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6章 九字真言
    ,!

    宫本狂战身为山田组的少组长,身边岂不会没有保镖,这五个死士就是他的保镖,要不是宫本狂战其实生命有危险,他们可不会出现。

    “呦呵,又多了五个小矮子!”姜飞眉毛一挑,嘴角上翘,一点都不在乎这五人。

    虽然他看得出这五个家伙实力非凡,但现在的姜飞可不是那初入修仙界之人,干掉这几人也只是花点力气而已。

    五个人一句话都没说,冷冷的看着对面的姜飞,每个人手中都拿着一柄寒意四甚的武士刀,外加每个人手上都带着拳套,拳套上还有着几枚金属倒刺,这要是一拳击中人,拉扯之下可以连皮带肉的撕扯下一大片来。

    “死士是吧。”姜飞看着他们,笑道:“我看看到底怕不怕死!”

    他右手一挥,烈阳绽放出一道黄色的光芒,似乎渴望着战斗一般,发出微鸣之声,微微颤抖着,想要从姜飞手中飞出灭杀了这几个杀气十足的东洋人。

    “杀!”其中一个东洋人眼神一扫,率先冲了过去,其他四人接连跟上,瞬间就围住了姜飞。

    这五人搭档多年,自成阵法,五个人以着五个刁钻的角度,长刀挥出,形成一道刀网般,把姜飞的进路退路全部都给封锁干净,让他进无可进,退无可退。

    姜飞眯起双眼,这种劣质的五行阵法,对于他这刚从九宫八卦阵里面走出来的人来说,简直就是小菜一叠。

    这种五行阵简单来说就是按照五行相生相克的道理,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以此五行,五人其心,你攻击其任意一点,其他四人都可以包围过来,无论你攻击的是谁,都会遭到五人的包剿。

    这五打一本来就不公平,在加上五人同攻同守,化为一体,一般人对战的话还真是没有办法。

    姜飞看着这五人一同攻击过来,不削的笑了笑,这五行阵居然连阵眼都没有,五人只是粗略的攻守同盟,达不成一心一意之力。

    他轻轻的右手抬起,手中结印,身上的气势慢慢升腾而起,脸色坚定。

    随着姜飞的气势暴涨,在他的身后慢慢出现了一个虚影,金光灿灿,很是威严的样子。

    “临!”姜飞力喝一声,身后虚影的不动明王爆发出一道金光,随后一掌猛然排出。

    这道手印乃是上次和葛家交换的《抱朴子》里面记载的,葛洪老祖留下的道教九字真言,总共有着九式,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

    他现在的修为就研究了前面两式,临字诀和兵字诀,临代表着临危不乱,不动如山,结的就是这不动明王印,而兵代表着行动快速,飞掠如风。

    一掌拍下过后,姜飞全身气血上涌,一掌过后,刚才还杀气汹涌的五人,被他直接给拍飞而回,武士刀掉落在地上,每个人都是胸前手中,口吐鲜血。

    “这也不咋地啊!”姜飞微微一笑,收回了自己的右手,运转灵力尽力让自己镇定下来。

    想不到刚才第一次使用这招,气血上涌之下,居然让他有种极尽晕厥的感觉,这要是再出一掌,估计姜飞直接就该七窍流血,被这不动明王的力道给撑爆了。

    宫本狂战刚才还很猖狂,现在一看自己的五名死士被他一掌就给拍死当然,当即吓得冷汗直流。

    虽说东洋有着什么武士道精神,但那是为了培养死士,死心塌地的忠心,宫本狂战身为少组长,可没有什么武士道精神。

    眼见情况不对,自己这边也已经露出败相,他像是燕子一般点地跃起,一道黑芒闪过,化身与黑暗之中,冲着天空掠上之中,砰的一下爆炸出一阵烟雾,他的身影就消失了。

    “金帮主,剩下的交给你了。”

    姜飞一看这家伙要跑,这可是条大鱼,自己的钻矿就等着他呢,怎么能就此放过,招出金光罩之后,身影猛然加速,运转着兵字诀,飞快的追击而去。

    宫本狂战那拙劣的五行遁法根本不是姜飞的对手,就算让他先跑了上百米,转眼姜飞的身影就已经出现在了他的伸手。

    “小矮子,你跑那么快,赶着投胎吗?”

    姜飞悠悠的,尤似闲庭漫步一般在后面跟着,宫本狂战一听身后的声音,整个人顿时惊的差点撞到旁边的树上,连忙运气在胸,再次冲锋向前。

    “呦呵,跑的到挺快!”

    姜飞正准备跟上去的时候,宫本狂战那家伙随手就扔出了几道暗器,银光闪现,嗖嗖的飞向了他的面门。

    “还耍小手段!”

    姜飞根本无惧,自己招出金光罩就是防止这家伙暗算的,当他的暗器打在了防护罩上之后,当当几声,掉落在一旁。

    他右手向前一指,距离宫本狂战也越来越近,指尖带着霹雳之声,眼看就要击中他的后心。

    宫本狂战已经感觉到了身后的杀机,双眼赤红之下,猛然咬破自己舌尖,随后一团血雾在他身前喷涌而出,噗呲一口,看样子可是吐了好大一口血。

    随着这血雾迷漫之下,宫本狂战的遁速猛然加快,速度比刚才快了不知一辈,堪堪躲过了姜飞这一指,化为一团血影遁出。

    “哦,血影遁!”姜飞可是知道这种遁法,乃是一种禁术,是激发自己的精血来达到极致的速度,不过这燃烧精血对修为有损,轻则受伤重则卧床,用了此法之后,就算恢复也要个几年功夫。

    宫本狂战连这样的手段都用了出来,看来是真打算不要命了。

    姜飞这下也认真起来,凝神静气之下,速度也是再次加快,追随而去。

    “小矮子,我就看看你有多少精血可以燃烧。”

    宫本狂战在前面拼命的燃烧精血,后面的姜飞却是只需要消耗灵力就可以跟上,而且姜飞还有丹药和灵石补给,比起东洋人的禁术来说那是轻松的不少。

    “八嘎!”宫本狂战眼中都冒出鲜血,他知道自己坚持不了多久,自己都已经冲出了金陵的范围,结果还是被这么穷追不舍,他在这样下去,就算把精血耗尽都跑不了,在前面一处树林一个影遁,身影就消散在其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