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5章 争执
    ,!

    以他的道行自然能看出姜飞现在的修为,要知道上次正明见到他的时候,那时候修为还没有到达分神期,现在才过去多久,就已经达到这个层次,肯定是那传说中万中无一的天才,这样的人可是千万不能得罪的。

    随后洪风上人话锋又一转,道:“这位道友和正清之中的矛盾就此不提,不过当初说好的是我们两家一起去的,现在又多来一个人,怕是有些不妥吧。”

    苍松上人微微一笑,道:“多个人多一份力,这次指不定有什么危险,洪风道友,你也不能因为姜道友和令徒有矛盾,就不让他参与其中吧。”

    姜飞现在可是分神期,虽然比起他们两人来说道行不太高,但比起他们的徒弟来说差别可不是一星半点,一群筑基期的都能跟着去,把姜飞这分神期的踢出在外,这怕是有点说不过去。

    “这事情我们谋划多年,总不可能让这么一个平白无故冒出来的人分一杯羹吧。”洪风上人肯定是不想姜飞加入的,先不说他的实力,就他和玄清子的关系,去了说不定就没有他们清虚观什么事了。

    “好大的口气,平白无故冒出来的人,这么说难道我也算是平白无故冒出来的?”

    就在洪风上人极力阻止姜飞加入他们的队伍之时,殿外传来一道很是威严的声音,力透大殿,回荡在众人的耳中。

    随后,朱权就跨着大步走了进来,身上的那一股气势暴露无遗,令洪风和苍松二人不经侧目而视。

    朱权身后,还跟着一位穿着朴素的老者,轻飘飘的走进来,似乎身上没有一点道行般,静静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姜飞一看自己的师哥来了,脸上露出一抹微笑,有玄清子和涵虚子两人在此,看着洪风上人还敢多说一句?

    “你是?”洪风上人看过去,发现朱权的修为和自己差不了多少,这样动起手来,他也不会吃多大亏,反倒是身后之人,怎么也看不透,令他心里有些打鼓,而且看那相貌怎么就那么熟悉。

    朱权大袖一挥,很是霸气的进门坐在凳子上,声如洪钟般说道:“我是谁?这金陵几百年前都是我老朱家的地盘,当初我还见过这齐云子,你说他的洞府遗迹我能不能进去看看?”

    姜飞微笑向前道:“这位是宁王朱权,相信前不久在洪都开启的宁王墓洪风道友应该有印象吧,那就是他的疑冢!”

    “宁王,那也是几百年前的事情了。”洪风上人道:“就算你百年前和齐云子有过交集,但他也没说把这洞府留给你吧,在怎么算也是各凭本事,你们两个分神期,修为差不多够了,我可以算上你们。”

    这家伙说的,好像是他大度才让姜飞他们加入的。

    洪风上人自问和苍松上人联手的话,怎么算实力也应该超过姜飞和朱权,所以还以为自己是这次探寻洞府的主人。

    “口气果然够大,不知道我和我师弟要去,你难道敢阻挡不成,恩,洪风?”

    玄清子刚才一直没有说话,只是淡淡的坐在一旁喝茶,本来以他现在的修为,面前的所有人都只能算是他的小辈,懒得计较,但听到洪风上人这家伙那猖狂的话语,他就有些坐不住了。

    “你这家伙敢直呼我师尊的名字,找死不成。”正清子在一旁叫嚣道。

    玄清子微微抬头,眼中闪过一丝寒芒,右手一挥,一股劲风直冲而出,凝聚成实质一般,冲向了正清子。

    砰!

    洪风上人都来不及阻止,正清子就已经被撞到了墙上,砰的一下直接砸进了墙壁三分,在墙上留下了他手脚乱蹬的印记。

    “废话太多。”玄清子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点头道:“云雾茶,这茶叶也好多年没有喝过了。”

    正明赶紧上前把自己的师弟从墙上扒拉下来,洪风上人眉头紧皱,怒喝道:“阁下这未免有点太过分了吧。”

    玄清子淡淡的说道:“和这种出言不逊的小辈有什么好客气的,还有你洪风,我看你是活得太久,都把我太虚观给忘记了吧。”

    洪风上人听到这话才开始仔细打量起玄清子来,渐渐的他脸色就有些不对劲了,玄清子和过去的变化还是有的,变得更是威严而又气场强大,但这脸却是没有变化多少。

    “你,你是玄清子前辈!”洪风上人小心的确认道。

    听到这话,众人皆惊,特别是苍松上人,他的修为本来和洪风上人差不了多少,连洪风都称玄清子为前辈,那他的修为到底是个什么水平。

    “我还以为你闭关闭久了,什么都不知道了。”玄清子放下茶杯,眼神锐利的盯着对面的洪风上人道。

    “什么,他就是玄清子前辈。”正明的对玄清子的印象可没有洪风上人那么清楚,不过还是记得当年玄清子一招就击败了他师尊的事情,所以此刻听到他的名字,马上就惊呼起来。

    正清却是对玄清子一点都不了解,刚刚被正明从墙上扒拉下来,撸起袖子就准备找玄清子算账,把正明赶紧给拉住,可不能让他再来惹事。

    “原来是玄清子前辈。”苍松上人抱拳笑道:“久仰大名啊。”

    姜飞切切偷笑,这苍松果然是个老狐狸,拉上自己来探寻齐云子的洞府,本来就是为了削弱清虚观的实力,让他能够多分一点其中的利益,毕竟岳鑫岳倩两人根本就不足够对抗正清正明两人。

    “行了,别说那些没用的。”朱权对于这些虚与委蛇的东西向来不削,他可是从尸山血海的战场上走下来的人,向来只相信自己的实力。

    “既然人都到齐了,我们准备准备,差不多就出发了。”玄清子看向外面的天空,淡淡说道:“这几天应该是那阵法最为虚弱的时候,我们可以走了。”

    说着,玄清子起身,嗖的一道白芒闪过,他脚踏仙剑直冲天际,朱权也是跟在后面飞翔而出,姜飞也跟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