果然没错,姜飞和他修炼的是同一种功法:《太虚诀》。

    他眯起双眼,仔细看着姜飞,也只有修炼了《太虚诀》,神识加强,才会有这样的感应,这是别的门派不可能发生的事情,虽说神识这东西看不到摸不着,但只要修炼了这功诀,就会存在感应。

    “你认为当初靖难是怎么样成功的?”朱权笑问道。

    姜飞没想到这朱权居然会问出这样的问题,自己又不是学历史的,又不是考古队的,就是个路过打酱油的,鬼知道他是怎么成功的。

    “不是因为你们共同靖难,和朱棣一起,从帝都杀到金陵的吗?”姜飞只能用自己来洪都路上,张教授在那说着的知识,吹嘘了一通。

    朱权微笑着摇头,笑道:“你真以为这么简单的就完成了。”

    他开始回忆起当年的事情,朱棣当时的兵力,根本不足以和皇室对抗,就算加上他的朵颜三卫都不够,两人靖难之时,虽说答应事成之后,平分天下,但朱权也知道此行九死一生,根本不报以希望。

    那时候真的是凶险,朱棣身边的重要将领张玉阵亡,更是让大家心里蒙上一层阴影,就在那时,朱权有一次重伤之时,遇到了一位老者,看出他有着修仙者的体质,传给了他《太虚诀》,太虚观的一些功法和法宝,让他成为修仙者。

    那时候才是扭转战局的开始,朱权率众大杀四方,最终和朱棣靖难成功,让他兄弟坐上了皇位。

    接下来分封,他来到了现在的洪都,也知道这一天难有二主,朱棣说的平分天下也不可能,故而专心修炼,为了不让朱棣疑心,以为他要造反,表面上还装着自己是个凡人,假死布下疑冢,自己则是继续的逍遥修炼去了。

    身为修仙者,当然对世俗之物不感兴趣,不过利用皇室的关系,收集各种材料,研究这机关傀儡,所以外面那些机关傀儡,都是他自己炼制的。

    姜飞听着他这寥寥数语,但也知道这其中的惊险,特别是那祖师为啥总喜欢分神下界游离,这下来也不送点牛逼的宝贝,就送自己两个杜杜,看看送人家朱权的宝贝,顿时觉得这祖师太不够意思了。

    “这样算起来,咱们也算是师从一门,不知道小友怎么称呼?”朱权端起茶杯,淡淡的抿了一口,问道。

    “玄飞子,宁王叫我姜飞就好了。”姜飞笑道。

    朱权点点头,道:“玄飞道友,这宁王也是几百年前的事情了,贫道涵虚。”

    看来他是已经和过去完全道别了,想想也是,如果不是一心向道,当初明朝覆灭的时候,凭借他的号召力,不分分钟就重振河山了。

    “不知道咱们这一门,除了你之外,还有别人吗?当初我可是游历天下,也没有找到这同门中人,都要成为散修了。”朱权道。

    姜飞一愣,感情这修炼了几百年,连自己的门派是啥都没弄清楚,这祖师也真是坑,下来给了东西就走人,这还真是事后附身去深藏功与名啊。

    “我还有个师哥,还有个师侄,这是我师哥的地址,他是现在太虚观的掌门。”姜飞把玄清子的地址给了他,遇到这些奇葩也真是没办法,什么年代了,还只知道修炼,结果连自己门派有什么人都不知道。

    “那谢谢玄飞道友了。”朱权笑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